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老懵董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老董的重點是「很好心」地:希望公務員「有工作動力」,於是採用了商界的「合約制」來「加以鞭策」,又採用了「外判制」來減省人手,進而將各種公共產業「脫離公務員之手」,大力推行「私有化」讓「市場力量」來主導各種與民生息息相關的服務發展,包括了鐵路商業化、公屋商場改為上市基金(領匯)等等。

而其實「公務員價值」的衍生範圍,也同樣包括中學以至大學教職人員的編制。教改第一件事就是要「踢走懶惰的教師」。各位難道看不出,這和「修理公務員」的「老董價值觀」,是同出一轍的嗎? 在社會保障方面,更拆掉了租務管制、廢掉了屋居、更企圖廢掉津貼教育搞所謂「直資」。種種方向性的決策,全部都是朝着「森林定律」的「原始資本主義」進發。這些森林定律,在文明社會早就被丟進垃圾桶裡去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