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職場

你如果覺得自己係Office懶,無能力,講多錯多,做極都做唔好份工。唔緊要架,你最緊要識得阿諛奉承,見高拜,見低踩,然後看風駛𢃇,做個勢利而且唯利是圖既小人。係,呢堆人出賣人格,會俾人地睇唔起,但係不少都因為咁扶搖直上架,雖然到最後可能會因為制度改善,或者有賢者得政,而被剷除,但係至少都享有個榮華富貴呀。

PSY銀紙

BSc常被戲稱「嘥銀紙」degree。年中總不乏認為讀心理學(下稱psych)是「有型又有水」的一件事。然而,事實上這只是一廂情願且被過份美化而已。在香港要做一個註冊臨床或教育心理學家(CP/ EP) ,門檻是臨床或教育心理學碩士學位(I/OPsych及CounsellingPsych是另外兩個於香港主要的心理學分支,但目前為止並不普及)。無可否認CP及EP的起薪點確實比不少工種為高,但這只是少數Psych_undergrads的最終命運。

有一種同事係永遠都無手尾

由公司pantry個星盆講起,話說有一日返工嘅時候因為抵唔住眼訓,走左入pantry,想話沖杯茶順便走動下提神,點知唔覺意比我見到星盆隔渣嘅篩有好多飯粒同飯渣,仲要已經「聚飯成塔」,搞到洗手嗰陣去水好慢,仲要有啲渣滓隨水飄浮。嗰刻真係覺得好嘔心,忍唔住諗:點解咁懶唔清理?你可以喺屋企懶,但公司係公眾地方,你懶你無手尾係會影響其他同事,你唔清理,其他同事更加唔會幫你清理,於是又會再加埋佢自己嘅飯渣,最後只會累鬥累。

俗語說得好:「職場是非多」,職場的人際關係也遠比其他社交場合要複雜得多。為甚麼呢?我想最大原因莫過於利益牽涉。我們都知道所有人際社交,但凡是涉及到金錢利益的,人與人的關係就會變得不單純,多了猜疑、少了真誠。「講錢傷感情」,因此絕大部份的人也會避免在社交生活中提及金錢。

看更呢樣野,做得真係好足,而且唔需要太多體能訓練,單係實踐呢方面抱負,門檻又低,已經贏左。

本來人人有份就最穩陣啦,之不過公營機構啲部門充斥咁多「精英」,閒閒地都二、三十人,邊有可能個個送一式一樣嘅野,你估派利是咩?首先你要Target送比邊班人。講緊嘅並非親密戰友,幾個女仔圍威喂交換禮物自己玩太小圈子,要送就送埋比工作上有合作關係嘅老闆和同事。嗱,自己條Team唔使講一定走唔甩架啦,而老闆們呢?就好考你平日嘅觀察力,加埋你同佢嘅關係去到咩程度。如果太不自量力,人地連叫你個名都好勉強,就唔好太醜怪擺明奉承去送禮,行過見到擠出笑容講句「聖誕快樂」更輕鬆自然!

有冇顧主再培訓計劃?

石井直呢個舉動其實可以話係勞工界嘅登陸月球嗰一小步,要老闆反醒,仲要實行問責,係一件好艱難嘅事。因為只有資方肯改變思想,下層先有得救。呢個喺香港係……有張宇人呢啲撚屌你想改?咪玩啦。又咁講,香港而家勞資兩邊係幾極端,老闆用人用得好盡,打工就想盡辦法偷懶。惡性偱環係老細覺得人工唔值個價錢,打工唔想蝕俾公司,久而久之就係咁互相角力,浪費晒啲精力喺人事同權鬥度,對生產完全冇好處。

其實HR一樣怕見工

有啲刁鑽嘅題目我聽到時都會心跳加速埋一份,答得普通無意思,專登拋書包又唔知Interviewer_buy唔buy,但你已經無時間去衡量咁多野,因為Dead_air得太耐會好尷尬,然後就會迅速磨蝕晒僅存嘅自信。小熊作為HR上去人地Office見工,人地HR可能一見到我已經開始打分,因為Suppose我應該好清晰中Point有禮嘅對答係點,唔好問多餘嘅問題浪費大家時間。

正當大家認為呢項工作無做錯嘅空間,問題往往就會走出嚟。今日有條高層拎住一張加印版嘅leaflet過嚟質問花生友:「啲野錯嘅!點解100蚊會變咗10蚊?」

我見過有最ODD既情況,包括男士抽到名費既化妝品套裝啦(個司儀仲話:可以送俾女朋友!但其實果名同事係無女朋友的,人生);有根本未有自己屋企既人抽到吸塵機啦;甚至有岩岩失婚既女同事抽到黃金海岸兩日一夜酒店套票的,結果搞到部份人黑都面晒

老闆要幫手,你既反應係?

最常見就係公司有Function要出人,小薯一定避無可避,Super作狀問你有無興趣去,實情係就算你Sayno到最後都係叫你出席,有時唔想扣印象分,十次有八次會被自願地Sayyes,而講之際都可能忍唔住黑一黑臉,或者好冷淡對答,暗示一下不滿。不過,只要轉換一下角色,詢問嘅對象係部門主管嘅話,原本死沉沉等被點名嘅氛圍,立即變成主動舉手參與嘅歡悅場面。好現實?無錯,喺職場大家會在衡量利益後,有著數就梗係爭先恐後去突出自己,哪怕只係搏得同部門主管一次嘅同場機會,你慢一拍諗多一秒可能就將好運送咗俾人地。特別係公營機構工作,有啲重要部門少則數百人,真係無咩幾可見到尊貴嘅老闆架。

如是者,Think_out_of_the_world(TOTW)即刻成為開完會之後一眾低下階層沖咖啡烘麵包既Pantry話題。『究竟有無人知道咩係Think_out_of_the_world??係咪岩岩有邊個偉人講過佢又借黎用?』『可能係指比打破思維更打破呀。』

甲向乙請教辦公室生存之道。乙話:我唔想直接答你,我用例子答你,從前有一個故仔是咁的。。。有個學徒係一間熟食檔學做碗仔翅。個阿叔咩都唔講,只係話,拿,你返去研究一下究竟點整,然後整一碗俾我睇。

有上司心態好小家,會專登將一份文件分開幾Part俾幾位小薯去做,成個Process只有佢一個人知道,驚死人地學識晒唔再需要佢,但通常結果都係因為 無明確指示而亂晒籠,A做完唔知Pass俾邊個,呀邊個又以為啲野係阿B做,點知做漏咗,最後上司扯晒火,野做唔好,同事又唔甘心被責怪,將責任左推右 卸,各自心生不滿。

After_all,我沒有試到滑浪,我的設計Fed也沒有拿來用,做了一個星期看似白做,專誠為這個工作買的機票亦看似白廢。不過,我真的覺得世界上沒有任何一種努力是浪費。況且誰說做你想做的事情會很容易?誰說追夢的路上會一帆風順?人生流流長總會遇上一兩個人渣,與其跟他們周旋再把自己的底線降低,那倒不如留些自尊給自己。

「你唔好以為我地真係好OUT先得架。」然後講完之後就可以無其他理據咁樣鳩BAN你D橋,搞到成件事都推唔到為止,於是一係就再諗過,一係就係班人整條完全係唔WORK既絕世好方案出黎,你然後只能夠TAKEORDER膠做,最後當然係車毀人亡。當然小鳳姐都未出黎可憐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