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胡恩威

李純恩發表偉論以後,「文化人」胡恩威也在facebook和應:「填詞的末必是文盲;唱個班同聽個班大都是文化盲或者係完全無基本文學底。電台又係大部哈哈嘻嘻。所以咪會越來越低。小聰明就一大堆。寫專欄果班又都係五十步笑人一百步啦。」笑甚麼?其實胡恩威和李純恩都是超齡憤青。在他們筆下,新一代和新世界總是乏善可陳、低俗下流,只有他們那個時代才是盡得風流、品味超然。這一代人總是不約而同將香港說得一文不值,不是叫香港人崇洋,就是放眼大中華,「大陸現在怎麼怎麼進步」,每個都自許為香港最後一代精英,其無知和自命不凡的輻射,比起福島核電站還要厲害。

當藝術遇上經濟

《當藝術遇上經濟》(Arts & Economics – Analysis & Cultural Policy)是書名,由Bruno S. Frey所撰。三年前我參與關注藝術資助的小運動,很想尋找一些理論去支持自己,便借了這本書,然而我只知它的觀點與我相近,老實說看不懂。捨棄文學,讀了三年經濟以後,總算明白書中供求、界外效應、邊際成本等術語和藝術發展的關係。

(原載於:達時製作 On Time Production FB PAGE)   香港著名文化人胡恩威 […]

說來話長。話說初次受藝術資助,是在二零一一年去文化中心看《百年之孤寂10.0 – 文化大革命》學生導賞場。大概因為辦劇進念二十面體是政府資助團體,所以不需要入場費。本來以為內容是關於文革,誰不知那真是一套相當破格的戲劇。主要的畫面是很多演員在台上穿著紅衣白衣走來走去。服裝很漂亮,燈光也很有意境,而特色在於這套戲劇是沒有對白的。我們這班「中學雞」才疏學淺,看到一頭霧水。幸好看到最後有發問環節!我舉手衷心求教:「這套劇的意義何在?」。然後胡恩威先生(自從亞視style後威名遠播)沒有直接回應,叫其他學校一位同學把劇名唸一次,就算是回應。

2012 文人是非不分的一年

以《東宮西宮》舞台劇聞名的胡恩威,更是一位自甘墮落的文人。縱使有電視平台去宣揚自己的理念及看法,但十分遺憾,他沒有好好利用。在下也看過他的節目兩三次,他沒有善用電視的特色來製作節目,一塊白版,一支筆,便站著講,像在教書。這樣製作電視節目,連公開大學星期日早上的《進修天地》節目也不如,不知其製作預算是否真的很少,否則這樣製作電視節目沒有人看,是正常的。在下也認為節目粗製,毫無誠意。胡先生在指責市民沒有文化,品味低同時,請先檢討其節目製作方式。

胡恩威的節目乏人問津,是大眾沒有品味、是新一代低俗下流,而不是他自己無料扮四條。拿政治淫媒報的全版來寫了一篇《回歸十五年 香港文化大退化》,為香港的文化品味低落而像陳佐洱一樣痛心疾首。這才想起胡恩威的言論一直很暗合大陸眼中的香港:無品味、冇文化、是知識分子的沙漠云云。說了一大篇,其實語氣都像是抱怨自己的Facebook status 沒有太多人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