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職場

我眼前好像浮現一位年輕的女intern為第一次去台灣business_trip戰戰兢兢着,這是她第一次撘飛機吧!無論是check_in,過關或是候機,對她來說都是如此新鮮。飛機急速的攀升, 像棉花糖般的雲將飛機整整包著, 她第一次離開香港,第一次在三千萬呎高空俯瞰,第一次發現世界原來多麼的大,看著變化萬千的雲,好像若有所得。另一次是凌晨機飛鄭州機場,快將降落時,看到燈火猶如繁星似的,很美喔!

「Brenda,其實你返工有無化妝㗎?」腦細Michael突然問。「我淨係查咗少少有色防曬咋。」我說。「佢不嬲都無化妝㗎啦,80後青春吖嘛。」70後同事May說。「下!乜你連唇膏都唔查㗎?唔係掛?」90後同事Bibi驚訝地說,無啦啦佢又答嗲。

暫時姑且撇開原因不說,假設現在有一個藥劑師,找來找去,偏偏就是找不到工作。這時候,怎麼辦?

作為一個在公司食物鏈最低層的自己:「那好吧!不好意思我先出去再修改。」但腦內其實非常無奈及生氣,其實做老闆是幾爽。

啲辦公室低能仔成日覺得討好老細就夠,對下屬點都得,但其實你要討好嘅係下屬先啱。世界點解會有「下屬」呢個物種出現,就係因為你做唔曬啲嘢,所以要搵人嚟幫你分攤。

唔好以為外國人就一定對人好nice,最初幾日真係無人同我講嘢,我英文又唔係好,淆底症發作,驚講得樣衰畀人笑,於是更加唔敢主動聊人講嘢,變咗個啞人。但係嗰陣得我一個人,如果我唔主動啲,真係無人幫到我,唯有豁出去,以反正柒咗都無人知嘅心態去聊人傾計,點知又真係work喎,仲因為教佢哋講廣東話粗口而無啦啦friend咗,題外話其實佢哋英文grammar都成日錯,根本唔會介意你講得好唔好,只要你夠膽講就得。

Ken哥係公司嘅老臣子,負責採購同管倉,可以話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除咗腦細,無人搞得掂佢,個個都要睇佢面色。十次有九次我見親佢都係大大聲咁鬧緊人,真係好彩我唔係直接隸屬佢。除咗黑面,佢仲有一大特色,就係無論發生咩事都一定會大大聲凶咗人先,就算後來發現原來係自己錯,佢都唔會講sorry㗎喎,點都可以賴落你度鬧你,總之你錯佢就鬧你,佢錯都係鬧你。

比較有良心嘅公司加班係會計返鐘或者計返錢畀你,可惜大部分公司其實係乜Q都唔會畀,特別係廣告、設計同Marketing等等。佢哋永遠覺得人工唔止包你朝9晚6嘅時間,而係包起咗你成個人,即係包括放咗工嘅時間,而家有咗whatsapp就更加方便,就算放緊假都走唔甩。大佬呀,叫人做嘢係要畀錢㗎,幾時先可以改變加班合理化呢個觀念?有啲腦細仲會衰到覺得員工係突登加班呃鐘,講真我寧願唔要你嗰少少錢,我準時收工返去休息多啲唔好?

最近我個部門想請個初級文員。基本上無乜要求,經驗不拘,只求正正常常聽聽話話識字就夠。收到超過10份CV,諗住實好快請到人啦。點知細心一睇,先發現原來想請個正常人已經算係高要求。

既然工時長、職業前景又並不是特別好,為什麼不考慮轉換工作?「魚唔過塘唔肥」,大家都深深明白的道理,問題是已經沒有其他魚塘可以收留了。第一個選擇是一項平步青雲的路,可以轉去第二間銀行加底薪,有心的客戶亦可能會跟隨,然後朝著成為管理層的目標進發,不過管理層其實一樣跑數,前線就是一層捽一層,你的職位愈高壓力就愈大,筆者以前亦提過不少曾經做到分行經理結果亦是自殺收場的個案。

我有個有錢朋友叫Tommy,呢條友仔老竇流落嚟可以話唔休做咁濟。但佢有個嗜好就真係好撚仆街嘅:就係成日諗計食免費保險雞又冇手尾跟。

幾日前,經理B話老細15號有個confidential_meeting,問我老細有無mark_calendar。「無。咁我幫佢mark返?」「佢無mark就唔洗喇,confidential_meeting嚟。」Okok,懶神秘。Like I care。

甚麼時候最適合讀MBA?

老實講,是否讀完就一定能飛黃騰達?我不敢保證。或者MBA還有沒有市場價值?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什麼時候最適合讀MBA?這就要視乎你個人事業的發展階段,預算/經濟能力, 以及對未來工作的期望。

老細係歐洲鬼佬,我發現鬼佬公司有個共通點,就係唔介意你有冇經驗,最緊要你唔係Asshole。因為無經驗可以教,態度係教唔到嘅。

我廢青一名,對將來無任何計劃,儲錢?儲黎托呀?聽日有飯食咪得囉,返埋啲搵得雞碎咁多嘅工咪夠囉,得閒同朋友食下飯,去睇下戲,仲有閒錢去日本旅行濕平,嘩爽啊喂!你唔係要我賣命返工去賺埋啲唔知投胎轉世果陣都買唔買到樓嘅錢啊?貼地啲實際啲啦,諗下去邊度旅街去玩好過啦,樓呢啲我呢啲廢青諗嘅咩。

我阿姐近年自己新開左條policy,就係嚴禁我地同team之間互相重疊放假日子,一日都唔准!唔批!皆因有次佢自己同我地teammate撞左連續四日假,仲要咁岩都係去外國出席朋友婚禮。照道理我同事比佢早申請假仲已經獲批,係咪以為好完美無位俾人入呢?Office邊有呢枝歌仔唱,呢啲moment梗係拎個職級出黎大石笮死蟹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