專題: 義和團

雖則關注組在其〈有關退聯後動向〉一文中,聲稱「港大同學向來行事務實,不喜嘩眾取寵,更非為稱譽人前,故毋須事事紀錄、公諸於人」,只是如要避免像他們口中的學聯和支聯會一般小圈子封閉作業,同時為了繼續力爭退聯的同道 ,也應該不吝賜解,以助己利人。否則,公眾可能草率地認為,港大學生會在港大危機面前作了無聲狗,全因退聯所至。……譬如說學聯財政混亂,如果學聯分身家散盡資產歸還院校,你們會收貨嗎?說學聯秘書長不是普選產生,但嚴人自不能寬己,各退聯關注組又何曾實現普選?

無知抬頭

沒有學歷不代表無知,沒有練歷也不代表無知。沒有學歷也沒有練歷卻自以為看透世事才是無知。在媒體耳濡目染的洗腦下,王師奶相信了長毛搞屎搞棍、陳婆婆相信了黃之鋒有書唔讀,一個接一個,無知的人都作了他的政治表態,然後,就是青關會、愛港力的橫行。不懂駕駛的人可以是一個好乘客,但絕不會是一個好司機。在香港這輛巴士上,沉默的人選擇下車、清醒的人繼續吶喊,但無知的人卻守護著那個帶領大家走向死亡的人。

高達斌斥責「策動佔中的人只是少數,根本不民主」,和大部份的香港人利益對着幹,但隨後被王浩賢問到,為什麼香港不實行普選真民主的時候,高達斌又義無反顧地叫囂「因為真理永遠在少數人那一邊」。大致上就是文首那幾句重重複複的說話。

前後兩段說話一併起來,到底真理是在多數人那邊還是在少數人那邊? 自己前後的邏輯完全對立。這種情況,除了是精神分裂、可以一個人同時演出兩個相反的角色之外,別無其他任何合乎科學或邏輯可以解釋,只能歸類這是一件近乎「神打」一類的「靈異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