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補習

誤人子弟的責任

公開考試設卷最弱智的地方在於太較真。要測試學生的中文水平,要他寫一篇讀後感,或是評評該篇文章,也就足夠有餘了。畢竟平時閱讀,小說也好,散文也好,其實都不會有人斟酌這句為何要用排比,那句為何要用頂真,作者到底從哪一點步移到哪一點來觀賞那朵嬌柔的清蓮,計較作者落墨的用心。這項資訊到底是錯誤,還是無從判斷,在輕鬆閱讀的時候,從來不是重點,因為看書只是抓個感覺抓個意識或是抓住一剎感動,而不是找錯處和認匪徒。剪髮師傅那個笑容含意為何,大抵連寫作的人也沒有刻意深究,只是想要為角色營造一種溫順、慈祥、和譪的形象而已,偏偏試卷題目卻總迫人以那樣生硬的方式解讀文句。較真得多,學生連揭書望字的興味也闌珊,說出討厭中文當然是不難理解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