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親情

若緣份是為了清償債務

「我上輩子一定欠你很多錢!」一輩子為一個人操心,活在她的悲喜之中,不計回報地無窮付出。根據公平的果報定律,種善因得善果,種惡因得惡果,那他應該確實是欠債不少。但到底我們前世有多少恩怨才造就出今生的緣份?

記得媽媽在我第一次參加紅十字會宿營時,她在送我上車之時,眼泛淚光。那時候,我當然不知道她哭甚麼。我只覺得,可以離開家跟其它小朋友玩兩日一夜是多麼愉快的一件事。到後來,這樣的離別得太多了,媽媽已經習慣了。我也一直以為,媽媽會習慣我在外面睡。怎樣當我住進大學宿舍那天,媽媽還是捨不得。但你們今天即使還捨不得,你們終要在未來的一天學會放手,學會捨得。因為有一天,你的女兒終需離家、出走。

如果時光能倒流一次

外婆說(其實是媽媽轉述):「給丫欣一個盤,一個公仔,佢就可以同個公仔沖涼沖成個下晝!」雖然沒有一丁滴記憶,但我大概想像到那些寧靜緩慢的下午,外婆如鐘的坐在20平方不足的屋子的一角,可能在吃著甚麼,然後看著我蹲在一個小盤旁邊,替一個膠公仔從頭到腳,從手指到腳趾,仔仔細細的洗一遍,抹乾身,然後又從頭到腳,從手指到腳趾,仔仔細細的再洗一遍(自得其樂的性格從此養成)。

吵架需要兩個人

我感到最困難的,是和外母相處。其實我和外母認識很早,我們在一間文化書院晚間讀書時就已經認識。和太太的認識和交往,也有外母的助緣。和太太拍拖時,我已多次見識過外母的脾氣。不過婚後因為不住在一起,一周吃一兩頓飯,也通常不需要做共同的決定,因此也就沒有什麽機會產生矛盾。最多是我探索新工作不順利時,她擔心女兒和我無法養家,焦慮起來說一些不好聽的話。

關於家

十七年前,一個月黑風高的深夜,老媽子帶著姊姊,和仍在她肚子裡翻觔斗的我,與老爸子乘坐小艇,渡江過河,揮別祖國大陸,迎接東方之珠的懷抱。她離開工作多年的崗位,離開陪她成長的眾多親朋好友們,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她不會知道,定居於這片彈丸之地會否為她帶來安穩一點的生活。

陳美故事讀後

小兒尚在襁褓,這陣子帶他四出拜年,親友例必無所不用其極地逗他,小兒一般也會咧嘴而笑,逗得一眾親友不亦樂乎,讓這苦悶的例行公事生色不少。然而,曾有一回小兒不願笑時,我有些焦躁,事後反省,那一刻的焦躁,實緣於自己把他當作取悅親友的工具,這才讓我猛然醒悟:不視他人為工具還易,不視子女為工具極難。父母在子女身上有頗大的權力,待小兒稍長,我會否為了面子,濫用這權力對之威迫利誘,無視其情感或意志?刻下也沒用十足的把握可以隨時勝過這考驗,惟有恆常警惕。我與太太也有協定,若他日見我如此傷害兒子,可立時面斥,我寧在人前丟臉也要保我兒健康。

我的哥哥

我的哥哥比我年長七年,我們一起吵鬧長大的。雖說年齡差距頗大,但我們還算是感情要好。小時候我他很喜歡打架,但我總是輸;我們和爸爸會一起到大埔踏單車,哥哥總是一馬當先,我便覺得他很厲害;有時候我們一家到商場逛街,媽媽只是去了洗手間,他便會說「媽咪返左屋企啦」來嚇唬我,而我真的怕了;我最喜歡看着他玩《三國無雙》(某PS2戰爭遊戲),總是覺得很刺激。

媽,好久不見

上了電車以後,你選了上層靠近窗邊的位子坐下,雖然有點疲憊,但這是你一天下來最寫意的時刻,因為今天要做的事情你已經全部辦妥了,正當你想要閉上雙眼休息的時候,你的電話響起了,看看電話屏幕,是媽媽的來電,你有點好奇,因為媽媽很少在這個時候打電話給你,一般都是傳簡訊的,但好奇歸好奇,你還是很快地接聽了電話。「喂媽,搵我做咩啊?」你略帶倦意地說。「有事先搵得你嘅咩,點啊食左飯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