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菲律賓

讓他們再次笑起來!

我們發現市內唯一的公立醫院被完全摧毁了,除了吉萬市外,包括週邊地區共十一萬人頓時失去了醫療服務,除了支援當地還在有限度運作的門診外,盡快提供住院服務以照顧病情嚴重的病人以及待產的孕婦成為了當務之急。晚上跟後勤人員開會,問他要多久才可以建立一間病房,只見披頭散髮的他口中吹著一口煙,低頭尋思了一刻,當煙在空中慢慢被吹散時,他說:「只要一天!」

無國界醫生不是只有醫生

救災的前期往往是以後勤人員為主導的。中文名叫得不好,這些後勤人員其實走得很前。他們要與當地政府與給一眾救援组織協調,交換訊息,避免重覆救援工作。管理數以萬噸計的救災物資,與及大量的救援人員。他們要出去探路,尋找可以前往災區道路的同時,也要評估各項安全考慮。租借汽車,船,甚至直升機以運送物資。這些都不是醫療人員如我般可以勝任的。

聽過朋友說,因為人質事件,菲律賓人不值得別人救助,每一次聽見,我都會感到心痛。當然我也痛恨那班無能塞責的菲國官員,但是受災的人民是無辜的,這次災難之龐大,是無論如何菲國政府不能單獨處理的問題,假如我們不挺身而出的話,就只能夠看著無辜的人們一個跟一個因為缺乏支援而死去,跟人質事件的死去的人一樣。看著無辜的人死去的話,我們可以開心嗎?

捐不捐

菲律賓受颱風吹襲,死傷慘重。香港人是否應該捐錢?人質事件,菲律賓不願道歉、不願賠償;總統嬉皮笑臉,滿口歪理,還拋出本市左膠最喜歡的「文化差異」論。天災無情,人間有恨——你會不會捐?我知道,本著「人道精神」的傳統,大部份人還是會捐,反正香港人錢不是少。可是我們心裡捐得是否服氣?我們是如此大愛,還是為了服膺「人道主義」,於是壓下怨恨,心不甘情不願地作違心善舉,只為顯示自己接通普世價值以及寬宏大量?

香港人又應否雪中送炭呢?這個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伸出援手是應該發自內心的,捐錢應是自發的。放下國仇家恨,不對於要無條件去愛。雖然仁者安仁,知者利仁。但在現今世代,單單講仁是會仆街的。作為一個資料提供,菲國的智障總統早前(11月11日)於電視上發了一個公告,當中有提到有很多國家已伸出援手,留意當中是以「國家」為單位的,故此個人而言,白影不太同意香港特區政府裝好人去捐錢,只怕人家亦不會領情。有人會說,那些錢只是給災民而不是給那個智障,但甚麼事也離不開政治之下,特區政府不應只考慮到人道立場,作為一個政治體系,在緊張港菲關係下,「停火」已是合適的政治舉動。

翻查文件發現,在2012年,颱風寶霞引致1,146死和2,666傷,受災人數超過六百萬人。於是,賑災基金曾於2011至2013年度,撥款近一千九百萬港元給非政府機構到菲律賓進行「風災災民賑濟計劃」。而今次菲律賓風災比上次更加嚴重,有近一千萬人受災、近萬人死傷。若果參考上次的撥款賑災比例推算,賑災基金委員會今次應該將要撥超過五千萬港元進行賑濟計劃。

幾句說話,指自己忘了梁振英的名字,明眼人都知道這只是一種政治手段,而非真的忘記了他的名字。背後的意思呼之欲出—我阿基諾,睇你梁振英唔起,完全唔會放你在眼內。尊重你?算吧啦!要我就人質慘劇道歉?發下夢好啦!這段話流傳出來,香港網民大多是想起了當年高登討論區的金句「而我不知陳偉霆是誰」

無恥,不過是一種文化而已

梁振英當日之所以能振振有辭地吐出千古名句「印象中我冇講過我冇僭建」,因為他只知偏執於「有說過」或「沒說過」的表意爭論上,卻徹徹底底迴避了「有否僭建」這關鍵主旨。將廣義扭曲成狹義,將深層的主旨討論反芻為膚淺的表意陳述,這不是甚麼「語言偽術」,是明目張膽的偷換概念。如果耍咀皮子都算是「文化差異」,難怪梁特首對阿基諾三世表示理解,還天天呼籲我們要「包容」湧港自由行的「文化」,因為在他眼中,無恥卸責、砌詞狡辯,也不過是一種文化而已,隨處便溺、爭先恐後等等醜態,相比之下簡直是小菜一碟,香港人沒理由啃不下嘛。

國際傻瓜喪權辱港

香港長期以來標榜自己是「國際城市」,但卻可笑地鼓吹「應只談經濟不談政治」,結果就變成一個「不懂國際政治的國際城市」。國際政治詭譎多變,各國各地在爭取自身利益(包括香港自以為懂的經濟利益)和尊嚴時,都會使出一切可用的政治手段。除非香港不想面向國際,否則堅持只談經濟不談政治,甘願續當國際政治和外交的吳下阿蒙,就會連基本的尊嚴都保不住,還能跟其他地方作利益上的討價還價嗎?

在處理本港大小事務上,不少港人亦有同感,梁振英傲慢的姿態並不遜於阿奎諾,但在外交出訪上,卻處處忍讓,雖然菲國並非小國,阿奎諾作為一國總統,相對於梁振英只是中國其中一個特區的行政長官,身份級數上確有差距,不過,中國外交部已對今次兩方談表明支持,在事件上獲中央撐腰下,梁振英卻選擇接受「接見」的安排。在處理本港大小事務上,不少港人亦有同感,梁振英傲慢的姿態並不遜於阿奎諾,但在外交出訪上,卻處處忍讓,雖然菲國並非小國,阿奎諾作為一國總統,相對於梁振英只是中國其中一個特區的行政長官,身份級數上確有差距,不過,中國外交部已對今次兩方談表明支持,在事件上獲中央撐腰下,梁振英卻選擇接受「接見」的安排。

人民力量議員陳偉業建議限制菲傭入境,以經濟制裁逼使菲方道歉。這建議似乎是參考過今年五月台灣的做法。當時台灣漁民遭菲律賓公務船射殺,台灣政府對菲律賓實施11項經濟制裁,成功逼使菲律賓於三個月內向台灣道歉並賠款。那麼,香港到底有沒有條件去經濟制裁菲律賓呢﹖不如先看看一些數字。

看到梁振英「震哂」咁跟香港記者交代與阿基諾會面的景象,我即時想到:嘩!使唔使呀?你一定好大壓力啦,要跟你說聲「加油」呢!對住菲律賓總統,人地講幾句耍下你,你就嚇到變左做「縮頭烏龜」,一點膽識也沒有;相反,在香港的時候,你就大大聲義正詞嚴批評反對派胡亂向廉政公署投訴,並要求舉報者跟林奮強道歉

遙祭港人英靈

相比之下前一陣子台灣漁民被菲律賓軍方槍擊台灣政府不但能在短時間與菲政府交涉最後亦成功追討賠償這正正是台灣政府贏得民心之措舉。相反菲律賓政府蔑視香港特區政府慘劇快將三年人質家屬多番奔波最終亦未能為死去的家屬討回公道菲律賓政府連一個公開的道歉也欠奉。 在慘劇發生後香港特區政府立即對菲律賓發出黑色旅遊警示至今仍未撤銷。 對死難家屬而言公道比賠償更重要菲律賓政府一直拖延下去相信這旅遊警示亦會繼續生效。

梁粉 又稱涼粉

「同菲律賓開戰囉」、「要追就追菲律賓政府,追港府做乜」。這是什麼的說話?做人會如此涼薄?老實說,這真的不是什麼挺梁還是倒梁行為,菲國之事早在曾蔭權時代已經有,當時港人一早要港府有堅實行動以嚴格對待菲國以加施壓力,但當局沒有做,直到現在梁班子,港府仍然是毫無動靜,港人並不一定是倒梁,而是對港府的行為失望。

作為一個香港人,我們悲哀的是生活在一個無能政府之下,面對大是大非,只見到一個縮起了的龜殼。三年來,死難者家屬不停的奔走,為的是希望能討回公道,可惜菲方連一個正式的道歉也沒有,至今我腦海中仍然浮現著亞基諾三世的冷笑,老百姓的生命難道不值得政府的保護嗎。當我們看到警方過往幾年的執法手段,如果這種強悍是用於對待菲律賓政府,相信政府的民望一定會上升不少。

即使大部分在港外傭受到法律保障,她們的處境依然十分脆弱 ;與身處其他地方的同胞一樣,逃不過被孤立的厄運。僱主違反勞工法例屢見不鮮,例如刻扣工資、不人道對待她們(例如以廁所作為外傭的房間)、要求工作超過十六小時、言語攻擊、性騷擾甚至性侵犯她們等。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