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西灣河

成功的背後 - 百利冰室

被問及幾十年來最難忘的事,韓生想了想,道出這個故事:「幫襯了我們幾十年,平時都只坐個多小時,但那幾天,他不知怎的,每一天都要坐上三,四小時才肯走 。後來他兒子來告訴我,他走了。」整個訪問過程中都很樂觀直率的韓生,說到這裏,兩眼都不禁閃過一昧哀傷:「也許那幾天他有預感自己大限將至,所以要多坐一會….他大概捨不得這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