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行政會議

行政會議出席率之謎

「我們沒有統計各行政會議成員的會議出席率,因此未能提供有關資料。」當你看到這個答覆,相信你也會大聲叫喊:「下!?沒有統計行政會議成員的出席率!?」相信連中學學生會和大學學生會,抑或是商業機構的董事會,也會清楚紀錄低每次開會的出席率,是常識吧?

無恥有沒有底線?

因此從事情發展到如今的地步,以及基於司法覆核的裁決先例,看不出梁振英還有什麼可以左閃右避的地方。

當然囉,還有一個選項,而他之所以氣定神閒,應該也是這個原因了吧。就是「釋法」。因為即使司法覆核成功,按照五十年不變的習慣法和所有憲法案例,「無端端變成三揀二」的決定,也可以由人大釋法,變成「行會保密制度不容挑戰」,那就「天下太平」了唄。

這種事情,他肯定做得出來!

當所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的決定原來根本只是由行政長官一人作出,而有關決定又可以以行會保密制為名,拒絕向市民交代決定理據,則香港可以說已是陷於獨裁統治之中了。香港人若還不覺醒,真的以為行會保密制真的是甚麼「行之已久」而又「不可破壞」的制度而接受政府的解釋,香港必將墮入萬劫不復之境。

「梁振英內閣」中人洩密?

今次疑似政府內部文件(即疑似行政會議記錄)外洩,政府及建制中人卻對事件三緘其口:其實行政會議記錄文件,在政府內部應屬於Secret到Top Secret層面的文件,能接觸到該批文化的人寥寥可數,如果政府及行政會議要獵巫,其實並不困難。可是政府既不出來澄清文件真偽,亦無回應甚至否認內容是否屬實時,真的令人摸著頭腦,不知所以。我們不禁要問一句:梁特首政府是否仍然有面子及有能力管治香港,或者退一步,他們是否能管治政府的行政部門。

其政在人 — 振英與安石

變法之初,安石深知:「得其人而緩謀之,則為大利,否則且為大害。竊恐希功幸賞之人,速求成效於年歲之間,則吾法隳矣。」確具先見之明。不幸地由於新法內容頗有抵觸士大夫的利益,舊派反對者眾,導致其所得之人多屬上述希功幸賞者。朝廷內無人可用,安石起用呂惠卿之流實乃不得已之舉,自始亦種下新政屢次功敗垂成、兩度掛冠求去的肇因。而競選政綱中強調「齊心」的振英,甫登大位,已面臨洶者眾、失道寡助之境,由輿論以至民眾均對其不抱好感言。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梁粉謀臣這班烏合之眾,儘管表面上看起來正正常常,但骨子裡也可能是一班因私利而聚集的小人,每人也有黑材料也不足為奇,接二連三出事就是最好的證據。在《魔王》劇中推動復仇大計的是受害人的哥哥,是個披著天使面紗的魔鬼。梁粉炸彈能夠逐一爆破,清楚掌握黑材料的人實在功不可沒,除了是因果報應的作用之外,究竟有沒有人在喑中扮演著推動者的角色呢?究竟是誰呢?政治的黑暗、小圈子政制的黑幕實在耐人尋味,看來甚至比戲劇更有趣。究竟下一個墮馬的梁粉又是誰呢?筆者拭目以待。

太平盛世唔洗開會?

不少示威團體和傳媒逢星期二也會準時「恭候」著梁振英和一眾行政會議成員到特首辦開會,梁振英亦會回答提問。今次成功爭取休會的看來是張震遠,行政會議休會,即代表了梁振英和張震遠可以推遲回應有關商交所事件的疑問,他們暫時可以鬆一口氣,換來時間研究政治化妝。今次為了逃避問題而取消行政會議,再次施展「拉布」,實在是可恥。香港被這班烏合之眾去管治,又怎會有希望呢?

夢熊有悔,明日黃花

大師較諸懷王,所犧牲者固未能相及。然而他為利所誘而傾力說項,如今謀食不得,則反覆嘆謂對方過橋抽板,自己的付出了無價值,而一旦對方恩將仇報,即將手上掌握的證據羅列示人。此舉看似快意恩仇,實不過是「逞其私忿,負氣叫囂」。既知某君涉嫌犯罪行為而不舉報,事過境遷後卻吹噓手握對方之致命證據,視公義如無物,公然勒索政治酬庸,斷非他口中的不計私怨而為民族大義。梁振英就任前後廣布語言偽術,其用心險惡已是路人皆知;而大師大方受訪意圖以毒攻毒,以怨婦之姿欲要脅梁氏,如非愚魯無能至極,則必屬一丘之貉。祇怕一時成為市民茶餘飯後談資,花生過後反而引火燒身,得不償失也。

屋宇署人員在驗收之時,理應是拿著圖則的,而僭建玻璃棚正正在須要檢驗的項目對外,是必定看到,亦是必定需要經過附近;屋宇署的工作之一就是處理僭建,在驗樓當日「未能發現有僭建玻璃棚」,本身已經是疏忽。廉政公署應該徹查當日誰人負責檢驗完工的梁大宅,廉署調查員應該好好聆聽屋宇署人員如何解釋自己「看不到」110平方呎的玻璃棚。

權貴成功乃政府失敗之母

加入權力集團的人,每多具備對個人金錢和權力「去到盡」的性格,在「去盡」、「攞盡」的「成功」過程中,很容易做出缺德甚至違法的行為。於是就有房子大仍要僭建、賺錢多仍要經營劏房、坐擁二十多個物業但仍要炒樓的情況。以這種「成功」標準來衡量人才,讓他們進入權力中心,等於將有關的缺德或違法行為一併帶到政府之中,再完全曝露於公眾眼前,焉能不醜聞連爆、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冰封三尺,實在非一日之寒。我希望梁氏內閣中人明白,你們上任多月,市民仍然認為你們是有限公司。小至交待個人利益,大至與人權自由相關政策,均不得民心。免費電視實在為不少低收入、低度參與勞動市場及低學歷人士的娛樂途徑,並不失為民意的泄氣氣閥。若然梁氏內閣仍是以鬥爭思維,甚至顧主大陸的角度去無限拖延發牌決定的話,就請你們繼續安在冷氣房及山頂生活,然後看着演藝紅人號召10萬「師奶」到公民廣場吶喊吧。官員奉承得失去理智,就會成為官迫民反的極致。

行會無賊

.

蛇咬都唔認的官場文化

近日官場文化法有一種很常見的現像,就是死口唔認自己過錯,即使是蛇咬都唔認,老蟹都話冇做過。由僭建話無心之失死咬否認,到了劏房波又一而再再兩而三說自已的樓宇不知情,是別人搞的,然後再推給太太,再到飲酒駕車又可以說自己沒有超標等等,一一否認。其共通點是在怎樣的情形總之是一概否認,自然可以雨過天青(以為)。直到讓大家不了了之,又可以過骨繼續政治生涯。這種的官場文化能夠在香港滋生,實在是香港的不幸,更是香港的倒退以及腐敗的開端。

策略性放假丫嘛~~

.

想不到只是十年,香港倒退到這個地步。嚴格的政治操守都不可以渡過,只能以其他的借口來解決問題。這位林奮強在行政局會議成員說明不會買賣樓宇,新聞早已明確地說過,並沒有給他吃死貓,但現在他卻開眼說假話。更幽默的是林在行政會議最重要的功用,是為特首及政府提供一個有深度的房屋政策顧問角色,現在他居然可以說是「剛剛回港先知」,老實說,你才是「賣樓先知」,能夠預測到政府會推出這項辣招,然後會如此神通廣大賣樓,持貨十年,又要在此刻賣樓,他的投資眼光,的確是神級境界,「絕非池中物」。

林奮強,這就叫利益衝突

林奮強在7月時說已書面承諾在行會期間不會買賣手上物業,避免利益衝突。那麼他在政府出招前夕賣樓,即使是事先張揚說會賣來當什麼生活費,但在賣出的時候,他不可能不知道會有重要加稅政策推出,那也是有利益衝突的嫌疑。所謂的利益衝突,不單是指有沒有事先張揚,而是指他加入行會,便會接觸到第一手的房屋土地政策的機密資料,他剛巧在加重稅前成功賣出物業,已經有「係你至走得切」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