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話劇

這齣話劇最出色之處,僅僅在於對白的大學生味夠濃。經歷過大學生活,或對大學教育略知一二的人,會跟它產生共鳴。我印象最深的一個笑話,就是即使是讀法律,也不是讀中大,僅此而已。除此以外,它的角色設定粗疏,省卻都無妨的枝節太多。辯論隊的存在和有關教育產業化的辯論內容,以及最後一幕父女溫情戲,其實全是可有可無的。另外,劇本安排角色直接講出「教育才是最偉大革命」的大道理,而無帶領觀眾從中自行思索,更是流於眼高手低,畫公仔畫出腸。

連莊梅岩自己也沒有想到,《野豬》的時空竟然加速與香港的時空重疊起來。《野豬》再不是一個寓言,而是一則宣言、一通警報。野豬,豬屬動物,通常在山上生活,幾乎遍佈全球,牠們是雜食性動物,幾乎甚麼都吃。野豬長著鋒利無懼的獠牙,本應兇猛無比,稱霸一方,最少無懼於人類,但我們在劇首,就聽見了野豬的命運︰被人類抓起、困在籠裡訓練狗隻,以便日後捕獵更多野豬。從野豬出發,《野豬》就是一隻野豬的墮落。

編、導、演可謂戲劇的三大支柱,這套話劇,我認為「演」方面最出色,相比之下,編和導就顯得較為稚嫩乏力。故事一開始時運用了不少在街頭實際做過的「街頭劇場」片段,將街頭劇場帶到黑盒劇場內,是個有趣的嘗試,但連結的程度不高,而且掌握節奏不準,有拖沓冗長之感。到中段開始加插了不少唱流行曲的情節,往往予人突兀之感,感覺像是為了加插一些流行元素而刻意安排。不過到後來演出越來越順,最後一段群戲唱「六月飛霜」十分扣題,而且到近尾聲時不時出現的「小丑」角色(由導演上陣)畫上了戲曲面譜,令演出要帶出的主題更加突出。其他「群眾演員」配合的走位,加上燈光,令反傳統的結局叫人更印象深刻。總括而言,這套製作可用「先苦後甜」來形容。

上星期前往觀賞音樂劇《DOGs》,演員有劉雅麗、林澤群、羅敏莊、陳康、朱栢謙、鄭至芝等,陣容鼎盛,個個唱得演得;歌詞亦寫得好,句句揪心。演員的角色都是狗,故事背景是一個泰國研究所,專做動物實驗,包括活體實驗、活體解剖,幾隻主角一同被困在這裡,從他們的逃離過程展示動物的內心世界與人類的殘酷;劇情清

撒手塵寰

在何偉龍眼中,戲劇和人生是不可分割的。他曾經說:「我的戲講香港地,香港情,所以我支持本地創作,為什麼?因為令我著迷的,是人。原來做戲跟做人是一樣的,沒有真善美的心去做戲,你只是扮野。」

向何偉龍致敬

多年前因工作關係,曾接觸何偉龍先生。那時何偉龍先生正在為《找個人和我上火星》的首演綵排,當時他仍在香港話劇團。

這部舞台劇名為《 香港「核」危機》,這套劇不是說核能,而是講述香港核心價值的危機。劇中的男女主角,是兩名中學教師,本來希望透過到貨櫃碼頭視察工潮,了解工潮的真相,但卻因為學校高層為商界中人,加上視察時有同學受傷,而受到校方的處處壓逼,而希望幫助碼頭工人的學生,亦只能屈服於校方的強權之下,被逼成為校方攻擊兩位老師的棋子。劇中,男主角因堅持了解真相沒錯,而丟了一席教席,學生們原本也被老師追求真相的心打動,但眼見老師遭到逼害,而變得犬懦。其實,這些場景,正正反映了香港社會的現況。

《打轉教室》摒棄浮面地熱唱廣東歌,也沒有以本土關注的議題為材,而選擇從情節出發,以高濃縮的日常生活片段,藉著場景讓受眾置身於似曾相識的狀態之中。例如自彈自唱的「冧女」情節,本來是港產愛情片中常見的橋段。以羽毛球拍當吉他的配合,不但惹笑,更勾起是你我小時候都做過的那些傻事。還有曾經風靡一時三角朱古力,劇中同學以此「賄賂」人心,既幼稚卻又無法否認自己也曾經這樣天真和傻。

兩小時多的舞台劇,可說是沒半點悶場。雖然當中有些笑點,如:人扮馬;男人扮修女等等,有點突兀,但整體來說無大礙。另外女主角由美麗年輕的芳婷,演到她衰老殘缺;再由九歲的皓雪演到她要出嫁,成為人妻。角色分配的安排,讓胡麗英有很多發揮的機會,而她亦都掌握得不慍不火。惟第一場而已,現場的音樂伴奏尚有很多改善的空間。沙維之死個人覺得可以再簡單省略一下,在他說了塞納河下的黑暗,全場燈一暗即可,不用太多冗長的對白。

《危樓》與危急的城

是夜在上環文娛中心黑盒劇場公演的是香港話劇團作品《危樓》。我得知它的途徑,是香港文化中心的宣傳單張。本來對劇團無偏好,但在觀賞《危樓》之後,也有了繼續留意這話劇團的打算。畢竟,學生身分的好處,就是可以購買半價票欣賞「文藝嘢」。

《我城》首演觀眾感想

《我城》其中一位觀眾,觀後也跟筆者說,他的人生做過很多工作,不斷在尋覓自己能做甚麼,想做甚麼。直接他找到了中醫之道路,立志懸壼濟世,豁然開朗。劇中的阿健最終死了,我們每一個人的終結也是要死。城市就是一個讓我們經歷生與死的地方,說到底,城市只不過是一個載體,更直接要問的問題,就是人活著之為了甚麼?

《我城》首演後感

我是一元劇社舞台劇《我城》的「舞藝指導」。說是舞藝指導,其實要做的事不為觀眾所見,因為《我城》確實沒有舞步 - 它不是一齣音樂劇,而是一齣音樂話劇。是晚首演完畢,匆匆歸家,感慨良多。這是一個五年前開始的故事。中學的銀禧校慶音樂劇《Our Story》,由劇本、音樂到後台工作,同學們都直接參與,由此對舞台製作產生極大興趣,於是就有人(後來《我城》的監製)想到要集合有志者,齊心協力做一台好戲,而且戲以載道,誓要表達一個訊息 - 年青人,可以用自己的方式關心社會,可以用自己的方式為社會、為自己發聲。

舞台劇就不同了,演員就在舞台上,觀眾和演員有一段距離,縱使觀眾也會看到演員表情,但也是遠遠的看,人是細細的。所以舞台劇,最吸引著觀眾去看的,除了對白和歌曲外,就是演員的身體動作!由於身體的演譯對舞台劇來說是非常重要,那麼演員能否有效地運用身體演戲,就是一個劇的成功關鍵。有見及此,筆者專誠訪問了即將公演的音樂戲劇《我城》的Dance Coach 爾雅老師,了解一下她如何訓練演員認識身體,繼而善用身體去演戲。

說來話長。話說初次受藝術資助,是在二零一一年去文化中心看《百年之孤寂10.0 – 文化大革命》學生導賞場。大概因為辦劇進念二十面體是政府資助團體,所以不需要入場費。本來以為內容是關於文革,誰不知那真是一套相當破格的戲劇。主要的畫面是很多演員在台上穿著紅衣白衣走來走去。服裝很漂亮,燈光也很有意境,而特色在於這套戲劇是沒有對白的。我們這班「中學雞」才疏學淺,看到一頭霧水。幸好看到最後有發問環節!我舉手衷心求教:「這套劇的意義何在?」。然後胡恩威先生(自從亞視style後威名遠播)沒有直接回應,叫其他學校一位同學把劇名唸一次,就算是回應。

借史論今,是成功的,原著的核心價值本來就足夠警世,它刺穿了歷史因循的可悲,解釋了今人墮落的因由,據其書改編,失敗是難料的。原著中黃仁宇先生之筆鋒與識見已經教人讀得心醉,掩卷拍案,所以只要話劇文本無大幅修改,作品也不致大為失色。但以一齣話劇而言,附加價值很少,原著沒有因為藝術創作而豐富與多面化。另外,選用普通話為主要語言,也是令人「冇癮」的,明朝又不是流行當代的普通話,以普通話來迎合甚麼觀眾?最後,要數話劇最值回票價之處,就是將化文字之繁為言語之簡,方便未讀過原著的人消化理解之功。

《死亡與少女》(二)

步入中段,電影的氣氛愈來愈緊張。妻子迫 Dr. Miranda 寫下當年的案發經過,然後對著攝影機的鏡頭讀出並懺悔。Dr. Miranda 不服,他根本沒有做過,如何懺悔?漸漸地,Dr. Miranda 開始投入這個閉門審訊,充當了「被告」的角色,為自己辯護。「你說我侵犯你,可是我有不在場證據。十五年前我在西班牙的一間醫院執勤,從來沒有離開過。要是你還不相信的話,可以打電話去查看,他們一定有我的資料。」Dr. Miranda 誓不低頭。聽到他的供詞,丈夫開始焦急起來,他幾乎可以肯定妻子認錯了人。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