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莊子

井底之龜

「何以捨『井蛙』而不用,自創『井龜』?」惟有硬著頭皮始末陳情。最後囁嚅道:「學生性拙,未知此辭是否合用,望教授明以教我。」豈料教授微不怒反笑:「呵,無妨無妨,汝甚得我心。中國文化源流長,文字高古,前人朝夕講論、研精覃思,推敲一字一辭,已達巔峰之境,豈里巷鄙言所能狀其超妙耶?今汝能自創新辭,足證做學問頗具心得,且頭腦靈活、敢於創新。冀望他日能循此途徑,精研學問,則庶幾近焉。」

「又開會?唔好啦」

開會對很多「打工仔」來說是一件苦差。原因有很多,但一字可記之曰:悶!白影倒很喜歡開會,因其眾生相的確有趣。有老氣橫秋的老鬼,總以為自己在控制會議流程,其言論卻不斷重複大家已知的論點,令會議進程原地踏步;有唯我獨專的「有佢講,無人講」的「惡霸」;有自以為是提出的所謂獨到見解,卻是不合現實的天馬行空;有「垂簾聽政」的現代慈禧,所謂開會只是「門面功夫」,實一人專政;有只會不斷「BAN」人的「悲觀主義者」,說那不行這不行,但不會提出任何有建設性的意見……形形色色的「開會怪物」,他們總喜歡把簡單化為複雜、把眾所週知的說完一篇又一篇、把本來三十分鐘可以解決的議題弄到三小時,所以大多的「打工仔」在開會期間也變得「沈默寡言」,只望盡早離場,好一個「啞仔食黃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