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習近平

瞄準1220 同狼英攬炒

狼英失勢是代表中共內部對港極左冒進路線的挫敗,人亡政息,路線是不會延續的。現在能除去689,他背後那一派主張香港急速大陸化的措施也會停止,對於保衛香港本土價值而言,是百利而無一害。更重要的是,對佔領者秋後算帳,也很大機會隨狼英下台而停止,這給予我們空間日後可以再次發動同等級數的運動。所以作為「攬炒」的條件,必須包括「成立法定調查委員,追究鎮壓責任及警方一切濫權行為」,一併交出狼英與禿鷹的人頭。

先明白太宗 再解讀習總

蕭瑀曾在飲宴時對唐太宗開玩笑說:「臣乃先朝天子兒,前朝皇后弟,今朝天子家翁。」太宗封他個政協常委也是意料中事。是的,蕭瑀是南北朝時梁明帝的小兒子,名副其實是含著金鎖匙出生,在隋朝也曾當尚書台內的大官,這個老頭曾事梁、隋、唐三個政權、數個皇帝,在歷次政爭中總是押對寶。事實上,在那個漢胡混血皇帝眼中,蕭氏只是其人才集郵圖冊內的一小部份罷了。

決戰中環:富豪表態之謎

其他需要靠中國吃飯的富豪,那就當然沒有什麼選擇,不看習大大的面色不可。之不過真正的大富豪,都是國際間頂尖人物,當年委身支持中國的現代化,的確是愛國情操高於一切,尤其是對鄧小平的一片忠心。這些都是事實,不是那些富豪「賣口乖」。因為中國改革開放之時,的確是中國有求於人、而不是這些富豪有求於中國。

……好像郭鶴年和李嘉誠這些頂級大富豪,全部都是鄧小平的「老朋友」,是老鄧真心結交的死黨。他們對鄧小平的開放政策,可以說是共同創制的盟友。這些真正光明磊落的大富豪,習大大又是否可以好像哄老百姓一樣,以為可以用中國的「大國崛起」來「凶」這些鄧小平的朋友乎? 對於鄧小平的改革路線,難道習大大這位小朋友會比這批老人家更清楚?

其實中國的貪腐問題積習之深,根本不可能由靠這種「拉人殺頭」的標準動作來解決。最徹底的解決方式是「實行憲政」,由人民真正擁有監督政府的權力。否則惡性循環,結果只是又要看是由誰人上台來決定誰人被清算,這又算是什麼反貪腐?派系鬥爭而已。

因為以上的案件,基本上就是共產黨發展的歷史寫照。明白華潤,就能明白共產黨。今天宋林下馬,有點就像跑馬地墳場門前石拱的對聯: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

許志永的罪名是追求公義

內地維權學者許志永被控「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另外四名「新公民運動」維權人士也同樣被控「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法律只是中共的工具,被控的罪名是甚麼其實不太重要,總之都是現代版的「莫須有」罪名。我除了感到憤怒之外,心裡亦惻隱難過,他們究竟犯下了甚麼「錯事」而得到如此下場呢?

倘若不理胡佳與許志永

還記得曾經有一位香港中學生寫了一篇文章給溫影帝,題目名為「請用法理來說服我──為許志永老師給溫家寶總理的公開信」,那時候不少人還對溫影帝有兩毫子期望,以為他真的會對許作出合理以及說句公道話。但今天溫影帝退了,甚至他只能帶著他家族的財產走資到那兒,還為自己保命。換來是另一位大權集於一身,聲稱中國夢的習總。但原來所謂的中國夢,就是要把說真話的人,推進去囚牢中發夢,要他在獄中發夢。

維穩才是最大的顛覆

電視發牌事件,也明顯再次來一個「壓力測試」,對於阿爺來說,也又真是意外收獲:那就是立法會的「直選組別」投票通過特權法的動議、而最後需要「功能組別」保駕護航才能完成「面子工程」。很明顯,對於未來的「政制改革」,阿爺還會賣帳讓功能組別消失乎? 既然又是關係到「維穩魔咒」,功能組別今次「立下大功」,那當然又是「千秋萬世」啦。

其實這道「維穩魔咒」不是什麼新鮮事物,只不過共產黨執意「破四舊」,那麼掉在故紙堆裡面的《廿四史》另加《清史稿》也又不求甚解,這個不足為奇。而奇是奇在:每朝末代,都是以「維穩」為主,而最終都以垮台收場;而習近平也只懂看着「蘇共垮台」,也不想想其實答案早就寫在中國歷史之中矣。

華潤巨貪案露出水面,非一般人所為。王文志曝出的材料肯定有來頭,一般媒體掌握不了,據王文志稱他還有更深層次的證據在手中。像這樣的材料只有中紀委、反貪局,甚至只有國安系統才有可能掌握。宋林與江澤民上海幫人物關系密切,他是上海幫第二號人物曾慶紅的心腹,在曾慶紅的授意下,在香港力挺江澤民集團扶植的梁振英。宋林和曾經擔任商務部部長的薄熙來關係也非同尋常,因為華潤在業務關係上是受商務部領導的,他與薄熙來之間的合作關係從大連開始,一路到北京、重慶,是多少年的老朋友。抛出宋林,實為江系人馬的一大失敗。

六月末,天涯網爆料:「中國動態調查委員會」主任兼黨組書記李廣年,長期包養一個18歲的二奶。這個二奶的日均待遇不低於紀英男(日均一萬),除了這個年輕美艷的二奶外,他還同時包養著其它多個三奶、四奶、五奶……。」消息傳開後,各地網友紛紛行動起來,李廣年那位美艷驚人的大學生二奶身份被爆光,學生證傳到網上。李廣年所任職的中國動態調查委員會背景資料、江澤民前任總書記為該機構的題詞、機構成立時的現場視頻、所有高級顧問的名單都一一被抖摟了出來。

馬雲老師是壞腦師

阿里巴巴有中投入股,是變相國企,和政府沒有關連?難道他真的不知道嗎?江澤民之子有份投資阿里巴巴,這些關聯人士都不用多說,呼之欲出。你馬雲不靠政府?能有今天?或者他可以說他沒有紅頂商人,沒有官職在身,但可以和官們混混一起做兄弟,那已經夠,或者在他眼中,他沒有violate他的所謂做人宗旨既!!!

談到這個「公投」的情況,也又真是事無大小也可以公投,而除非只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否則瑞士的投票率不會低於40%,而且是記名投票,超級超前世界標準。搞得連聯合國也要過問,但也只能「記錄在案」而無法加以「問責追究」,皆因聯合國人權公約規定,為了「保護人民自由投票,投票要不記名」嘛。瑞士人的反應是「民主不需要外人來保護」。真豪氣。在這種社會制度裡面,請問你可以如何「瞞上欺下」搞腐敗?

中國的宿命

大家用宏觀一點的眼光看,中國經歷了五千年,才出得了一個自願宣佈「解嚴」、真正讓台灣走向民主的蔣經國,而且他是在為了延續中華民國的國祚才迫不得已開放黨禁、實行民主。今天的中共,以至明天的中共,有哪一位有蔣經國的思想、有蔣經國一錘定音的權威(畢竟是蔣介石的親兒子、世襲接班人),敢/肯在官迫民反之前,自行放棄獨裁、交出權力、實施民主?筆者認為沒有。筆者將會提到,今時今日的中共內部已經不允許領導層發出蔣經國或戈巴卓夫那樣「一錘定音」式的政治改革命令,令中共不會出現第二個蔣經國。

習近平談蘇聯解體

「蘇共」雖然被解散,但共產黨人沒有被禁制活動,反而是利用「政治開放」這一點空檔,在蘇聯解體後繼續進行反抗活動。在1993以「俄羅斯聯邦共產黨」的名義重組。之不過要跟國家的民主規舉,以「選票」作為合法抗爭,也總會在國會有一些議席的。不過事實就太很明顯啦,在沒有「槍桿子」的情況下,選票選不出一個可以執政的共產黨來。

因此習老總的講話,篩去了所有砂砂石石之後,過濾出來的,就只有一個重點,就是「槍桿子出政權」,不多也不少,只此一句。

唉,這樣算不算是政治智慧? 怎麼將自己的底牌講得那麼白?「槍桿子」就是唯一的執政理由…..是什麼一個合法性? 這和原始人搶女人做老婆又有什麼分別了?

每年六四港人維園集會,並非源自對國家的盲從熱愛,而是基於對生命、人權、自由、民主的珍重,自知當須繼續站出來高舉火炬延續當年百萬港人聲援民運,薪火相傳歷史真相,抗衡日益腐化的香港面貌及核心價值,驅散陰霾黑暗。點點燭光,不為任何團體而燃點,而是為逝去的人命、被打壓的人權、需延續的抗爭精神而亮起。黑夜下之燭光,提醒每一個人當年的暴行今天的社會不平、今天的民主崎路、死難家屬哭泣之元凶。

當局者維持一貫的手法抑制所有的政治運動者、人權捍衛者及網路運動份子,他們受到非常多的騷擾、恐嚇、任意拘留及強迫失蹤。目前至少有130人被羈押或以其他方式限制行動自由,以杜絕批評的聲音,並預防他們在11月舉辦的第18屆中國共產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進行之國家領導權交接前展開的抗議行動。大多數人仍未享有獲得司法正義權利,不少民眾仍向政府請願控訴不正義的情事並轉而尋求正規法外救濟途徑。法輪功信徒和未透過政府允許的管道從事宗教活動的伊斯蘭教、佛教與基督教徒,被施以酷刑、騷擾、任意拘禁、且其宗教自由受到其他嚴重限制。全國各地的地方政府仰賴土地銷售以資助振興經濟計畫,導致上千名民眾被強制驅離他們的家園。當局表示他們會更嚴格進行死刑案件之司法程序,但仍有上千人遭處死。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