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職場

女士:「你哋係咪請緊侍應?」小編:「係……」飲食業人手長期短缺,入行嘅年輕人數唔多,所以可以話長期都係請緊人。正當小編以為對方對職位有興趣嘅時候……

老闆,柴哥真係越嚟越過份喇,佢有啲的士單,返工時間搭,又講唔出搭的士原因,我叫佢諗下,寫返個情況比我,佢寫唔出,發我老脾,喺我面前撕哂啲的士單,又喺我面前掟筆,呢件事係2018年4月發生,唔知佢係唔係講緊呢次呢?

我是一個好勝的女孩

三歲定八十,到了大學,收斂了刺人的鋒芒,但好勝的心始終如一。開學首月,當身邊朋友還在享受新生的蜜月期,我便準備申請翌年的交換生計劃,務求比同儕走前一步。證券從業員的牌照有考試要求,我提早於大三就考了。本來本科畢業就能豁免的兩份試卷,我純粹覺得提早取得資格看起來比較酷,於是便集齊三張考卷拿了證書,寫在履歷最後一行炫耀。

「一段僱傭關係若不能共富貴,那是比中出即飛更可恨的道德淪喪。既然如此我們就要以最接地氣的本土文化聯合後現代自由主義的框架,施加社會大眾肩摩轂擊的輿論壓力;在狹小的空間內以磅礴的言辭轟炸資本主義的不公,讓公義在彼此心中的彼岸上翱翔。」

「位置?我今朝都要過去,車埋你。」Rex說。
「岩岩搭完地鐵去旺角,喺新之城附近搵緊架巴士。」我說。
「咁你企定定喺新之城等我,好快過嚟。」Rex說。

金同事:「唔該,我想今個月轉出糧戶口。」正當小編個「好」字想衝出黎嘅時候……咦?等等……今個月?今個月啲糧今日咪岩岩過左數囉?!

當所有人都在趕嘅時候,你發覺自己如果咩工都冇既時候,直頭就唔好意思再見人,因為搵唔到工就好似愧對祖宗十八代祖先,老豆老母供書教學教左個對社會生產力係負既廢人。

最低工資的迷思

話說小編成日都收到啲同事隊上黎唔同嘅表格,話申請政府哩樣福利、嗰樣福利,跟住叫小編幫佢地填表俾份收入證明。明明小編公司各個職位嘅人工真係唔算低,但係出奇地佢又可以每年都申請到唔同嘅津貼,例如低收入家庭津貼等等。

最高工時的迷思

公司嘅營業時間不變,你減少左工作時數,變相一係請多啲人,一係就接受同一時段少啲人手去服務啲客人,想保持服務質素又係一大難題。另外就係對社會嘅問題,依家就話大部分公司都養住啲人9粒鐘,跟住哩個城市嘅打工仔就有 8 粒鐘係喺公司入面(或者自己做野嘅地盤到),商場又好,街又好,相對黎講會少好多人。

「吓?哩啲係DailyRoutine黎架喎,點會花咁多時間做哩啲?!」佢嗰下反應大到吖,唔講以為佢捉到我淘緊寶……我嗰下真係俾佢吹到啤一聲……

有一次,陪幾個客上東莞,到埗後兩點幾,第一時間去洗頭(下?洗頭?)唔係洗上面個頭!玩家正式玩之前要先嚟個熱身的!(我哋幾個O哂咀!)之後去食飯,食完飯揼骨,揼完骨就進入戲肉了!

人蠢可以點樣醫?

早兩日,腦細傳聖旨召小編入房,叫小編幫佢諗諗辦法,寫份Proposal,而個題目係:「點樣可以令啲同事無咁蠢?」

我個女無遲到無早退無請假,咁都唔升佢?

面試幾點到好

喂呀!到底大家可以有幾大時差?一個就遲半粒鐘,一個早半粒鐘,仲有一個早一粒鐘,想玩咩呀?

好人難做,和善既HR 更難做

對於HR既誤解應該唔需要多講,大家都會認為一間公司入面既HR部門根本係可有可無兼且係萬惡既角色。我地作為中間人去處理各種事務和活動,太過唔得同事既歡心對工作係只有負面既影響,我地唔係為左挑剔和製造是非而存在,好想俾個全新既印象周遭與我地有合作既同事見到。係香港既工作環境入面,好人的確難做。大部分打工仔心態都係事不關己己不勞心,準時放工和有糧出就可以了。HR係好定壞,邊個會關心?

2018 年薪酬 Benchmark

其實HR哩個行業好講經驗,人工同年資可以話成正比。雖然好睇個人際遇,但一般正正常常嘅HR抱住「月有陰晴圓缺」嘅際遇,10年內都可以上漲到3萬蚊一個月。做HR係一份唔會令你富貴,但亦都唔會令你餓死嘅工,同時亦令你覺得時光過得好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