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老窖

在京城,豪飲一杯古往今來

最令她不忿的是北京越來越沒有『京味』。她重重的說:『說到底,就是沒了底,近十年來的發展,北京、上海、廣州分別在哪裡?名字而已!』 老共天天吹噓飛船飛機大炮,劉姐認為進步不是不好,但不要打鑼打鼓的吹。大陸和香港有識一代那麼喜歡台灣,不是她的101,是其『台味』。她倒了杯68度的,不停敲桌,問:『香港大哥,老共笨在哪?我們國家笨在哪?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