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芬蘭

在斯堪的納維亞踏入聖誕前夕,首都斯德哥爾摩有近萬人集會抗議納粹主義及反對種族主義,瑞典多個主要城市,包括Luleå及Malmö,亦有零星集會呼應首都的萬人集會。根據瑞典電視台(SVT)報導,多達萬六人出席斯德哥爾摩的"No to Racisim"集會,反擊一星期前於斯德哥爾摩郊區的納粹騷亂同近期針對新移民特別是亞拉伯裔的暴力襲擊。

北歐教育衰落?!

Economist根據Pisa 2006 及2012所作的排名分析:瑞典和芬蘭大倒退。跟瑞典友人Per談起OECD,對方更不以為然的表示結果正常,批評瑞典教育如何不濟、師資何等惡劣。丹麥同事Magnus更加口說北歐的教育差劣得過份,所以才會免費的給北歐人去上 。

這十年來,我從台灣走到國際,看著別人的國家一年年的進步,回顧自己的家鄉,實在很難找到樂觀的點。年輕人對未來失去希望,也沒有好的典範可以學習,失望之餘,開始重視飲食娛樂,每天都在facebook看到他們上傳的美食美景。你怎能怪他們呢?看不到未來已經很悲傷了,連「吃」跟「玩」都沒有,人生還剩什麼?應該是「我們」要檢討,為什麼年輕人寧願把錢拿去學雷射飛針微晶瓷,而不是治病手術搞研發?為什麼「我們」沒有給年輕人,一個更吸引人的未來?

在芬蘭,約七成小於三歲的孩子,都是媽媽自己在家照顧的。因為大部份芬蘭家庭都認為,托兒服務很難完全避免照顧者或環境的轉變,而幼童最好是在穩定的環境中生活,若能始終由同一個人照顧較好。那麼,如果外出工作的母親和在家照顧兒女成長的婦女皆有社會貢獻的話,那只有外出工作的人才有退休金,便對在家照顧孩子的母親十分不公平!於是,「居家育兒津貼」的政策終在1986年獲得通過。以2004年的金額為例,第一個三歲以下孩子可獲發每月294歐元,超過一個孩子在三歲以下再多84歐元,有任何其他學齡前孩子再多50歐元。即假設帶著半歲、2歲和5歲三個孩子的母親,每月的「居家育兒津貼」就有428歐元(即使現時歐元匯率低,依然有4103港元;即使是兩個三歲以下孩子也有378歐元(3624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