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藍奕邦

藍奕邦很會演繹那種二人不用搭建、但已厚厚存在的隔膜感。將一個人放在心上,默不作聲,是個苦澀的過程。一切有關對方的事情也只是從別人口中聽回來,然後自已猜想事實的真相,當別人提及對方的好,自己心中會默默認同。表面上掌握了許多東西,但那全都不是自己的親身感受。你很健談,我很沉默,你很好動,我很文靜,當我平時最愛跟朋友分享好音樂,而你擅長講在外登山遠足的趣事,每次我倆踫頭,除了互報一個含蓄的笑容,便甚麼也沒有說。

藍奕邦的青春頌

許廷鏗唱<青春頌>唱紅了,在叱咤頒獎禮台上講自己得到這首歌的緣由,提起了包辦<青春頌>曲詞的藍奕邦。許廷鏗說,藍奕邦當初認為這首歌由自己來唱難免流於說教,所以交給新生代來處理。其實,市場反應一直都在說明這個事實,那就是藍奕邦贈人之歌,往往比他自己演繹的受歡迎。從張學友<樓上來的聲音>的令人眼前一亮,以至張衛健<身體健康>、劉德華<常言道>跟劉浩龍<斷尾>的成功,他詞曲俱擅的才華都是毋庸置疑的,<青春頌>亦同樣。由初出茅蘆的許廷鏗以同輩身分,向還在青春之中而不知春的人們傳達「莫待無花空折技」這老掉牙的道理,確實比由藍奕邦自己唱容易入耳得多。流行音樂連同歌者個性一併販賣,是成功方程式,個性討好與否自然又是後話。許廷鏗的市場,是未投身社會的細路仔,他們年齡尚小,心智幼稚,初嚐世情,內涵欠奉但熱愛傷春悲秋,以有想法的人自居,在成長與成熟之間,側向前者。由許廷鏗演繹的<青春頌>,將浪擲青春的生活方式,包裝成好趁青春盡情輕狂的無悔態度,自然令他們受落。

那些年,叛逆的我和藍奕邦

藍奕邦從來不是什麼大紅大紫的歌手,他是近年當《超級巨聲》的評判,才開始為人所知。而我喜歡他的歌,是04到05年的事情。他的兩張專輯《不要人見人愛》和《無非想快樂》,是我第一批買的CD。我再買CD的時候,已經是前年蘇打綠的 《你在煩惱什麼》了 。由於年代久遠,我也是出名的不會好好收藏東西,《無非想快樂》已經不知所終,另一張《不要人見人愛》正是他的處女專輯。昨天晚上,無意間瞥見這張CD,放在櫃子的一角,透過玻璃櫃門映入了我的眼簾,我突然有種衝動,把它拿出來,放進我的CD機,去聽那幾首久違了的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