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蔣麗芸

事實上香港人拍拖,要搵個地方比較大動作地談情十分困難,君不見全港稍為有私隱空間嘅公園每晚坐無虛席?如果發多啲時鐘酒店牌,理論上同電視發牌一樣,有競爭先有進步,響收費、設備、衛生各方面都有改良的話,啲人僻室談情(編按:仲談?)嘅空間大咗,拍拖拍到加入婚姻這一種邪教(史兄新書名,十一月出版)嘅機會又大啲,長遠嚟講係可以推高結婚率,如果生育同結婚係成正向關係,咁的確真係可以提高生育率。當然,呢個只係理論上咁講,我從未幫襯過,唔知裡面咩環境。不過如果蔣麗芸真係成功爭取香港嘅時鐘酒店「Love Hotel化」,遍地開花的話,可能會有道德團體聲討佢了。

其實呢套短片只係民建聯campaign的一部份,這個campaign還包括一個「發現年青人出現沉迷上網現象」的調查,似乎將來會有更多相關的地區服務。他們說多數青少年每天上網2小時,那其實遠遠不到沉迷的程度--香港人每天看沒有養分的東張西望和三線肥皂劇,那至少都有3小時,但我們不會說大部份香港人沉迷電視。這個campaign的目的,其實是製造「青少年學壞晒」的印象,從而去吸引他們的最大嘅票源--師奶阿叔家長。

其實民建聯、新民黨都唔係咁衰啫|愛港力的出現,讓大眾感到一種窒息的感覺 - 粗暴、無理取鬧。於是有很多人,包括不太關心政治的人,都非常討厭這個組織。但是,當大家都將注意力放在愛港力身上的時候,就會很自然在腦裡作出對比,然後得出一個結論:其實,民建聯呀、新民黨呀都好和平、幾理性、講道理呀,唔錯喎!

曾鈺成不是好人,但其確有政治識見。梁國雄曾說過非常尊重他,很少批評他,甚至黃毓民也曾說他主持會議時客觀公正。曾鈺成說下屆行政長官選舉,中央政府不可能篩走民望高者,否則後果堪虞,令香港無法管治。這當然不是甚麼獨見,但在建制派中,的確只有他敢講。你說他做戲博支持嗎?可能是,但這戲確實很多人受。

有數量龐大的盲毛家長,香港不用想甚麼性教育。停留在橫切面就好,個個都是生物學家就行,其他不用知道。避孕不用知道,因為家長不想「鼓勵」學生做愛,於是不設防有之、計愚蠢的安全期有之,總之有沒有套,都會做;有套的可能戴錯;冇套的可能沒有門路可買;貪小便宜買到強國的可能會悔恨終生。在香港,事後丸又是處方藥物,好像生怕少女們能夠成功避孕的樣子。

懷念劉江華

觀乎蔣小姐的痛罵長毛的表現,不禁令人聯想起當年抗金名將韓世忠之妻梁紅玉;其氣勢之磅礴,用字之激昂,論述水平之高,卻又稍勝當年紅玉擊鼓退金兵,直逼當年董太的「洗手洗手洗手」,真可謂「巾幗不讓鬚眉,短髮可勝長毛」。但隨着筆者年紀漸長,熱情漸滅;對於如此激烈的舌戰已經無甚感覺,老人家難免懷念起當年辯論技巧出眾,卻有道貌岸然,深的曾鈺成真傳的劉江華。

別讓蔣麗芸得逞

試問一個智力正常又知羞恥的凡人,又怎敢以這樣的姿態面對公眾。當我們樂此不疲地針對她的時候,她成功地為當權者轉移了大部分的視線,一如當日特首競選,大家都在談論「你呃人」和「呢度係我主場」這些幽默金句,而無心細究唐、梁二人的政綱理念。於是,我們忽略了長毛在被她打斷發言之前,到底在質疑誰,又在質疑甚麼,他的風頭完全被蓋過。結果,我們腦海裡,只剩下繞樑三日的錄音帶,重播著「你收聲啊」、「你係咪傻架」、「你都神經病」。

Who fucking cares?

看看問責班子,有多少個人的未來是在香港的呢?梁振英的子女在英國讀書,林鄭趕住返英國陪家人,吳克儉的子女也在外國留學。所以,對於這群未來不在香港的人來說,你個仔派位派成點、買唔買到奶粉、有無屋住,who fucking care?過幾年退休了拍拍屁股去外國安享晚年,間中還可以回香港看看當年那群示威者如何折墮,甚或到中國撈個政協來沽名釣譽,諗起都爽歪歪。

你老母

香港的議會質素是不會因為毓民長毛鬧幾句粗口掟條蕉而下降,反而是因為有蔣梁這樣的師奶議員提一些莫名其妙的議案用一些匪夷所思的論點而成為笑柄。曾幾何時,我們對立法會女性的印象是余若薇、吳靄儀,聽她們辯論感覺像在法庭,那是很莊嚴的一回事,彷彿連長毛那條蕉都變成悟空你曳啦。再不堪也是范徐麗泰和葉劉 - 她們兩個是無恥,但不低B,起碼她們不會說出結婚紀念日都未必記得何況是僭建誠信問題這樣荒唐的論點。

Ann & CY since 1990

.

卷四狀元蔣麗芸

忍唔住啦,考緊mock都要打篇野黎讚下蔣小姐。哇精彩到一個點,又引用字典,又回應其他人,又引用生活例子 – 「香港大部份男人都唔記得結婚周年紀念嫁啦」,增加共鳴。雙手放後面,不繼搖曳,聲音洪亮,最後加句所以我唔同意今日既彈劾動議,一睇就知係5**既材料。同好假的肥仔有得揮。

愛的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