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西環

我住在西環

自小就住在西環。我未算對西環有極深的認識,至少沒有去讀它的歷史甚麼的,但對我來說,西環的角落,始終佈滿我寸寸回憶,散亂得不知應從何說起。「西環」包含山道嗎?不知。但如果答案是「是」,那該先說說我在山道的小學。

再見西環

傍晚,跟朋友在西環的老店吃了個煲仔飯,接著到糖水鋪吃了甜點。在這老區逛來逛去,看見很多有趣的店。那賣二手電器的,還可以修理舊電器。那賣文具和精品的,還能買到那鐵造的小鉛筆飽。那賣影音產品的,開口有一大堆屬於歷史的錄音帶。那燒味店,還在用吊在藏上的小紅桶收錢。那賣衣服的,看鋪的大嬸邊吃飯邊吃我們聊天。還有那坐在酒樓前,賣著砵仔糕的婆婆。

嘉里於本週上載了高士台(The Summa)的售樓說明書,揭開了嘉里鄰近港大全新豪宅的神秘面紗。高士台由兩座「豪宅」大廈組成,第一座以三房大宅為主,當中亦細分一套房和雙套房連「L」型大廳兩大類設計。第二座主要提供一房及兩房單位,部分單位更屬「豪華劏房」類別的開放式單位,這類單位實用面積由238至264平方呎。

「囍匯」熾熱的銷情,令不少市區重建「劏房」項目加快銷售步伐,其中一個項目就是新世界位於南里8號、10號及12號的「Eight South Lane」。「Eight South Lane」全數約95個單位,其中約76個為一房連開放式廚房單位,餘下的19個則為全開放式單位,本博率先為大家分析單位的間隔特色。

在上環站E出口離開都要經過一層看似月台的地方…原來這是傳說中的林士站…相傳上環站原本仍有伸延如林士站,屈地站等等…但後來因沙中線擱置而取消。自此林士站如同荒廢;屈地站成商廈水簾洞。更有傳聞林士站月站有怪異現象…有人看見林士站月台有一白衣女子晚上在月台徘徊……是真是假,不得而知…

小時候不懂吃味,只道後來外婆搬回上海,家裏沒人再有閒情製作豆漿,用維他豆漿作咸漿,味道就是不同 – 後來長大,知道那不同之處,叫做「豆香」,自家製作的新鮮豆漿豆香比較豐富,外婆做出來的,也滑。如今要重遇一樣好喝的豆漿不易,週日閒逛西環,路過關興記,買了一瓶豆漿,又香又滑,興奮得忍不住向老闆娘讚了兩句。

張震遠堅持自己冇犯法

爭啲以為時間過得咁快,五十年不變,一下就玩完,香港終於光宗耀祖可以同內地睇齊:就係做官嘅大晒,可以包娼庇賭賣假藥。之不過,咁快就想學阿爺「打橫嚟行」…..張震遠你算老幾呀?

而最離鬼哂大譜嘅係,原來數碼港個辦公室係政府物業,而且張震遠經已有幾個月冇交租! 欠咗七百幾萬租金! 有冇搞錯? 當呢個政府連幾百文生菓金都要同啲老人家斤斤計較嘅時候,原來一個大內總管指下個鼻哥就可以欠七百幾萬唔使交租。咁都唔係有人包庇?

假如需要採用甘地相同的「不合作」方式來爭取自己的政治談判籌碼,香港人是否不需要和中國大陸作出任何交易? 這才是歸根究底的問題,這才是這場「佔領中環」行動能否真正造成政治壓力的考量標準。

而在這個極端情況的設想下,假如沒有具體而微的計劃,像新加坡1965年被迫脫離馬來西亞聯邦的情況分析,佔領中環也只是一個概念而已。馬來西亞對新加坡「斷水斷糧」,應該是香港所能面對的最壞情況。各位學者有應對計劃嗎?

假如未有「善後措施」,所謂「佔領中環」,也又是一場徒勞無功的表演罷了。西環大佬看在眼裡,當然也又不必當成一件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