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蘇格蘭

因此假如梁振英要令到香港「不能不考慮經濟後果」而放棄和中國討價還價要民主,很簡單:盡快把香港的盈餘花光!

而很奇怪地,一班理論上要爭取香港民主的左膠以及大中華膠,也是朝着這個方向進發,把香港變成蘇格蘭一樣的「社會福利天堂」。香港要是啃光了家當,那到你有本事當家作主? 左膠和大中華膠到底想香港有民主還是沒有民主?

其實港獨的唯一疑問就是:到底獨立的風險在那裡?

英國政府之所以同意蘇格蘭公投,原因就是蘇格蘭民族黨 (SNP) 在2011年的蘇格蘭議會選舉前,在其政綱宣言 (manifesto),宣佈了要進行公投;由於 SNP 在是次議會的 129 席之中,贏得了 69 席超過半數,贏得議會的絕對控制權,在英國的憲政慣例 (convention) 之中,即代表公投得到了絕對的民意授權 (mandate),倫敦政府如果阻止,是違反憲政的慣例,只會令局勢火上加油,因此倫敦政府的算盤是「以快打慢」,希望迫愛丁堡於時機仍未成熟的2013年公投;反之愛丁堡方面卻希望拖延投票

失去鹹味的鹽

蘇格蘭人對9月18日的來臨都越漸緊張,在街上看到不少窗戶上都貼著「Yes」字樣的貼紙,當然亦看到蘇格蘭保守黨、工黨、自由民主黨(反對獨立的黨派)貼著寫著「No」的貼紙,也就是回應公投票上的問題:「你同意蘇格蘭應該是一個獨立國家嗎?」但縱使意見分歧,黨與黨之間都是共融的、理性的對峙,甚至能在一家的窗戶上看到「Yes」和「No」的貼紙並列。

蘇格蘭獨立公投

假如暴力可以將一個民族強行納入一個「國家」的版圖,看來難度不大,此即所謂「槍桿子出政權」之類,不算新聞。但要本土民族不會萌生「獨立」的想法,這個看來即使是「統一」三百年之後,也解決不了。其實大清帝國又何嘗不是如此下場,大英帝國又是否可以倖免?

當地9月即將舉行獨立公投,但令情況更複雜的是,蘇格蘭的離島,包括泄蘭群島 Shetland、熊族群島 Orkney 以及西部群島 the Western Isles,表示他們也要公投決定命運,通過獨立,或者接著重新加入聯合王國。

蘇格蘭將於本年九月中旬舉行獨立公投。隨着日子逼近,英國各界開始熱議蘇格蘭成功獨立的可能後果,尤其是蘇格蘭獨立後與英國以至其他國際機構的關係。當中,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於二月的一次訪問中,宣稱蘇格蘭要加入歐盟可謂難比登天。此論旋即引來蘇格蘭的批評。

泄蘭群島闊島 Bressay, Shetland - 這個蘇格蘭離島的消防緊急服務被迫暫停,需要由群島首府,海上相距1英里的粘土灣鎮 Lerwick 的消防員,按照緊急方案支援。 而暫停服務的理由是,這島上只有兩名消防員,兩人都需要留鬚參與下週整個泄蘭群島的Up Helly Aa 維京狂歡節,因此他們不能佩戴防毒面具,導致他們無法提供緊急服務。而群島的安全部門,對消防員的做法感到不滿,更說他們置全島居民安全於不顧。而當局正嘗試遊說其中一人剃鬚。

格拉斯哥的一杯熱茶

從打扮看起來,跟我剛才約見的那位大學教授沒有兩樣。只是,他竟然坐在連鎖超市「Co-operative」的門前,拿著紙杯向路人討零錢。超市裡面最便宜的三文治其實只須兩鎊,但這價錢幾乎已經是他杯裡所有便士加起來的總和。

蘇格蘭巴富 – 當地一名男子近日被判,擾亂及威脅公眾秩序罪成,100小時社會服務令,而他的罪行是在去年7月在國鐵列車和一架食物手推車「交合」。案情指他一度大叫「我要咀你,我要__你 I want to kiss you. I want to f*** you」,同時步向目標手推車,並一度強吻推車的女職員。女職員大驚逃跑,被告繼而用性器官對著手推車繼續進擊。辯方聲稱不是異性戀,因此沒有加控其他罪名,而被告有悔意,坦誠並不記得自己做過甚麼,並曾飲酒及使用藥物,因此裁判官沒有重判。

蘇格蘭愛丁堡 - 雖然首相金馬倫早前經已拒絕過相關請求,但在有調查顯示6成要求電視辯論的民意之下,蘇格蘭首席大臣薩孟德 Alex Salmond週六再寫信給金馬倫,要求就蘇格蘭獨立公投做電視辯論,而且對金馬倫一再逃避責任表示:「我不能接受」。

英國 - 當地一個旨在幫大學生在校內尋找純粹性愛伴侶的網站,最近再其facebook 專業舉辦活動,誠徵「全英最猴禽大學生」。參賽者需要將他們的性故事,和為何他們勝任這一稱號,以FB Message型式寄到該網站的專業。贏得稱號的大學生將會獲得500鎊現金、一大車啤酒、一部韓國品牌的智能電話、以及一年避孕套的免費供應。消息指,有參賽者甚至表示自己為追女,一禮拜睇10個鐘頭A片,還有人每晚最少兩個女仔在家鬼混,更有說開學以來已經搞過10條女,蘇格蘭女仔很隨和且有逼切需要。

德國的德文為 Deutschland,而非英文同時解作日耳曼的 Germany;法文中的德國稱為 Allemagne,更令非法語人士睇完,都完全唔知道法國人至今仍然只是如此稱呼德國;奧地利首都維也納的德文名從來都是 Wien,和其英文名Vienna 發音完全不同,我們中文卻從英文去翻譯,而非德文原文,這些例子都證明了在歐洲列國交往的傳統,他國的語言是他國的事,是由他國去命名,是以他國的約定俗成為準,正如今日中國的英文名是他國約定俗成,中文從來不以此稱呼中國作 China,為何中國至今仍然堅持自己的英文名是 China 而不是 Zhongguo?難道是外國人歧視中國,還是中國人歧視自己?

今年的確是分離主義特別旺盛的一年,除了蘇格蘭外,包括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在內的多個地區,要求獨立的聲音此起彼落,就連美國都出現規模不等的獨立請願。獨立運動在許多民族主義者眼中,尤其是大一統意識上腦的中國人看來,從來都是十惡不赦。但筆者始終相信,一地人民對自己土地之自決權,應該凌駕於甚麼民族大義、領土完整之上。

甘民樂跟蘇格蘭首席大臣簽署協議,讓蘇格蘭於2014年舉行獨立公投。首相這場政治豪賭的勝負暫時未知,但他一句 “I always wanted to show respect to the people of Scotland – they voted for a party that wanted to have a referendum”,將蘇格蘭前途交由其人民自行決定,已經贏盡掌聲和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