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職場

返工「自我保護」模式

有啲我地一直認為係「和平主義者」既同事,平時比較內斂,以為佢地遇到任何事都不聞不問,其實一直採取一個溫和既「自我保護」機制。身邊既小圈子是是非非,老闆高層既醜聞,只要唔係對自己有直接既影響,都可以置之不理,躲於平靜既世界裡面。但佢地係咪就如表面咁完全唔理解周遭發生緊咩事呢?不,佢地選擇性地去表態係唔想浪費力氣係自己唔睇重既事上面。

佛系HR

個個HR都出廣告請人,又唔通個個HR都想出廣告咩。出個廣告吸引人地sendCV過黎同埋宣傳下,登三次咁大把就已經差唔多成皮野,仲要Regular咁登。樓下班前線成日都話低人工,做到成隻蟻咁咁辛苦,假期又少過人,仲要返Shift,其實拎D登廣告嘅錢黎補貼下,分分鐘仲有著數,至少留到一班人,等個TurnoverRate唔好下下都咁高。

活在工作以外

慢慢地,我們會習慣被工作騎劫的生活,慢慢地,我們會迷失在工作與是非之中,慢慢地,我們會寧願生病,換取半天真正的生活。有人說,我們只是在生存,而不是生活。這樣「生存」三十年後,我們或會名成利就,或會自然嫻熟地在社會上打滾,但是,你敢肯定自己不會後悔嗎?

工種被消滅之後……

任何人都要面對一件事,社會在進步,有些東西,會被消滅。有些分析中國情況的觀察家撰文,因為科技出現,其實有些工種,會被消滅,但跟那些人「不做好自己份工」沒有關係。比方說,現在的黑的越來越少,因為中國的共享單車和叫車應用程式,做得越來越好。小食店生意越來越少,因為在家外賣個體戶越來越多。有人更打趣的說,現在在中國,做賊都要會一點科技知識。現在大家都用手機二維碼的電子錢包了,在街上,打荷包的人,也越來越沒事可做。

裸辭定騎牛搵馬好?

自從上次病完之後,成日都覺得個人好攰,好似瞓極都唔夠咁,可能係之前公司peak_season踩得太盡,搞到身心疲累。其實有時都忍唔住問自己,咁辛苦為乜?晨咁早起身迫地鐵,返到公司就變機械人不停摩打手做嘢,去到lunch_time先有短短一個鐘可以抖下氣,有時仲要比腦細捉住無咗十五分鐘,工作永遠堆到成座山咁做極都做唔完,準時放工根本無乜可能,唔多加班已經算偷笑,最令人頂唔順嘅係腦細24小時都會whatsapp我,無錯科技係好,但亦都會累死人。

我都唔想交咁多稅

小編每年都會差唔多喺4月頭嘅時候,幫每位同事都準備一份「IR56B」嘅Form,去協助大家報稅之用。哩份Form除左會交去稅局之外,小編亦都會俾返一份同事作個人報稅之用。

擦乾眼淚後,繼續工作

曾幾何時,辭職是件簡單的事,轉工是件平常的事。像我這種低學歷,零專長的人怎樣找也是入門職位,薪金都是不用交稅的水平,「東家唔打打西家這個想法」沒什麼特別,當時還慶幸過香港沒有像日本般要打死一份工的觀念。短短幾年試了很多不同行業,長則一年,短則三個月,每次都覺得這間公司很差要逃離苦海,看見同事紛紛離去也跟著走,美其名曰「不想在這兒浪費時間」,離職原因是華麗的「career change」。

炒人到底有幾爽?

話說佢入職都成2年,但係一直表現都唔理想,佢最擅長嘅係喺返工時間發呆,而且屢次勸佢都唔改,甚至有試過兜口兜面喺個客面前發呆

由見工到入職,相信HR都俾過大大小小唔同既表格要填。哩D表格可以幫我地整理記錄,又可以提供到唔同既資料俾我地幫大家報稅、申請醫療保險或者係強積金等。但我從來都無諗過原來交返黎既Form都可以令人大開眼界。

千奇百趣履歷表

負責招聘既同事每日都收到唔少求職信同履歷。點樣寫一份好既履歷,我地以後可以慢慢探討,但以下收到既就一定可以突圍而「出」

今時今日做In-house_HR已經要做到好似Sales咁,要俾人捽數,但最慘嘅又要無Commission。

『Mia,你應該明白要上位就一定要付出,你仲想明年再做呢個審計項目嗎?你應該明白有幾多人想要你呢個機會, 我可以book 返你。仲有你唔係想要high paid or top paid 嗎?我同manager 和partner 好friend,我一定可以幫到你。 』說完,他另一隻手已到達你大腿內側,我想,後話也不用再說了⋯⋯

【Audit 文化】陪坐

我唔明,我從來都唔明,點解個個都唔明留人係無用架。 we are not kid,urgent 嘅我哋會自動自覺去做架啦。

關於Bonus 呢回事

每間公司嘅做法都唔同,有啲四月出,有啲七月出,有啲十二月出,亦有啲喺農曆年前後出,但無論邊一個月出,都梗會聽過一句:「Bonus出唔出,同出幾多,都係由工作表現以及公司業績而定。」聽落好正路,但係小編做做下都有 D 疑惑……

話說最近派完錢,收到幾個主管遞信。平時其中一個主管 H 周不時都會上黎小編 Office 呻下佢地個經理點樣發癲(堅係癲果隻,會鬧人,同埋會做勢打人),同埋係咁呻話過埋年就會走。無奈地老闆又鬼死咁鍾意個經理,咁我地哩 D 咁 Hea 既小薯梗係食住花生睇好戲,同埋成日同佢講用 Cap 57 僱傭條例 Section 10 (a) 直接走人啦,點知佢又淆底。終於,係 2018 年踏出左新既一步,真係辭左職了。

「下?咁你屋企咪得你爸爸一個賺緊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