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西藏

一面在消滅藏文的價值另一方面將原本不存在於西藏資本主義享樂東西傳入西藏,高鐵、網吧、卡拉OK等等,令西藏民族對於佛法的追求變為一般 MK仔 無異的人,令藏人失去特色。他們去到這些娛樂場所不得用普通話,電腦的輸入法也需要普通話,這些娛樂場所也是漢人的資本,當然也需要說普通話。「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要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要消滅這種語言,首先先從他們的學校裏下手。」是為法西斯行為。

香格里拉上的有驚無險

香格里拉大草原上,四周都是藏房,有的都是牛和羊,牛和羊牛糞草。一個大叔坐在路上放牛,我向他大喊:你好!他咧嘴笑:我不好!然後是一陣的大笑,起初我是有些反應不來的,我走過去蹲在他身旁跟他閒聊幾句話,慢慢就坐在他身邊。

馬德里 - 西班牙國家刑事法院週二發出國際通緝令,「下令拘捕」多位中華人民共和國前高官,包括前國家主席、中國共產黨共前總書記江澤民,前總理李鵬,以及前人大委員長喬石,只他們涉嫌「種族清洗」藏人,涉嫌違反人道罪。同時被通緝的還包括前計劃生育委員會主任彭珮雲以及西藏「自治區」前黨委書記陳奎元,而同案中接受調查的還包括另一位前國家主席兼中共前總書記胡錦濤。西班牙的司法機構在當地援藏團體的申請後,2006年「確認」國際刑事法院和中國境內司法機構無法調查案件後正式立案開審。消息指其中一位申請人持有西班牙國籍。資料提供:中國與西班牙簽署了引渡協議。

西藏的特色食物

西藏是旅行的好地方,藍天、星海、漂亮得像加工相片的山巒湖泊、數不清的佛剎和僧侶、樸儉的民風、藏童紅彤彤的臉頰、大昭寺、八廊街、布達拉宮、唐古拉山…當地甚麼都好,除了食物。西藏是減肥者的天堂,饕餮的地獄,即使處處佛光,也不能超渡饞嘴人對美食的癡念。嗜吃的人遊訪當地嘛,準覺得自己在參加可以吃飽的「饑饉三十」。

中共所謂的西藏政教分離

西藏是高原地帶,地理環境先天之優除了能保護其環境不受破壞更能維持西藏自成一格,不被略奪、騷擾的軍事優勢。但自從青藏鐵路的開通,殖入更多的漢人、大型機器,造就一個又一個曠場被既得利益者瘋狂的挖掘。藏人視之為聖山之地淪為淘金者虎視眈眈略奪之地,山崩滿目瘡痍,河水嚴重污染。漢藏不同的價值觀激化漢藏敵視矛盾,殖入式的漢人和機器,造成更多不平等待遇及工作機會,衍生軍事鎮壓的禍根。

在香港我們也有自組的院校學生力抗被滲透的國民教育和操控院校的學術自主性而反抗。這十多年香港的教育變得形式和商業化,反抗的老師、學生同樣被污名化,受著大大小小的政治迫害。近年上街示威的學生不斷人數增多,是因為我們同樣有既定的一種思想、語言和生活模式。可能相比在中國統治下毫無人權、言論自由的西藏,我們尚未受到囚禁後的精神及身體虐待。但在同一天空下,我們的訴求是一致的,憑著我們的良知真的不可以再各家自掃門前雪,要拿著勇氣和正義互相支持,把黑暗的、欠缺教學道德的歪理推翻。

推土機的巨輪,終於也輾到拉薩。看到報導,還有唯色的博客,拉薩要建「八廓商城」,將八廓街的小販統統挪到商場裏去,沿街居民全部迫遷,空出來的房子變成酒店酒吧畫室之類能賺錢的商店,好生氣。這跟拆了人家祠堂然後建夜總會有什麼分別?焦急、憤怒,更多的,是擔心。作為一個毫不相干的遊客,尚且深感惋惜,何況生活在當地的藏民?拉薩,是他們心中一個神聖的地方。

有人說「漢人的血汗錢養活了藏人」,因為從1951年到1995年之間的44年,北京給西藏的錢物總值350億元,即是西藏人平均每人每年從北京得到五百元;因西部大開發之故,新疆的GDP從一九七九年到二零零九年間平均增長10.7%,高於全國平均增幅的9.8%,而且自1994年,北京大幅度增加新疆的財政撥款;至於香港,儘管坐擁三萬億外匯儲備,卻也難逃「靠阿爺養」的惡名,因為CEPA、自由行、人民幣離岸中心等都看以是中央故意「放水」,厚此薄彼,難免令內地人看得眼裡擠出血水來,來香港消費都不是味兒地吐出一句:「要不是咱們,香港早就XYZ……」。

2012年7月27日在尖沙咀一間酒吧。去的時候猜想,以我倆的性格,原定今晚要討論的事項,一定又是得個吉。在書店裡旅遊書一欄,每每遊記內總會有一個出行的理由,簡單可以分為有原因或沒有原因。起初浮起騎單車到西藏的念頭,是看了周榕榕的《死在路上也不錯》,閱畢後,真的非常不錯。朋友跟她說「孤身進藏的都是三失:失業,失學,失戀。」幸好我們是二人成團。「我們的目的一於就是把歡笑帶到西藏。」其實藏人絕不需要我們的歡笑,他們已經深深明白生命的價值,活得比地球上任何人都要好。「歡笑」的意思,是指出行,最重要的,不是要去準備什麼裝備或地圖,最需要帶上的,是一個笑容,再像倒模一樣,將它傳到身邊人的面上。最需要這個笑容的,反而是身在香港的我們,這個城市,慢慢已經聽不到任何笑聲。

看了畢彼特主演的《西藏七年》。由於涉及中國解放軍入侵西藏的情節,所以中國政府照例禁了。嚴格來說,這是一部傳記片,講一個奧地利登山家在二次大戰期間輾轉流浪到西藏的故事。這人後來到了拉薩,成了達賴喇嘛童年時期的導師和朋友。電影不過將中共軍隊開進西藏的情節重構了一回,就成了舉國憤青口諸筆伐的對象。中共左手封鎖消息、右手宣傳抹黑,一般中國人對於西藏的印象只有「西藏是中國自古以來神聖不可侵犯的領土」。電影中的西藏,在中共鐵蹄來到之前,儼然是個獨立國家,有自己的風俗和政教系統,還有弱小的軍隊。在強國人的眼中,還不是「西方反華電影歪曲歷史」麼?中共軍隊開入西藏,整個拉薩就變了樣子。士兵滿城,四處掛著毛澤東的畫象、四處播著「中國共產黨萬歲、毛主席萬歲」的聲帶。幾個中共軍佬去見達賴喇嘛時,那股寫在臉上的高傲、專橫、那句冷冷的「宗教是毒藥」,是劇本創作,又完完本本表現出中共打從心底瞧不起異族文化的本性。

把西藏連接世界的鐵路

被視為奇蹟的青藏鐵路,奇在穿越人所不能至之地,奇在克服了沿路極端而多變的天氣,奇在成為世界上線路最長和最接近天空的鐵路,奇在穿越最高最長的凍土隧道。而我,覺得除了為看它的奇以外,有更多的原因乘青藏鐵路去拉薩。

西面的寶藏

大家對西藏的印象是怎麼樣的呢?高山症,政局不穩,荒蠻之地,神秘莫測?去年五月,我終於到達了這神秘的國度,用兩個星期的時間去探索這中國最後一片淨土。它是我眼中最美麗的地方。它的人讓我感動,地貌讓我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