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藝術

貴劇社自二O一O年,連續五年獲平等機會(性傾向)資助計劃贊助,上演《論壇劇場系列》,為「性小眾」鼓與呼,立意何其高尚!人生可以重來, 貴劇社到拔萃男書院上演《論壇劇場》宣揚自由、平等、博愛,而非《異口同聲》此等教唆本港中學生「與『阿爺』發展關係」、「學普通話最後能在比賽中奪獎」、「普通話不是洪水猛獸」之樣板戲,同學想必拍案叫絕、擊節稱賞──須知道DBS係一所男子中學,「hehe」不在小數。誠如唐先生所言,「我們幾個演員多年以來,走過千場tour,banding更低的學校都去過,但都從未遇過這般糟糕的經驗」,未嘗不是語常會財帛、「推廣普通話」任務惹的禍,釀成「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悲劇。

荒木經惟給香港之吻

荒木經惟剛在蘇富比展覽完畢的《「香港之吻」:邂逅1997》系列,之前網上睇圖,乍看平凡普通不過,有人說他都是影返鹹相好了。說實在,荒木的作品,女人、裸體、綑縛,因為題材,所以注目。我看過他一些作品,不上心略略翻一下,沒什麼特別的。這系列也不例外,縱使用心地看,都覺是歪歪斜斜,out晒foc。但就在這歪斜outfoc之中,好像「有啲嘢」。我說過,「很有嘢」的不是藝術,「有啲嘢」的才是。對。就是這種有啲嘢。

別把藝術神化

【如果說學習藝術要有一步入門的小階梯,那就是對自己個人喜好的一句反問。】不要神化藝術,只要看多了想多了說多了,多與人交流,藝術是可以真正普及化的。特別是在大家都搬家上網絡的年代,要跟藝術家直接交流易如反掌,大家都不要再只是給出一個便宜的「Like」,多點思考,想到甚麼就說出來吧,腦袋瓜停用太久會慢的。

喇沙利道的杜鵑

對於那幾位在官網無從得知姓甚名誰的校董們,我實在不想詰問他們聖喇沙的生卒年份,或是黃霑為校歌所譜新詞的頭兩句,甚或要求翻查一九六七、一九八九、以及兩年前正值反國教時期的daily announcement作對照,我只是想請教他們關於教育的基本定義;尤其若有校董有閱讀文匯報的習慣,認為罷課是被激進政治勢力煽動,那末學生是否更加需要由校內師長去闡釋正確的政治觀?就算是在這個九月入學的中一生,也應該會知道半年前有個叫劉進圖的報人被斬了六刀,往後的日子都是政治資訊的連番爆炸,相信足以令一個即將步入青春期的十二歲男孩,對身處的社會有所思考和產生疑問。當中學生只知黃之鋒而不知道王菲和謝霆鋒的時候,你卻要他們在校門外自行摸索政治參與之道,卻聲稱是要保障某些家長繼續對政治無知無覺的願望,請問這算是哪碼子的教育?

廖永雄這樣解釋他的《見山》系列,「我本身很喜歡宋代的文人畫,而那時是沒有紙的,畫都畫在絹布上,而且很多扇畫,我也想試試這個畫法。同時這亦是一個實驗。因為墨在絹布上是不會化的,而一般我們畫水墨畫,墨的濃淡和化的程度就是一幅畫的生命,完全不化的墨,我要重新掌握它的用法,只利用線條去表達。這是一種桎梏,但同時也是尊重傳統。

【短篇小說】最後的畫作

古董店老闆又再一次抬起頭,眼神忽然充滿熱切的期待。「這幅畫是怎樣得來的?」阿達知道,要是這幅畫沒有價值,眼前這個老紳士絕不會露出這樣熱切的目光。阿達也知道,這個表面上是個精通藝術、風度翩翩的老紳士,骨子裡是個滿身銅臭,嗜財如命的老奸商。阿達當然也知道,一幅畫的價值,從來只在藝術家身上。畫的意境、畫的內容、畫的意思,通通不是重點。哪怕只是一張蘋果的素描,只要是出自名畫家手中,也能夠價值連城。

藝術本身未必充滿巧思,但必須是透過作品真誠地與觀賞者對話,端視乎創作者的表意手腕,與有否為此傾注心力。即使其創作內蘊乃至動機未必能夠言喻,甚或觀者未有足夠的經驗智慧瞭解,但作品本身就立在此間,呈現的面貌任由受眾直觀地以不同的視角探究。共同感通之有無,並不需要過於依賴創作者加以言語述說,或瞭解創作歷程歷史背景等元素,除非你有志投身藝術事業或是深度愛好者。

相識是緣份,三個人走在一起還舉辦聯展更是不容易的事。這一次的「另類真實」,將三個人的目光連在一起。他們的作品各有千秋,但不論是用畫筆還是雕刻刀,他們所表達的,都是對藝術的熱忱。我覺得,他們的「真實」,既是另類,也是相同;而這種共同的真實,使他們走在一起。

藝術節是無意將藝術普及化的,因為藝術一散播到低下階層,它就不藝術了,所以藝術節的目標受眾從來都是中產和外國人,這樣藝術才可保持其高檔和小眾的身段。就此理念看來,藝術節反而是成功了,因為它將藝術高檔化了,且看在場觀眾八九成是老外和西裝友就明白了。既然藝術節對「藝術普及化」没有太大承擔,我們總不能一廂情願,怪藝術節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說到尾,mk仔女是不會去聽jazz聽piano concerto,正如中產西裝友不會去蒲吧跟後生仔mosh一樣。

【圖集】周街展

繼去年第一屆週街展後,今年再接再厲,把展覽範圍擴大,繼續將藝術品分散置於九龍城的大街小巷,以尋寶圖形式記錄作品位置,讓參觀者在觀賞作品的同時走入社區。另外,今年展覽更著重於互動性,希望作品能與街坊和觀眾有更多交流。

其實我們的起源,要從視覺藝術院(AVA) 的往事說起。早於2005年,浸會大學斥資二千萬修復前皇家空軍俱樂部,並作浸大視藝院創院校址。在進駐三年後,大學榮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亞太區文物古迹保護獎「榮譽獎」,視藝院師生亦十分享受於獨一無二的校園中學習及創作。可惜於2012年3月,突然傳出校園不獲特惠租金月租5萬,改以六倍市租更新租約,浸大無力支付激增新租,打算放棄校舍。視藝院師生得悉後,皆同心合力爭取保留校舍,並獲得廣大市民支持。最後政府教育局與浸大簽正式合約,以象徵式租金續租該地10年,啟德校園得以保留。

蔡世豪憶述說,「據我創作經驗及歷來閱讀所知,由於電子音樂可以一人成軍,只要有一部電腦在手即可,所以亦有其中一個名稱叫睡房音樂(bedroom music),而電子音樂可大概分為兩大類。第一種是傾向跳舞型風格式,較流行普及的說法叫做electronic dance music,即是平日DJ打碟及音樂節經常會接觸到的,節拍感較清晰亦較容易入耳。另一種電子音樂我會歸類為較academic 的電子音樂,就是著重藝術型態/表現及實驗性較強。其實最原本五六十年代的電子音樂,只是扭幾下Frequency,直到Kraftwark出現將電子音樂流行化,將電子音樂轉化成人聲唱和,大眾先開始慢慢感受電子音樂。」

撒手塵寰

在何偉龍眼中,戲劇和人生是不可分割的。他曾經說:「我的戲講香港地,香港情,所以我支持本地創作,為什麼?因為令我著迷的,是人。原來做戲跟做人是一樣的,沒有真善美的心去做戲,你只是扮野。」

浮過繁華大地

呢一年,Shani 同 Perdy 兩位大過我地少少,同屬「80後」的兄妹成立左 FloatPlay Mui 專頁,並開始《浮過繁華大地》計劃,喺各個車站「飄浮」起來。妹妹 Perdy 直言係個普通打工仔,本身無讀過藝術,但覺香港人生活繁忙,尤其各位乘客每日都要匆忙趕車,所以就借「飄浮」動作,介紹並提醒我地忘記左、唔得閒留意,但靜靜存在於大家身邊嘅軼事。

向何偉龍致敬

多年前因工作關係,曾接觸何偉龍先生。那時何偉龍先生正在為《找個人和我上火星》的首演綵排,當時他仍在香港話劇團。

誇張和內斂

藝術本身就是對世界萬物的提煉,是人類對世界的觀察、理解、感通,再用人類的語言描摹出來。文學、音樂、繪畫、雕塑、舞蹈等,都是藝術語言的一種。在演繹藝術作品時,濃淡、強弱、大小、長短等等,是用來傳達作品感情必備的技巧,技巧本身並沒有高低優劣之分,運用得當,就是好,同樣一套理解,不同人演繹又會有不同的效果,效果好壞往往存乎一心,當中極其細微的差別就是藝術不確定之處,也是藝術綻放光彩之處。

頁 1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