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觀塘

大家可曾想過,市建局將地區重建,一般會把重建區的商場「包裝(北方用語是『打造』)」成高級/國際級商場,例如:名鑄基座的K11、朗豪坊、萬景峯基座的荃新天地、囍匯的囍歡里等,這類商場的租金普遍較舊區街舖為高。結果,重建區的小商戶根本難以返回原來社區繼續經營。

觀塘物華街臨時小販市場在重建下被結束,市建局未兌現「無縫交接」的承諾,小販肥妹堅持留守到獲遷往新市場。近日市建局派人圍封市集令她膽驚受怕,幸而有一班街坊義工每天撐場,曾在仁信里當小販的四哥是其中一份子。寜可不領市建局的賠償、每天擔心著被圍封也堅守市集,兩人不若而同說︰「錢是重要,但人情更重要。」

與其借「環保」之名匆忙硬推個別方案,政府倒不如盡快認真交代,如何規劃整個九龍東地區的綠色交通運輸配套,包括加快改善九龍灣及觀塘地區的行人設施、改善路面網絡,以至考慮在住宅用地附近設立低排放區域,限制高排放車輛進出,進而將這些措施連結到集體連輸系統的規劃,形成完整的九龍東低排放整體運輸策略,這才能讓「環保」運輸系統真正發揮改善空氣質素的效用,達致「環保」的計劃目標。

當權者經常喊著「發展才是硬道理」的口號,自覺以為發展才能給市民提供一個更舒適的生活環境,但他們又有否意識到舊有社區其實一早已經自行活化,慢慢建立自己的發展模式?小販與露宿者互利互惠的微妙關係,各種文化背景和種族的自然磨合,舊社區內獨有的生存潛規則,在物華街市集一一呈現出來。200位小販,125個檔口,黯然離開,還有無數盛載著人情味的貨架,非電腦字體的手寫價錢牌,充滿民間智慧的電線柱,日後只能成為街坊們的集體回憶。

5公頃的土地,400多億的利益,問誰不會心動?市區重建局承接了自2001年成立以來最大的「刁」,整個官塘裕民坊將會拆卸重建。官塘是香港首座衛星城市,也是香港輕工業起飛的象徵,在2014年往後的日子,它將會是「起動九龍東」計劃的火車頭。急速的發展腳步,市民根本無法剎停,往日的街坊情誼、睦鄰關係,小城故事等,還能重聚,那就是緣。

根據分區規劃大綱圖,眼前海景確實是有限期的。綜合橫截面圖再加上每層樓宇高度計算,35樓的高度約為在主水平基準上約116.3米。而草園街和四山街附近住宅用地的高度限制分別為在主水平基準上120米及140米。兩者的最高點均較單位為高。換言之,單位面向啟德郵輪碼頭至觀塘仔灣一帶的海景在將來或會變成樓景,海景角度將會大幅收窄。

消失的街道

以前的香港跟現在的香港有甚麼分別?就是街道文化不斷消失。這種消失是明顯的:首先,香港的新市鎮,按照城市規劃,很多時都沒有足夠數量的地鋪,你只會看見商埸及屋苑;其次,市區重建令舊區附迎的街道文化都變成現代的高樓建築,連鎖店鋪及跨國集團漸次取代本土社區的多元小店,並換成以商埸為主的社區。你以前有的士多、小食店、茶餐廳,全都消失了。所謂街道文化,最主要是有街頭店鋪,假如街頭店鋪消失了,或趨單一化,便是社區死亡之時。這種劣質的城市規劃是地產財閥跟政府互相勾結,共同扼殺香港人社區的手段。

長遠來說,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將於2016年至2021年分階段竣工,時間上與沙中線通車大致相若,預料將與九龍灣商業區及啟德新發展區連成一線,吸引更多商業機構落戶該區,成為另一個類近油尖旺區的「客倉」。縱然部份路線日後或與鐵路重疊,但相信往觀塘及九龍灣一帶的巴士服務需求依然龐大,惟現時主力提供黃大仙、鑽石山、新蒲崗這些將來與鐵路正面競爭的路線很大機會面臨取消及縮減服務;另一方面,現正動工的藍田隧道及將軍澳跨灣連接路將於2020年通車,屆時將大幅縮短九龍東往來將軍澳南及將軍澳工業邨的行車時間,相信有潛力開辦往來新界北及將軍澳的長途路線,以及往來新界東及將軍澳工業邨的繁忙時間單向路線。

是次拘捕實在戇撚柒鳩!去政府部門辦公室(起動九龍東辨事處)要求會面,被放三次飛機之餘,竟然要俾警察追幾條街,再安條罪拘捕!行快行慢、行為不檢不過千萬藉口的其中一個,警察要拉要鎖何曾需要給我們任何合理的解釋?官員卸膊,警察護航,要受的是工人和市民。明早八點工程將繼續進行,請來觀塘海濱大空地,一起阻止工程,要求停工!

為起動九龍東計劃一部分的觀塘海濱長廊第二期工程動工在即,海濱天橋底的空地將被擴建成公園的一部分,引起區內工廈band友及街坊抗議,恐怕再失去進行音樂會和各種活動的空間。

公共空間並非由政府規劃賜予的,卻隨時會被政府一手奪回。今日的觀塘天橋底,幾年間累積的公共空間文化,即將面臨破壞,整個規劃過程沒有做過一次公眾諮詢。(唔係話有諮詢就大晒,不過連基本交代都冇,用家竟然要見到鬼祟告示先知道!)而新開的所謂「一號場」,正是海濱長廊工程的第一期,仕紳化規劃「趕絕九龍東」的其中一個項目頭炮。假裝照顧市民的地方使用權,實為將民間玩法收編,列入其可管轄的範圍。緊接而來的第二期就是掠奪天橋底的種種措施,望海以左延伸至鯉魚門,以右至尖沙咀。

由於每個住宅單位可獲豁免的工作平台面積上限為0.75平方米(註:其餘計入總樓面面積),而且只有不超過 50%的工作平台面積可獲豁免;加上現時樓價高企,發展商每獲得1平方米的豁免面積,就獲得十多萬元的額外售樓收益。所以發展商為求不犧牲額外樓面(室內樓面較戶外樓面值錢),而盡取有關項目的豁免面積,建造的工作平台面積一律為1.5平方米(約16平方呎),無多無少。

上書廢除遷界令、解救百姓於死深火熱的人,並非一位漢人,而是一位滿州人,叫王來任。他上任初期,已上書朝廷廢除遷界令,但根本不獲重視。三年之後,這位好官重病在身,還遭革即處分。人之將死的情況下,他再次上書朝廷,說了一大堆無人敢講的說話,然後就病死了。這份「遺疏」到了皇帝手上,變成了死諌,份量大增,於是清政府在1669年下令復界,百姓可以回到原居地。居民回家後,感謝王來任,於是在上水石湖墟設「巡撫街」,建成報德祠,不過報德祠於1955年毀於大火。以前負責管理報德祠的「周王二院有限公司」,今日依然可見他們的招牌。至於今日錦田的「周王二公書院」亦都是紀念王來任,而且是更加出名。因為他們每10年舉行太平清醮,已有300年歷史,共舉辦了32屆,上次舉行是2005年。不過,復界令並不惠及大嶼山居民,他們要到1683年收復台灣後才可回家,前後離家接近20年。

毀滅文化的文化導賞團

本來好好的一個「文代導賞團」,去起動九龍東辦公室幹噸嘛?不出所料,就是宣揚政府打算將觀塘發展為商業區的政策。大伙兒先坐在一起看悶到仆街的宣傳片段(大家都悶到睡覺),然後再到處走走繼續被宣揚觀塘區變成商業區的好處,和政府的決定有多創新和體貼。然而,這根本是一個笑話!以文化政策之名,資助所謂的「文化導賞團」,以宣傳垃圾政策為實,圖以軟性手段誤導市民,合理化不知所謂的發展計劃。

官塘裕民坊凌記書店

官塘裕民坊被納入了市區重建項目,自數年前起,當地的居民、商店甚至是街道旁邊的小巴總站,都也陸續遷出。剩下來的,一是財雄勢力的大集團分店,一是市區重建局的臨時辦公室,一是負隅頑抗的「釘子戶」。就在裕民坊輔仁大廈門外,我們訪問到凌記書店。

地鐵,賺大錢仍加價;九巴,雖說蝕錢,但竟然將錄得盈利的業務分割出來,然後申請加價,讓市民生活百上加斤,同樣可恥。想深一層,九巴為何會在本業(巴士服務)錄得虧損?是九龍、新界的居民全都乘搭鐵路,支持不到一間巴士公司?還是九巴的營運策略出錯?依筆者分析,致命原因是九巴只懂收車削班來節流,而沒有認真想辦法改善路線來開源,結果只懂加價,讓市民更反感,選擇改搭其他交通工具。這乃惡性循環。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