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舊曲新詞

過去十年,他們的歌聲總是那麼的穿透,感謝他們陪伴許多人不論喜樂的晚上,希望未來也是如此。選了台語版本的無眠,覺得台語版的感情比國語版的來得直接。蘇打綠說這曲是一首關於愛情等待者的自我獨白,等待者最後像魚一樣,所以瑪莉用粵語填了一個關於魚的故事。

朝思盼慕如晏幾道
或聽風似孟浩然 漸覺辛勞
唯願把癡心相告 情意再訴
看雁已歸我仍留待相好
幾載暗逝 難覓歸途
驟怕身心都蒼老 偶爾停步
若朝思盡耗 恨天高地高
與君之約未曾到

(編按:歡迎大家去唱左佢錄YOUTUBE,標注番作者填詞就可以了:D)     《銀魂》是 […]

夢裡覓情人 讓我親 被抱緊 專屬情人 沒拜金 沒變心 可愛情人 夢裡深深一吻最終醒覺原來沒人

【舊曲新詞】萬惡基本法

想起了多年前在CCTVB不停洗腦式播放的《熱愛基本法》,今日再聽,內臟扭絞,頓覺嘔心。實在看不過三位歌手面帶虛偽笑容地唱「熱愛基本法」, 唯有把歌詞改做更為切合香港現況。

《紅蓮》一曲的完整版穿插了德語獨白,跟《進撃的巨人》故事一樣,任君代入。REVO的詞,算不上顯淺,印像最深的還是那句「家畜安寧/虛偽繁榮⋯⋯」與日語相比,粵語填詞上有很多限制,有時亦很難避免過於複雜。這曲連德語的版本也有了,瑪莉想挑戰一下完整的粵語版,跟自己或別人過不去。因為偏愛女聲,所以連那個版本也填了。

(編按:舊曲新詞分享,歡迎任何人拿去唱~)曹格有首曲叫《沉默玩具》,玩具一向都沉默,而人一向都喜歡代玩具說話。如果玩具會說話,也不一定會像人一樣多話。更矛盾的是,當人應該說話的時候,往往卻是沉默的。

瑪莉並不特別鍾愛描寫分手的歌,這些歌容易讓人代入,然後不免傷感一翻,因此寫了一首「另一種形式的看不到」的版本。你知道每個人心裡都有扇窗嗎?有時候我會關上自己那扇,當時間過去,發覺關上窗的那個自己,很陌生。流連街上的人,各有各的原由。瑪莉非對無家者亳無偏見,只是同理心所發,聖誕的時候我會想聆聽街道的聲音,多於教堂的聖詩。佳音與街音,本來就有著一種微妙的關係。

我們為《目擊者》賦上新詞,成為一首真真正正書寫「六四事件」的歌。JLP預計將於2012年6月4日前完成《目黑者》的錄音工作。然而,二次創作這首歌曲的詞人圓瑪莉希望將作品的擁有權獻給毋忘六四的各位。如果,你們覺得《目黑者》能夠寫出你們的心聲,又不介意為自己的心聲獻出你們的聲音,請你們把意願傳送到[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