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行政主導

英國佬根本很多時候都不跟機制辦事,而是採取「政治判斷」來決定加薪幅度有多大! 而港督以及管治團隊,都不會死跟什麼研究報告噢,那是用來「參考」的而已。決策這回事,從來都有一個「公眾利益」的大前題,而這個所謂「公眾利益」,說穿了,還不又是「政治考慮」嘛。

講得好聽一點,這種「委員會」什麼的機制,只是用來讓政治決策變成「咨詢式民主」的掩眼法,也讓公務員覺得受到很高的重視。但其實決策者一早已四出打探過,而背後也早已協商好,知道加到什麼水平才會被最多人接受而不致於癱瘓政府的財政資源和社會運作。這種背後進行的「討價還價」技巧才是最重要的東西,而不是什麼表面的「機制」呀。因此英國人使用這部機器來做「決策」好像無往而不利,足以好好管治一個橫跨全球的「日不落帝國」。反而歷屆特首同樣使用這個「機制」反而搞到一頭霧水,連一個小小的城市也管治不了。也又真發人深省。

而香港人其實要做的,是要先老實反思一下自己的政治水平到了什麼程度,足以駕馭英國佬留下來的「政府」。還是要像愛國份子一樣,最好是把舊東西都通通砍掉、推倒重來?

歷史上從來沒有一種「政體」的衰亡可以快得過香港。因此從技術上來看,不能叫「衰亡」,而是「突然死亡」,或者簡稱「暴斃」。但其死狀之古怪,也又不能加以準確分類,因此只能稱之為「離奇暴斃」。

這個原本好端端叫做「行政主導」的政體,經歷英國人一百五十年的耕耘栽培,在1990年被 Milton Friedman 形容為「可能是自由經濟的最佳典範」。香港的成就,算是人類歷史上值特大寫特寫的專題。

之不過回歸只是一段小時間,香港的金漆招牌就一直插水,每一屆的行政長官一蟹不如一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