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翠詩胡説

父母在那紙粉紅色的出生證明書填上了「Wu,_Tracy」作我的英文名字。生於八十年代的我,名字也多少有點殖民色彩。我這個小角色,沒有什麼大作為,都是安安份份的努力工作,拼命生存而已。生活,於我而言,就是「捱」。曾經我也是一個有理想的人,很慚愧,漸漸地也認命,在生活檐子的壓力下,也無奈被金錢的魔力懾服。理想?想也不敢想。我這個小角色,沒有什麼大作為,都是安安份份的在一家中小企業當個小秘書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