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脫北

在審訊的時候各式各樣的酷刑都會被使用,如毆打,不准睡覺,減少糧食配給等比較「普通」的刑罰外,「水刑」或以長針刺入手指甲等不人道的酷刑層出不窮,其中最為可怕的當數「鴿子刑」,「起重機」,「飛機」,「電單車」等一些用人體模仿死物的刑法,曾經有受害者經過十個月折磨後瘦了三十公斤,受刑者經歷這些比死更難受的刑罰後都無奈承認一切強加的罪名。他們被迫認罪後,如果不是立即處決,將會被移送到各地收容政治犯的刑地──「管理所」繼續服刑,當中大部分人會被送入「管理所」的「完全統制區域」勞役致死,只有小部分人送入「管理所」的「革命化區域」受「教育改造」後有機會被釋放,雖說有被釋放機會,但要在「管理所」服刑之後仍活著離開一點也不容易。

根據南韓統一部資料,脫北者去年的月均收入為141萬韓元(約10,700港元),只是普通南韓市民(218萬韓元,約16,500港元)的64%。而失業率亦高達9.7%,是普通市民(2.7%)的3.6倍。原因是他們的技能難以適用於資本主義社會的南韓,即使部分脫北者在北韓從事技術工人,但那些科技和技術在南韓已經是嚴重落伍。

中共向來是北韓的靠山,韓戰時中國派志願軍赴朝鮮半島,拯救危在旦夕的北韓人民軍;上世紀末北韓遭遇天災,中國輸入大量物資,使北韓免於崩潰。近年北韓恃着持有核武和導彈,向其他國家勒索糧食和藥物,美國、日本和南韓也不敢輕言對北韓動武,縱合內外因素,似乎這個政權不會擔心因管治差劣、天災或戰亂而倒臺。不過北韓君主從來不是安枕無憂,除了日常提防有官員發動政變,還要阻止國民逃離國境,這就是我們最關心的脫北者問題。十幾年饑荒可能使不少北韓人喪失批判政府的能力,可是數以萬計難民為了尋求溫飽或資訊自由而逃出地獄,然後把親友都帶出來,又向世人揭露北韓的生活,無疑會從內外動搖這個政權。而中國又是阻擋脫北者湧出的堤壩。

不良的蛇頭除了收取每一批成功到中國的脫北者數千美金外,當中會把一些錢不夠給酬金的脫北婦女或甚受騙來到中國的其他北韓婦女變成人口販賣的對象,賣到中國東北的各省賺取更多的金錢。因為中國的一孩政策和傳統觀念所影響,男多女少情況普遍,中國男子到適婚年齡仍未娶妻的問題嚴重,所以一些脫北婦女到達中國後會被送到農村強迫與一個素未謀面的男子結婚或送到各地的按摩院、髮廊等色情場所從事性工作。

南韓社會早於2005年起討論制定《北韓人權法》,但主張與北韓修好關係的政黨和團體以法案為南北韓關係帶來緊張氣氛為由而反對,《北韓人權法》一直未能得到南韓會大多數通過。反對《北韓人權法》政黨則多次提出支持南北合作和向北韓提供人道援助的法案,同樣不獲通過。美國和日本分別在2004年和2006年通過關注北韓的人權狀況立法的法案。

脫北者關注組將於十二月十五日(星期日)下午四時在北韓駐港領事館舉辦示威活動,要求北韓政府改善人權及立即廢除政治犯集中營。在金正日死後兩年,即金正恩掌權兩年,北韓的生活條件和人權的狀況與過去金正日時代相比,並沒有改善。在金正恩統治下,1,600萬北韓人民持續承受長期糧食不安全和營養不良的痛苦,北韓仍存在廣泛違反人權的事件。

「我不能跟你們合作」

在04-08年的數年間,每年都營救出約一百多名脫北者,離開中國到東南亞各國尋求第三國的庇護,而在06年第一批得到美國收容的脫北者他都有參與營救工作。他坦言,營救過程中他會擔心和害怕,不但犯中國的法律,也有家人的反對,但他覺得每次幫助脫北者,像是把他們從地獄送到天堂,很有成功感。

北韓人權電影節

為提高香港人對北韓人權和脫北者的關注,脫北者關注組將於8月10日至11日舉辦北韓人權電影節,期間播放五套有關脫北者的電影,包括首次於香港播放的《The Defectors: Escape from North Korea》和曾代表南韓角逐奧斯卡的《Crossing》。《Crossing》導演更會親臨分享其拍攝和個人經歷。電影節免費入場,場地座位有限,請各位盡早預留座位。

請捐款協助涂愛榮

涂先生在2009年逃出中國,輾轉逃到柬埔寨、老撾、泰國,他曾向聯合國難民署申請難民資格,但被拒絕。最近收到有關涂愛榮在中國的法律文件,有助涂先生申請難民資格。對華援助協會現正協助涂先生處理有關文件和向他提供生活援助。故此希望大家向涂先生伸手援手,捐款協助他申請難民資格和解決日常生活的困難。

特色北韓菜 - 平壤館

在現今的香港韓食店已可說是開得大行其道,但它們全都是以私人資金開設的,那可有想到北韓官方開設的飯店 - 「平壤館」一試?為了賺取外匯,北韓政府在中國不同城市開設飯店,單是瀋陽西塔區已經有四家,分別是平壤館、牡丹館、平壤香肉館、東明館。西塔的最大特色是同時容下北韓人、南韓人、甚至脫北者,比如說在平壤館對面就是南韓樂天集團的快餐店,相信很難在其他地方看到這個情景。

《後金正日的天堂》於本月中各大書局有售。為讓輔仁讀者先睹為快,《後金正日的天堂》現作網上訂購。所有輔仁讀者可以優惠價$80(連速遞費用)(書局零售價每本$88)購買。為支持四位作者,輔仁媒體承諾,在他們有盈利前,將以象徵式$1 提供此訂購頁面、相關SIDEBAR 廣告及FACEBOOK 分享,在他們有盈利後,才會收取回報。

中朝友誼

北韓人對中國式經濟改革有保留,但其實他們十年前也嘗試過,只是難產,兇手正是中國。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二日,北韓政府宣佈在與中國接壤的新義州市及義州郡成立新義州特別行政區,以深圳等中國經濟特區為參考,為北韓的經濟改革試點。金正日委任了荷蘭籍的中國商人楊斌為新義州特區的行政長官,實踐革新大計,可是十月楊斌在中國遭公安以不合法使用農地、欺詐及賄賂等罪名逮捕和起訴,其後被判監禁十八年。由於楊斌被捕,新義州特區計劃也被擱置。據稱中國擔心新義州特區計劃會變成中國人的洗黑錢天堂,在經濟發展上又害怕成為東三省的勁敵,因此逮捕楊斌以迫使北韓中止計劃。

脫北在中國(節錄)

從九十年代至今年七月期間,已有超過24,010個人從北韓逃到南韓。直至二零零一年累積只有1,993個,但在二零零九年這一年內已有2,914個。脫北者的起源自九十年代(一九九四年至一九九八年),當時北韓發生大規模饑荒災難,造成超過二百萬人死亡。雖然北韓政府稱饑荒為「苦難的行軍」,要求北韓人團結面對困難,但是經濟一直沒有起色。故此,脫北者甘願冒著巨大的風險,如被北韓政府槍殺,也要選擇逃走,向這個國家投下「不信任的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