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聯合國

香港雖非主權國家,百多年來憑藉其國際主要貿易和金融中心的地位,建立起自身的「準外交」(內地用語為「外事」)和「內交」網絡。根據香港禮賓處的資料,現時有121個國家在港開設總領事館或領事館,其中不少總領事具有大使頭銜並直接向本國外交部負責,同時亦有6個國際組織設有代表處,本身亦廣泛參與國際組織,護照獲全球150國免簽,其國際地位廣受認同,因此,香港對外關係網絡之廣和資源之多,非一般首都以外的地方城市所能比擬。

中國剛在上星期第三次當選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中國人權狀況一直欠佳,包括多次強制遣返北韓難民至北韓。脫北者關注組認為如果中國政府再次遣返北韓難民,各聯合國成員應考慮在聯合國大會可中止嚴重違反人權的中國為人權理事會成員資格。

香港加入中華民國的理據

為表示對郝客座的敬意,我就以他的立論為基礎,嘗試提出「創新思維」。郝客座在文章中表示「國際法不承認『民族分離』,根本原因是『分離』與聯合國的宗旨和目的相違背,與國家的主權和領土完整相對立。」總而言之,就是香港不能「分離」祖國。但香港就只有一個「祖國」嗎?香港的主權為何一定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不可以是中華民國?

聯合國怎樣看「自決權」

可見郝教授是基於一個不知是否美麗的誤會,將「一個領地內人民自決的訴求」理解為「外國對本國的領土分裂行為」。有點兒牛頭不搭馬嘴。因為有關宣言,明確是指「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是指「別國不能用武力侵害來違反民族自決」,講不上「民族自決」會反過來構成對別國或者對自己的侵害嘛!

香港不是殖民地?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為聯合國成員之後,第一個重大舉措就是「爭取香港不被承認為英國殖民地」。

表面上看來,「趕走英國佬」是一件「天公地道」的事。之不過郝大教授真的是「無間道」的好材料,連這樣刁鑽的「國家機密」也在文章裡抖了出來。他是這樣寫的:

聯合國相關公約和條款中,「殖民地」與「被侵佔地」的定義、主權地位及歸屬走向有着嚴格的不同。「殖民地」的主權地位走向多以「全民公決」等形式確定;而「被侵佔地」的主權地位走向就是歸屬其祖國,不存在其他的可能性。

大家看清楚沒有? 要解畫嗎?

就是假如中國「也」承認香港是英國的殖民地,那麼中國要「收回」香港的話,第一件事就是要按聯合國的規矩,要在香港進行「全民公決」。

所以可以這樣理解:中國為了不讓香港人有權進行政治前途和歸屬的「全民公決」,最直接了當的方法就是「在法律上不承認香港是殖民地」囉。而早在1971年「入聯」的時候,這個計劃已經開始。之不過是否所有中國歷史書都要從1971年開始改寫呢?

有人痛恨日本人「篡改歷史」,那麼中國人自己篡改中國的歷史又怎樣? 今次是要連全世界的歷史也篡改掉。

六四與聯合國公約審議

八九民運,尚未平反,亦無調查,至今已廿四載。每逢六四,難屬或維權人士遭限制行動自由。六四工運領袖李旺陽長年囚於牢獄,曾受酷刑對待,致失明耳聾,去年六月六日「被自殺」,吊於病房窗前。李旺陽家人和友人亦遭軟禁,其中要求死因調查的朱承志被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上述種種有違多項人權,譬如上述待遇是基於政見,有違《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1)條人人平等,不受歧視,並違反第19條保障的言論表達自由。

讓世人看見香港

如果覺得荒謬的話,請你從今日開始,留意聯合國的一舉一動,並鼓勵身邊的行動者積極參與。至於面對「勾結外國勢力」等無理謾罵,大可一笑置之。我們都是世界公民,連北韓這個「強悍國度」都不退出聯合國的話,那麼筆者倒期待中國政府能夠順應香港維國阿伯及愛港力之流,退出聯合國,讓這個世界少點紛爭,變得更美好了。最後,我實在不得不多謝很多有名及無名英雄,過去多年在沒有鎂光燈之下,為我們香港人在聯合國捍衛自由的先行者,包括我們熟悉的何秀蘭。

國際母語日

明天二月二十一日是甚麼日子?如果問香港人,大概八成的人都不知道這節日所謂何事。但對孟加拉人來說,這個日子卻是無比重要的記念日。原來聯合國於二零零零年將此日定為「國際母語日」,也是孟加拉舉國共殤的一日。一九五二年同日,在東巴基斯坦的達卡大學,有無數的學生因為爭取孟加拉語為法定語言而被政府血腥鎮壓。

請不要把互聯網毀掉

但是事實上互聯網實在不需要什麼國際政府合作,這個平台全由民間為主導才是最有效的發展模式,所謂的國際合作其實就是一種規管,並且由政府主導。這不論政府是來自何種的政治體制,都不應該規管互聯網的結構、制度及管理模式。所謂的參予實際就是對互聯網上的規限與審查,因為當政府能夠掌握到互聯網上的服務「開關」關鍵結構下,這無疑是一種白色恐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