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蔡東豪

[email protected]處的,在於他們對後輩的態度。岳不群收林平之作弟子,是為了《辟邪劍譜》。君子劍與令孤沖由師徒關係變成反目成仇,也是自看不順令狐沖桀驁不馴的性格而始。讀到此,不妨比較一下「陳冠中那一代香港人」對下一代的態度又是如何?隨便引幾段新聞︰《八九十後欠獨立點搭車都要問》、《港大畢業生驕縱 失僱主心》,又或者看看蔡東豪先生在《國際先驅論壇報》的鴻文。買不起樓,是你們沒本事﹔發點牢騷,是你們不包容。

人會讀歷史的,我們就是「重視歷史,尊重經驗」才鬧民主黨,蔡東豪卻出文恃老賣老講「那些年」的體驗,主觀地「很刺耳。我聽後有點不舒服」,卻不懂客觀地看民主黨一路走來,始終唔得,主觀的人有盲點,客觀的人有理性,幹嗎上位者常鬧後生仔無理性,今次身份轉了?再看下去,讀懂了,「最近看到她在《國際先驅論壇報》撰文談香港民主進程,我想反問批評她的年輕人:你們有刊登這些文章的份量嗎?」原來要有刊登這些文章的份量才能批評。

識時務者蔡東豪

以原復生、余就風、孔少林等筆名,練出獨步文風,後以真名在壹週刊蘋果日報寫不同欄目,劍磨利了,加上在商台經驗,跟幾位拍檔打天下,開了主場新聞,以提供新聞及各類資料彙集影響社會。這樣的形象打造,實在無邂可擊,體魄強健、成功人士、關心社會、兼容謙學,我敢說他的影像可比美張智霖謝霆鋒,蔡東豪走出來話佔領中環,如何不令人感嘆這人是如此完美。正當傲將軍以為他不會得罪人的時候,他恨恨的跟年輕人,不,應該是反對民主黨劉慧卿的人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