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董建華

「伏明霞老公」這個印象沒有問題,盡其量亦只是主婦們茶餘飯後的話題,前者才是對梁錦松的重大打擊。「偷步買車」是指2003年梁錦松在財政預算案中宣布加汽車首次登記稅前,在1月18日購入一輛凌志房車,卻沒有申報利益。事件曝光後,公眾嘩然,並指責他以權謀私,其後他向時任特首的董建華請辭,但被其挽留,並向公眾道歉。「偷步買車」成為梁錦松政治生涯的一大醜聞,其後他亦沒有任何「將功贖罪」的機會,因為「SARS事件」及「廿三條立法」伴隨著「偷步買車」事件出現,而梁錦松亦由於隨時可能被廉政公署起訴,為免出現在位高官被起訴的尷尬情況,而再次向董建華請辭並被接納,財政司司長一職由唐英年擔任。

「佔領行動對社會造成很大傷害」,這句話任何人都可以說,唯獨所有前朝現屆官府中人,包括董建華,完全沒有資格。若說佔領傷害社會,過去十七年多,包括董建華在內一眾對香港所做的,就是謀殺。是誰在金融風暴後章法大亂,政策缺失致樓價暴瀉,泡製出一個又一個「負資產」,令多少人走上窮途末路,家破人亡?

董伯伯

董先生以副國級領導人身份晤傳媒,依然跟十多年前那個「董特首」沒太大分別(05年時他已經很老了,9年來變化其實不算大)。相比梁振英眉宇間的深藏不露,曾蔭權的詞不達意兼不時狗嗡失言,董建華的慢條斯理、不慍不火、還有那些熟悉的尾音,給人的感覺還不算太差。我知,他是收到「柯打」才現身,但至少幾天以來,身邊沒有一個朋友像鬧狼英般鬧這位已77歲高齡的伯伯。

一條道走到黑的梁振英

在官場上,梁振英被貼上生人勿近的標籤,曾經的同路人一個個都選擇明哲保身,餘下幾個還願意跟從他的,要麼是貨真價實的無懶惡棍,要麼是羅范椒芬蘇錦樑這樣趨炎附勢的小人,要麼是陳茂波吳克儉這樣一直愈幫愈忙的老弱賤兵,他還可以信任誰?難道只能依靠憤青般的張志剛嗎?

香港問題核心既不在政客私德有虧,亦不在香港市民政治意識低下,更不在香港社會未成熟,而是制度跟不上社會發展。政治制度為制度之根本,有着分配社會資源的功能。目前香港的政治制度過分保護已佔據社會經濟優勢的少數人,讓他們可以運用公權力進一步剝削低下階層。在發展過程中,我們或許需要這種制度讓社會能夠有效率地發展。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老董的重點是「很好心」地:希望公務員「有工作動力」,於是採用了商界的「合約制」來「加以鞭策」,又採用了「外判制」來減省人手,進而將各種公共產業「脫離公務員之手」,大力推行「私有化」讓「市場力量」來主導各種與民生息息相關的服務發展,包括了鐵路商業化、公屋商場改為上市基金(領匯)等等。

而其實「公務員價值」的衍生範圍,也同樣包括中學以至大學教職人員的編制。教改第一件事就是要「踢走懶惰的教師」。各位難道看不出,這和「修理公務員」的「老董價值觀」,是同出一轍的嗎? 在社會保障方面,更拆掉了租務管制、廢掉了屋居、更企圖廢掉津貼教育搞所謂「直資」。種種方向性的決策,全部都是朝着「森林定律」的「原始資本主義」進發。這些森林定律,在文明社會早就被丟進垃圾桶裡去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