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職場

我(和大部分有志考政府工的人)必須承認,多數的政府職位薪酬真的十分吸引。就拿每年都有得考又好很多人走去考的EOII二級行政主任為例,2016年起的起薪點是二萬八千多元。兩萬幾蚊啊大佬,試問除了專科如醫護等的人,有多少個能一畢業(或畢業只有幾年)便有這個水平的薪金?Fine,我知自己井底,又或是你真的很叻叻豬找到有這個薪酬的工作,但現實是,很多大學畢業的人,他們所做的工作與其學歷完全不成正比,更不用說薪酬,以及世上_街的老板是何其多。政府工是一個保障,一個在(近乎)任何情況下都能保證自己份糧有(大致)跟上通脹的工。

「各位同事,今季sales我想有啲新promotion,唔知大家有咩idea拋出黎呢?」大家都知,老細所謂拋idea唔係真係叫你拋idea,係叫你猜老細個有咩新體位玩鳩你哋班想走但又冇offer嘅廢柴啫。

醫生給我打了支止痛針,也幫我照了x光,最後說沒什麼大礙了,可以回家好好休息。我四時在醫院打了一封email向上司請病假,心裏依舊很不好意思,甚至我還認真問她需不需要我下午回去工作,即使我的工作只是買咖啡和送郵件,我也問她會不會希望讓我找個朋友回去會展幫助搬書。之後,她覆也沒有覆。

辦公室的俾面派對

話說有一位senior同事生日,我們夾錢買了個生日蛋糕替她慶祝。當我們要求他幫忙把蛋糕收藏在pantry時,他先喃喃自語拋出一句「又要夾錢」,說和該同事不熟稔,又說在公司每次有人生日都搞「大龍鳳」,「搞驚喜者」要捧着蛋糕出場、「被驚喜者」要故作驚喜、然後「扮和諧」唱生日歌及大合照,是虛偽的表現。

心理壓力大到逼迫個女同事行去投訴呢一步,傳到全部門都知。平時同佢合作開,都有兩句傾下。最初佢借啲意問下我邊度有相關嘅Policy參考,之後都抵唔住頸同我呻:「小熊,我唔知同唔同得你講啊,不過真係無辦法啦,遞得信我都預咗唔撈,有時唔係話做多少少唔得,係愈來愈老馮咩都叫我去跟,我就逗個雞碎咁多糧

窮生敢講,大部分香港人冇左儲錢既動力,都係因為樓!樓價狂升,人工根本追唔上升幅。而定一個上車盤就算借盡上會你都最少要有50萬先上到車。一個人出黎做野由年薪15萬左右開始,第一年儲到5萬,7萬10萬咁上。過住可以幾年都冇乜錢可以洗既情況,追一個唔知會唔會到既目的地,好多人都冇咁既意志。窮生作為窮L理財專家而家教你,覺目標太遠?我地SET近D,一步步黎!職場新鮮人第一個目標,先儲fuck_you_money!

人在,人情在

「係,但其實我一早都想炒佢,只係畀佢快一步啫。」銷售部經理Samantha說。「但係佢乜都識做,一個頂幾個,無咗佢怕唔怕呀?」Brenda擔心地說。「公司無話無咗邊個唔得,而且佢都唔係咁幫得手,成日都做錯嘢!」Samantha生氣地說。「真係唔打算留佢?」Brenda說。「無諗過要留,公司係唔會畀任何人威脅到。」Samantha決絕地說。

試過有一個大陸阿嬸,一入黎就坐低左喺我地cashier前面張櫈度,然後話要睇耳環,咁我叫佢等等,擰轉身攞後面幾盤耳環俾佢睇啦。當我擰番過去嘅時候,赫然見到佢除左鞋喺度捽腳指!!!

固步自封,最後必然會引發災難。可能舊時呢套係work,甚至係絕世好橋,但到左今日,你仲用陳舊既橋,觀眾梗係笑都唔笑啦。最慘係佢連去問下自己都唔問下。包圍住既人又全部真心膠,或唔敢問。

Marketing 其實只係一個打雜

努力加運氣之下,我成功轉行,現在都差不多兩年了,在這段期間,我做了很多新嘗試,例如接觸產品包裝的設計和舉辦試食會等,但其實我只有大概一半時間是做Marketing的工作,另一半時間是做打雜,即是甚麼也做,例如做designer砌宣傳單張、做秘書寫會議紀錄、做採購去買食材或爐具、做production印製宣傳品、做IT幫老闆解決電腦問題、做跑腿去送文件等,而最近我的主要職責是做搬運和清潔。

全民皆兵的銀行

一項調查發現,香港人對於財務顧問收費模式的了解程度為全球最低,當中有近四成香港客戶不明白收費結構。正正因為客戶經理的佣金制度,客戶經理需要經常叫人買賣基金(基金當股票炒)才能收到滿意的佣金,但偏偏交易愈多其實愈難取勝,結果客戶開始不信任客戶經理、不相信銀行。

銀行的單身女上司

相信每位職場小薯都曾經面對過不同類型的上司,唯獨有一種難以招架,情緒轉變極為之快,前一秒怒氣沖沖、下一秒笑開常口,對話時需要小心翼翼,一句說話足以令其一百八十度轉變,尤其在前線員工裡較易遇見,她們往往只有一個擇偶要求:「人工比我高,能力比我好」,可惜前線工資一般較同行的高,而且成功的銷售人員偏偏需要極大的自信,從不認為自己能力會比別人低,只要你身邊單身的同事有此心態,一定要保護她,不要令她踏上成魔之路。

如果是初出社會的工作者,可以說是抵受不到社會工作壓力,不過死者是一位分行經理,已經於銀行有多年的工作經驗,理應歷盡滄桑、見慣風浪,結果還是承受不到銀行高層的壓力,繼而輕生。當一份工作壓力大得要自殺時,此工作的日常又是如何呢?

常見的抱怨是,雖然我是基層員工,工作是人家給的,但事情都是我做的啊!我應該獲得最多。但事實是,企劃或策略一開始建立了這個模式,承擔風險,而且讓他生存下來,這才是最難的部分。不管你喜不喜歡,沒有基層員工,組織還是找得到下一個基層員工。但沒有企劃策略,這整件事情都不會發生。這是可取代性的問題。

人走茶涼,好平常啫

話說有位工作近五年嘅女同事,對外一直好得人心,出咗名係好好小姐,而對自己老闆都算唔話得,幾乎隨時On_call,需要佢幫手時一定及時喺度撐住個場,如無意外嘅話一有空缺無走雞係由佢上架啦。點知人生就係有太多估你唔到嘅事,調咗一位唔憂做嘅肥哥哥嚟Under佢。呢位哥仔好識撈,經常貪完小便宜後拎啲戰利品返嚟哄老闆開心,平時又好落力照顧佢……

長期OT 會折壽

長期OT,當然會折壽。但也不要說辦甚麼驚天地泣鬼神的事了,就說每清早起床,已經可以將以上的「人神分離」主義發揮到極致。是的,我真的很想準時起來,但抱歉,尤其是在冬天,被包很舒服,很暖和,整個人完全不想動,最好是靈魂出竅,自行去梳洗穿衣食早餐然後出門上班吧。鬧鐘響了,按熄,再響,再按,一直到最後關頭為止,還要在想:好不好今日索性告病假Sick leave 射波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