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

「而家一萬蚊要請洗碗真係難啲呀腦細,問過啲經理佢哋都話無介紹。」HR說。「我哋好少嘢洗咋喎!呢個價差唔多啦。」Michael說。

就像電影《這個男人來自地球》一樣,有人在你面前發放一些情報和知識,他卻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自己說話的真偽。在這個社會裡,你總能夠收到各式各樣的資詢,但許多時候,有些人發放資詢只是為了激勵員工的士氣或穩定軍心,甚至影響到自己公司的信譽都在所不惜。

有冇試過返工,大部份時間都好忙,突然有5 分鐘空閒,於是你就出去Pantry 斟杯水、食吓同事買嘅手信。呢個時候八婆同事June 又會突然經過見到你,然後大大聲問:「嘩,咁得閒食嘢? 唔駛做呀?」

一般我地係office全職工作既白領,月薪人工計算清楚易明,一定符合到418條件,屬於「連續性合約僱員」,受《僱傭條例》保障,即僱員連續受僱於同一僱主四星期或以上,而每星期最少工作十八小時。《僱傭條例》規定僱主係任何情況下,不得遲於工資期屆滿後7天出糧,否則即視為拖糧。僱主如果未能依時支付工資,須就欠薪支付利息給僱員。所以白領如果被拖糧,的確較容易跟從清晰既法律條例去追討。

相信唔少打工仔喺年頭,都同上司有一年一度嘅約會,即係 Appraisal Meeting。雖然哩樣野本意上係無錯嘅,檢討返上年嘅目標有無達標,工作表現如何,同埋黎緊哩一年有咩目標,令到各位打工仔唔好浪費光陰,趁年輕嘅時候去追求事業上嘅目標……(嗯……講完之後小編自己都有啲汗顏)

話說係大半年前,懸空左五年既Assistant Director位置終於有人黎坐上。大家都帶有少許期盼,究竟佢憑藉以往廿十年係國際大企業既管理團隊經驗,足唔足以湊得店公營機構既大老闆和管得店廿十幾位下屬呢?

笑傲江湖

老闆:我就係諗住比啲壓力三位大佬,減 20%,減一個月先,等佢哋知痛,等佢哋知道要郁。我:唔好玩啦,減 20%,仲要得一個月?攪到好似公司唔夠錢欠薪咁,唔痕唔癢又幫唔到 cash flow。老闆:咁唔得喎,點樣可以狠心啲?我:你會唔會預咗呢一步有人走?what if cut 50%,for Q2,四至六月?老闆:生意差成咁,都要狠心啲喇!好,我陣間同三位大佬講。09:30 收到老闆 email 比三位大佬 cc 我:I have a meeting with our Head of Finance to discuss our cash flow challenge, she proposed to have a cut of 30% from your salary, starting from Q2 for three months ……ROAR~!!!! 橫掂都係擺我上枱,點解唔照講 cut 50% 呢?

根本就係,無論你做啲咩,你都係做錯,就連呼吸都係錯。原因並唔係你做啲咩,定係你點樣去做。無他,純粹只係因為你未夠 Rank 去做。

不走冤枉路

很奇怪,大家都把這件事,拉上「識字」這兩個字身上。「識人好過識字」,好像變成了常識。這種討論,也是沒有意義的:什麼叫「好過」,人生憂患識字始。字識得越多,想法就越來越多。大婆台常教人:做人簡簡單單開開心心便好了,識那麼多字,為了證實什麼?

我同朋友講,佢哋話可能同事係唔想我咁辛苦要OT,我話唔係喎,佢哋係叫我返屋企做,唔代表唔使做,其實我都明嘅,新入職係唔應該做壞規矩,搞到有OT嘅風氣,但問題係呢個係假準時收工,返去仲有排做,其實我會寧願喺公司做多陣就算,同埋其實腦細係夜收㗎喎,都唔知係咪跣我嘅大佬。

一路聽,一路都覺得好笑。申請公屋係哩位阿叔嘅個人選擇,其他人無義務去幫你。

金句圖﹖呢幅就金句圖啦

我經常跟朋友說,「其實我們並沒有不開心,我們只是窮而已」。要是你能夠隨時走進老闆房,高呼一句財散人安樂,然後將辭職信連同大把大把鈔票撒在他臉上,哪還會有甚麼工作不順。而痛苦就在於我們沒有能力這樣做。

其實有另一啲同事,求職嘅時候寫到個 expected salary 好高,話到明一定要有哩個數先至黎做,如果唔係就唔會考慮。佢好彩可能嗰排公司等人用,又或者腦細覺得佢物有所值,所以都決定俾到佢要求嘅人工,而哩位同事亦順利入職。大約過咗一年多啲,哩位同事突然間話有事要同公司商量。

「公司開咗FB,快啲用你私人ac like同share啦!」腦細Michael說。
「好,我一陣like。」我說,心諗又要我做最討厭嘅事。
「叫埋你啲朋友呀姨媽姑姐一齊留言啦,比五星星呀!」Michael說。
「好,我試下叫。」我說。

有某部分嘅打工仔係完完全全唔想加人工,或者直頭想減人工。而促使佢哋有哩個諗法嘅,最常見原因不外乎都係想符合資格

Annual Leave 大家請就請得多,亦都唔會陌生,雖然小編唔能夠代表所有公司,但相信大多數公司都會有規定 Annual Leave 最少以半日為一個單位,同事每次請假最少係半日。正當小編以為哩樣野已經好清晰,好難有咩問題,但原來小編嘅同事係有無窮無盡嘅想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