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范國威

上星期范國威提出議案要求特區政府制訂政策應以港人優先。只以四票贊成被大比數否決成為新聞。雖然即使議案獲得通過亦沒有約束力。然而當日還有毛孟靜、黃碧雲和TreeGun等人作出修訂,泛民各黨的投票取向各有不同,正好將動議並列比較,以看清各派在本土優先方面的立場。

陳景輝的反駁或者評論,還是一貫的語意含糊、脫離現實。李怡說香港其實沒有「右」,陳景輝則說香港不只有「右」,更有「極右」,嚇死人。「左膠」為一國犧牲本土利益,可謂鐵證如山。孔令瑜等人念茲在茲家庭團聚,為此可以不顧本地承載力,可以犧牲本地人(包括新移民)的福祉。毛孟靜范國威的本土優先聲明是包括小數族裔、非中國血統香港人的共融願景,而孔令瑜等人的聲明與毛范可謂相近,獨是沒有小數族群那一筆只顧黃皮膚黑眼睛「中國人」在香港拿多少權利,怎麼不是受一國的意識形態所支配?

香港只需要香港人

近年已有很多報導單程證的審核制度不公平,有主事的官員涉嫌受賄,令真正以「家庭團聚」為由的中國申請人苦等多年也未有結果。幾位廣告聯署人亦有提出單程證審核制度若繼續由中國政府掌控的話,其漏洞仍會一直存在。再說,香港的資源有限,從前,很多新移民因為怕別人看不起,會努力融入社會,漸漸成為香港人,故此,絕大部分香港人都是刻苦耐勞,未到最後一刻都不會向政府求助。自九七後,來港的中國新移民都急於申請公共房屋及綜援等,實際上正與香港本土人士爭逐資源。每日一百五十個名額,十六年下來已經差不多八十萬人。若這名額還不減少,香港人還要繳多少稅款去供養這些新移民呢? 別忘記,他們對香港未作出任何貢獻的,雖然這個說法較為殘忍,但卻是事實。

[email protected]議會封殺,配合中共喉舌的「新香港人論」高唱入雲。連「港人優先」都會被扣上「歧視」和「分化」帽子,整個中國派聯盟喊打喊殺聯署反對兩個本土立場的議員,後者明顯在建制上顯得勢孤力弱,但民間抗陸民意卻沸沸揚揚,威脅到許多以「服務」新移民為主的組織的既得利益。所以他們伙結販賣「民主救國論」多年的民主黨公民黨等勢力,拿著「家庭團聚」的天條在「單程證制度」附近加裝鋼絲圍欄,再抹黑全港市民都是歧視新移民,以期令「單程證制度」成為一個神聖不可侵犯,談都不可談的問題,以保證他們現有的組織利益不受威脅。

雖然建制派不斷以各種手段打壓收回單程證審批權的訴求,並以「分化」、「排外」、「歧視」等詞語妖魔化有關政策討論,但范國威表示絕不退縮,並在今天立法會辯論其提出的「港人優先」議案時,就人口政策、教育、房屋、勞工和旅遊政策等五大政策範疇提出「港人優先」的政策倡議及進行辯論。

獨媒編輯室 Facebook 推介中大左翼的文章,抹黑范國威、毛孟靜等立法會議員為「披著羊皮的狼」、「排外三子」,林忌早已在福佳專頁原文貼出;獨立媒體做完就唔認數,自己抹黑就得,林忌反駁這是「屈本土派」,他們居然反過來說:「我們相信李先生本人無意加入所謂的左右之爭,但卻被肆意用作抹黑獨媒的工具」

有圖有真相,所謂「歧視」的廣告,有邊一句係「歧視」?梁振英的「盲搶地」做法是錯判形勢,現時香港並非缺地,而是新增人口太多。 (請問,新增人口太多,歧視誰?)由回歸至今,每天 150 人,超過 70 萬的大陸人最得單程證來港定居,港人的平均居住面積越來越少。 (請問,是不是事實?)政府應取回單程證審批權,減少輸入人口,以「源頭減人」的方式針對房屋問題的核心。

左膠的邏輯和恐懼

周澄but之後的內容是「用甚麼準則審批」。這就好比身無分文的人說:「我當然想變得有錢,但問題是,假如明天我真的變有錢人了,我會怎樣使用這些錢,這是才重點。」一般人是不能理解這種本末倒置的講法的。窮人,首先要想的是如何賺錢;窮人當然可以想,有錢後是要買牛肉還是買高達模型。但重點一定是怎樣賺錢;而不是首先解決了有錢後如何使用才更有價值/更符合道德這些問題後才去想賺錢的方法。搵唔倒錢,一切都是空談。

在這批左翼眼中,「新移民」永遠是弱者,是需要被包容的一群﹔相反其餘香港人就是欺壓和歧視他們的法西斯主義者。本地人以香港空間有限,不能容納更多的人,左翼說這是剝奪新移民家庭團聚的權利﹔你跟他們說他們有回到大陸一家團聚的權利,他們說你是排外、法西斯﹔本地人指中國以香港無審批權的漏洞無止境用新移民、走私客和劣質遊客殖民香港,左翼又說你不夠包容﹔你跟左翼講西藏新疆,左翼就跟你說英美澳加﹔你再講外國文明社會也有移民審批政策,左翼就跟你講普世價值﹔你說怎麼施君龍這樣的殺人犯都可以入籍,左翼就跟你說仇人也是鄰舍。總之龍門任你擺,飄移境界。

中共極權操控香港政局,在野黨派倡議民主憲政,本應眾志成城,但是張超雄議員選擇了犧牲其他同志的聲譽,就算據今日范國威譚凱邦的聲明,張議員的指控不涉最初主場報道的「歧視」字眼,然而其指斥范國威等人「把本港的房屋、生活空間等問題,純粹歸究新移民」卻是彰彰明甚。草率聯署,高調撤回,然後諉過於人,張超雄的確可向左翼國際主義的同志交代,卻陷了范國威毛孟靜於不義。

乳鴿離巢,是時候了

古時商紂王失德,箕子言:「今誠得治國,國治身死不恨;為死終不得治,不如去」。民主黨爭取民主二十年幾年,現在卻連民主是甚麼,都搞不清楚了;特首提名方案,都說要「咨詢巿民」。黨的主張是甚麼呢?要爭取甚麼呢?迷失了,猶豫了,不敢負起責任了。關心政治的大眾預測,將來政改方案民主黨會再次出賣香港。到時離亡黨也就不遠了。乳鴿與其無謂殉葬,不如學箕子出國,留民主血脈。

「請後生仔真係好抵。」

我問題不多,見畢業生就問一句「你剛畢業,點解我地要請你?」若後生仔答「我肯學習」,Fine ,我們不是開學堂,我教導你還要我出糧?答「我會努力貢獻公司」嗎?很好,有奴隸DNA,但你無經驗我又點請你去貢獻?而那些有得幾年經驗的應徵者嘛,一兩年轉一次工可以嫌Jumpy 會坐唔定;做得三五七年無轉工,即是只有該公司的經驗啦,視野狹窄又點Offer 好價比你?Rehearse 好完美答案太無個性了,我不知你性格是否真的適合我條Team?倒不如請大陸人夠直率,人工還平兩成呢;你答得真實嗎?那就不夠世故了,年輕人不應那麼率性呀。

特首辦在回應本人信件時,指出有關數據內「通常有人居住的非住宅單位」,包括老人院舍、醫院、寄宿學校和監獄等,暗示本人未能準確評估本港私人住宅單位空置情況。然而,根據本年度統計處發表的「香港統計數字一覽2013」,在「房屋及物業」統計部分中,註釋說明「私人永久性屋宇」單位,不包括非住宅用途、酒店及院舍內的屋宇單位(見上圖)。范國威不明白,為何梁振英誤以為有關數據包括老人院舍、醫院、寄宿學校和監獄等單位數目,以致他對本港土地供應和房屋供應的判斷失誤。

語言反映思想,也影響思考。務虛而且詞不達意的措詞,反映政府可以隨時反悔,不負責任及胡作非為的作風。香港自我放棄原有的優雅譯名及務實措詞,跟隨大陸一套,是赤裸裸的賣港行為。如這是中港融合,實是赤裸裸的殖民主義,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已變成謊言。

我姊姊和姊夫是平常的八十後,大學學歷,一直以來都聽社會的話努力上進。畢業以後,要交家用、要還學費債。他們結婚、生女、成家,還是沒有一個家。申請公屋,不合資格;私樓付不起首期;打算買北區的樓,圖它地段較便宜,又怕女兒唸幼兒園的時候要跟雙非兒童爭學額。不幸的話,被迫跨區,一大一小,喊都無謂。

新民主同盟立法會議員范國威將身穿自製的「血衣」,就何俊仁議員提出的「毋忘六四」議員議案發言,以「血衣」迫使北京當局及議會內的建制派議員正視六四事件的血的教訓。在未來日子,我們必須「為六四翻案」,為六四殉難者討公道,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