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聖誕節

在英國,如何過聖誕?

在英國過聖誕節,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假期,約等同華人過農曆新年,是全世界也要回家過節的日子。過節這回事,大家都有奇奇怪怪的習俗規定,且讓我一一說來。

小時候一到了十二月就很興奮。特別期待學校的聖誕派對、和同學之間交換禮物、寫聖誕卡、和初戀情人看燈飾。然而人大了,對十二月就只有一種期待——放假。聖誕節的意義是甚麼?老老實實,如果不是基督徒的話,聖誕節對於我們來說,就只有「放假然後睡到自然醒」的意義。

十二月二十六日十二點正,博雅送了這個短訊給她。他知道她不會回覆。但萬一,萬一她回覆了,他就可以接話。他也決定了,不論有多少話想說,只要她回覆,他會問:今年收到多少份聖誕禮物?

【短篇小說】M”a”rry Christmas

都已經交往更五年,蔓蔓跟宇翔都已經踏入了適婚年齡,兩人都不是沒有結婚的打算。蔓蔓總是在計劃著,要怎樣,要那樣,才可以儲錢結婚、買樓,但宇翔總是對這些話題支吾以對,蔓蔓對此感到很煩惱,常常埋怨他。

春天教會聖誕節文告

耶穌基督降世的時候,猶太地區是羅馬帝國的殖民地,人人受盡暴政的奴役。三百多年之後,羅馬帝國倒下,大家回望過去,發現人人平等的新國度,跟階級分明的羅馬帝國,非常不一樣,而這個根本上的改革,歸功於出生於卑微的馬槽裡的加利利人耶穌。

從ICQ,MSN,手機SMS,到處都記錄著我和她的美滿旅程。無論她send來的是「做乜咁夜仲未訓?」、「今日路試又fail豬」、「多謝你張暖毯」抑或是「我拍拖喇!」我都像打了卡介苗般早有免疫,令情緒不致於太過波幅。然後,妳到了澳洲留學,我還未趕及掉下萬呎谷底,朱克伯格已在同年創立起facebook。我藉此再度走近妳的生活,追蹤妳在遠方的點滴足印。妳的校園班房、妳的sexy bitch姊妹、妳在melborne天氣晴、醉倒的妳在k 房的失儀相、及妳與Baby Calvin Boy的閃光錫錫照,都如實呈現在我的螢光幕上。也許看着妳的笑容,這樣就好。

聖誕大餐幾件事

BrusselsSprout是冬天時令的蔬菜,所以經常在聖誕大餐的餐桌上出現。它看起來像是椰菜的縮小版,大約是一粒糖的大小。之所以說它是個讓人又愛又恨的蔬菜,是因為它本身味道就有點苦。若果你吃的是不新鮮的,又或是煮過了的Sprout,那味道簡直可跟吃中藥相提並論。然而,有些人(例如我)就是很喜歡它那種獨特的苦澀。也許,那又是一個讓人想起聖誕節的味道吧?總而言之,Brussels Sprout就像臭豆腐,那種「一係好鍾意,一係就好憎」,毫無中間地帶的食物。

聖誕疲勞

即使是早有好感,「好朋友」一起外出,也是需要有目的地的。漫無目的地逛,直接地為思念而見面,一般得再經歷三兩階段之後才可以。既然明是慶祝,暗是趁機拉近距離,就不能像香港警察毆打市民那樣亂來了。始終大家不是大家的誰,見面總得出師有名。摸不清對方喜歡哪類電影,又或是對方根本沒有喜好,大剌剌地說趁節日出去湊熱鬧,那麼合理,那麼合情,推也困難。

傻人發現案?

「這些瓶子都是我們送給大家的。我們用回收得來的酒瓶,割開置入皮製的聖誕樹,以發泡膠和石膏封底。我們邀請大家一起來,將你們的聖誕願望,寫在那些紅色戟絨紙上,捲起來塞住瓶口,然後帶回家」

捐贈回收得來舊衣,是我們常規工作,只是過往多交予有需要的機構再分發;捐贈回收得來的食物,我們也透過「救食平台」聯同四十個聯盟團體斷地進行,民社也是其中一個;但兩者結合,還是第一次;我們希望有需要的朋友,吃得飽也要穿得暖,在冬天,這兩者都是很需要,尤其是對於睡在街上的一群。

「收到Chanel 我感到被愛」

古今中外多少騷人墨客大文豪連篇累牘的解說「愛情」兩個字,說來説去莫衷一是,千言萬語都不及一隻Chanel或 Hermes來得直接。Chanel盒内的愛情如此明碼實價,童叟無欺。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情深意真都不及一隻Chanel抵萬金。那句「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傳誦多時,現在已變得多麽的不合時宜。

Work life 不balance

公司主要幫商場搞活動,由設計主題、佈置、program到PR全部一手包辦,單單聖誕節便已經為6個商場服務,還未計新年和情人節。可悲的是公司員工不足十人,很明顯是人手不足,只能不停加班,一個頂兩個,甚至三個去完成所有projects。我負責PR和Marketing,一份人工,兩份工作,好聽點是多學點不同範疇的東西,難聽點是「搵笨」。

平安夜的深宵裡,紙醉金迷的佳節過後,我沒有一如以往地在蘭桂坊攬住洋妞嘆洋酒,而是在尖沙咀熙來攘往的街頭充當城市衛生師,在浮光掠景的鬧市和臭氣沖天的垃圾站之間來回穿梭。

今夜實在太熱鬧,太豐盛。I had a great time。 我連忙按下手機,務要把這些重女葡萄照片上載面書,吸引讚許。手指形以上的滑動,一個個的news feed 如走馬燈在眼前掠過。而當中,我見到妳。

我相信大家在圖中也看到,店舖旁邊有位清潔姐姐拿著掃帚,忙著把發泡膠掃回酒吧門外。因為這些膠粒很細很輕,容易被風吹向街道兩旁—有損市容事小,淤塞坑渠事大。

正所謂「春生夏長,秋收冬藏」。在這個資本主義的全球剝削下,由你一月頭返工就比你老細sm 你健康、時間、自由到十二月,難得一年最尾有幾日假期,當然自我收皮,冬藏自己訓返個夠本啦。唔通仲出街聖誕節倒數咁低能咩?年年都做同一樣野,你當我亞視定TVB先?當然,資本主義甚至把聖誕節日包裝成消化主義、把整個節日商業化了,實在可惡極了。大家也忘了聖誕節是為了紀念聖誕老人……啊不是……是耶穌出世吧?作為一個左仔,就算食飯、寫字、打手槍我也是左輪的,我最不屑這些資本主義下的產物。喂!左翼唯物觀唔係講無神論架咩?挑,意識形態呢味野,你識條春咩,用黎巧立名目,荼毒心智而已。世事一早被我看透啦。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