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英國

因此假如梁振英要令到香港「不能不考慮經濟後果」而放棄和中國討價還價要民主,很簡單:盡快把香港的盈餘花光!

而很奇怪地,一班理論上要爭取香港民主的左膠以及大中華膠,也是朝着這個方向進發,把香港變成蘇格蘭一樣的「社會福利天堂」。香港要是啃光了家當,那到你有本事當家作主? 左膠和大中華膠到底想香港有民主還是沒有民主?

其實港獨的唯一疑問就是:到底獨立的風險在那裡?

英國政府之所以同意蘇格蘭公投,原因就是蘇格蘭民族黨 (SNP) 在2011年的蘇格蘭議會選舉前,在其政綱宣言 (manifesto),宣佈了要進行公投;由於 SNP 在是次議會的 129 席之中,贏得了 69 席超過半數,贏得議會的絕對控制權,在英國的憲政慣例 (convention) 之中,即代表公投得到了絕對的民意授權 (mandate),倫敦政府如果阻止,是違反憲政的慣例,只會令局勢火上加油,因此倫敦政府的算盤是「以快打慢」,希望迫愛丁堡於時機仍未成熟的2013年公投;反之愛丁堡方面卻希望拖延投票

失去鹹味的鹽

蘇格蘭人對9月18日的來臨都越漸緊張,在街上看到不少窗戶上都貼著「Yes」字樣的貼紙,當然亦看到蘇格蘭保守黨、工黨、自由民主黨(反對獨立的黨派)貼著寫著「No」的貼紙,也就是回應公投票上的問題:「你同意蘇格蘭應該是一個獨立國家嗎?」但縱使意見分歧,黨與黨之間都是共融的、理性的對峙,甚至能在一家的窗戶上看到「Yes」和「No」的貼紙並列。

蘇格蘭獨立公投

假如暴力可以將一個民族強行納入一個「國家」的版圖,看來難度不大,此即所謂「槍桿子出政權」之類,不算新聞。但要本土民族不會萌生「獨立」的想法,這個看來即使是「統一」三百年之後,也解決不了。其實大清帝國又何嘗不是如此下場,大英帝國又是否可以倖免?

年輕人要認識新的朋友,適應一個新的環境其實不太難。特別在大學,大部分的學生跟你一樣,是這個城市甚至這個國家的新鮮人,只要肯說點英文嘗試一下,要認識到來自不同大洲的朋友很容易。若你是來讀中學的話,你更有足夠的時間慢慢的融入本地生活。

不代表夏天的夏令時間

所謂「夏令時間」,和夏天可是一丁點兒的關係也沒有。基本上,每年夏令時間的開始,和當天的天氣總是諷刺的相反:本年度的情況不算誇張,但昨天時鐘撥快的那一天,Durham還在下雪…

英國一間語言學校一月寫信給西班牙首相拉海,表示可以為他提供免費英文課程,改善他的英文程度。

蘇格蘭將於本年九月中旬舉行獨立公投。隨着日子逼近,英國各界開始熱議蘇格蘭成功獨立的可能後果,尤其是蘇格蘭獨立後與英國以至其他國際機構的關係。當中,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於二月的一次訪問中,宣稱蘇格蘭要加入歐盟可謂難比登天。此論旋即引來蘇格蘭的批評。

Living Out 有咩好處?

在英國讀大學,Living Out(搬出宿舍和朋友們合租)是再自然不過的一件事,更可說是成為社會一份子的一門必修課。在某些大學,非第一年的學生甚至沒有留在宿舍的選擇。今年的我也跟隨大隊,和朋友們在大學附近合租了一間房子。

曼市 – 雖然出動前曼聯大帝簡東拿,但法國啤酒品牌 Kronenbourg 的廣告依然在英國被廣告標準管理局 ASA禁播,理由?廣告內容不實,誤導市民。

伯明翰 - 當地一名插畫師屠夫先生 Joe Butcher 突然成了網絡紅人,全因為他為了排解長時間通勤的寂寞,他利用手上的筆和紙,配合附近乘客的身體,合成了一幅幅搞笑的卡通。

直布羅陀的城邦身份認同,是1950年代開始形成的,形成原因固然不止一個,但最關鍵的因素,就是戰後佛朗哥政權不斷施壓,更不惜陸路封鎖直布羅陀,以求英國將直布羅陀交給西班牙,但這反而使直布羅陀人民對西班牙這個國家,離心離德。

另有:英國內政部一度拒絕世界杯期間酒吧深夜開業|奇異網上廣告 齋露肉無貨睇?|冬季奧運會廁所不准用針筒?不准釣魚? |德國瑞士爆發Pizza大戰|網民「摩擦力」極高 連CBS WI-FI密碼都發現|

待客

錢能買愛心嗎?錢能量度體恤嗎?客人當有感恩之心,主人亦當有禮待之情,這種情誼非金錢能夠衡量。這種禮待,不只是物質上的滿足就算了,而是要有情感的投入–––熱情的招待。客人不應苛求,然而當如果對方不當你是客人,只是冷漠地自以為自己在施捨他人,那麼客人就當離去了,免得承受這種被施捨的屈辱。

格拉斯哥的一杯熱茶

從打扮看起來,跟我剛才約見的那位大學教授沒有兩樣。只是,他竟然坐在連鎖超市「Co-operative」的門前,拿著紙杯向路人討零錢。超市裡面最便宜的三文治其實只須兩鎊,但這價錢幾乎已經是他杯裡所有便士加起來的總和。

自從我前往祖國(編按:佢指英國……)留學以來,我患上了極為嚴重的思鄉病,情緒猶如紅葉,由高處的枝頭輕輕飄落在低處的泥濘。我不適應環境。我不適應那種比香港落後三十年的交通,我不適應那種比香港高三四倍的物價,我不適應那不堪入目的疑似食物與食材,我不適應那種虛偽的英國文化–––總之就是不適應。但我直到最近才發現,原來有一個民族,從來也不適應,也沒有打算適應異鄉的環境。強烈的不適應,使他們甚至大規模的改造環境,建立起一整個自己所適應的社區。

頁 1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