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豪宅

粉嶺區少有這類四房雙套房單位供應,某程度上跟區內以上車客或入門級換樓客為主要客源有關。新地以高價賣清首批單位,而示範單位所在的20樓1A室的最新訂價為$12,536,400(每平方呎實用面積為$10,225),亦反映了新地冀以「新地樓」品牌吸引區外換樓客進駐聯和墟。這個策略能否成功,視乎餘貨能否延續首批單位「即日沽清」的聲勢。

當權者經常喊著「發展才是硬道理」的口號,自覺以為發展才能給市民提供一個更舒適的生活環境,但他們又有否意識到舊有社區其實一早已經自行活化,慢慢建立自己的發展模式?小販與露宿者互利互惠的微妙關係,各種文化背景和種族的自然磨合,舊社區內獨有的生存潛規則,在物華街市集一一呈現出來。200位小販,125個檔口,黯然離開,還有無數盛載著人情味的貨架,非電腦字體的手寫價錢牌,充滿民間智慧的電線柱,日後只能成為街坊們的集體回憶。

維港夜景,能否吸引一眾打算進駐名校區的家長們,以及想賺大學教授錢的投資者?讓我們一同揭開神秘面紗吧!

畏高的大圍

廿年前的舊大圍,多麼異想天開!一個鄉郊之地,仍欠奉完善的文娛設施(諷刺的是當年政府加建圖書館和公園等承諾至今仍是紙上談兵),過往大圍是購物消費主要依賴沙田市中心的小區。一如許多港島區居民對我們的既定印象──純樸,鄉區感覺濃厚。異想天開的是在細小簡陋的九廣鐵路站旁的是當時香港三大主題樂園之一,歡樂城(前名為青龍水上樂園),從樓房遠望會看到漆黑天際之中那緩慢轉動的閃亮摩天輪,畫面諧和,卻又是那麼的衝突。

嘉里於本週上載了高士台(The Summa)的售樓說明書,揭開了嘉里鄰近港大全新豪宅的神秘面紗。高士台由兩座「豪宅」大廈組成,第一座以三房大宅為主,當中亦細分一套房和雙套房連「L」型大廳兩大類設計。第二座主要提供一房及兩房單位,部分單位更屬「豪華劏房」類別的開放式單位,這類單位實用面積由238至264平方呎。

囍帖街已經重建成囍匯(The Avenue),而物業樓書剛剛上載,不論大小單位,均有奇則出現,本博將重點介紹部分單位的間隔。

以上兩個實例說明,即使中小型單位,只要發展商悉心「包裝」,要豪宅化絕對不難。從物業位置和間隔看來,維峯跟早前開售的yoo Residence均同樣針對一眾「高入息、高增值」和「熱愛大都會生活」的金融才俊,分別在於前者基於附近環境不及yoo Residence高尚,入場費或會略低。市區舊樓重建後,新建的樓房大多以「劏房」設計,並以天價銷售。在「低增值人士要離開香港」的大環境下,舊樓居民即使手持賠償亦未必能負擔新樓價格(否則地產商暴利何來?)的情況下,會否變得窮途末路呢?

假如大家認為「觀月‧樺峯」內櫳仍然偏細的話,相信大家不會反對Imperial Kennedy屬於極細類別。廳房極細?虛位勁貴?事實上,能在Imperial Kennedy圖則上稱為「睡房」的房間,長闊度都足2米。大家當然別要只看門面數字便草草下結論,本博選取了幾個例子進行分析

The Austin有不少三、四房大單位均建有特長走廊,令可用空間大打折扣,當中第二座之T2及T2A就是經典例子。T2的A和B室的睡房區的走廊分別長達7.755米和7.65米,以1米的闊度計算,總面積達83和82平方呎,以平均實用面積呎價約$22,871計算,兩條走廊的價格分別約為$1,898,000和$1,875,000。

The Austin 住址睇死人

有別於其他發展商將同一幢大廈的不同「座」、南/北翼、左/右翼、A/B座或世界城市(編按::o))命名的做法,The Austin的同一幢大廈的兩「座」只以T1/T1A、T2/T2A、T3/T3A和T5/T5A命名,而各「座」的單位均以A至E室順序排列,例如:T1及T1A同一幢大廈內兩「座」的18樓均設有A、B和C室。大家日後識別有關物業地址時,務必小心確認所屬的「座」別是否有「A」字,稍一不慎就會造成混亂。容易令人混淆的住宅地址不但令來訪的親朋戚友要小心澄清以避免誤會,而且還會令郵遞及大廈管理等工作倍添困難;假若遇上事故,更會因物業地址不清晰而延誤救援工作,後果不堪設想。

新地想「新地樓」長賺長有、雄霸香港地產市場,當然不會放過任何延續霸權的機會。南灣位處香港南區的鴨脷洲,擁有深灣遊艇會加南中國海一帶山海全景,先天條件優厚,新地怎會不想將南灣營造成另一個代表作呢?不過,鴨脷洲船廠地位處南灣對出海岸,欠整齊的觀感加上平日造船修船時引起的噪音,對南灣的樓價和「新地樓」的聲譽構成一定負累。根據中原數據過去的成交資料顯示,南灣的建築面積呎價($11,844-17,774)較區內望相若景觀的深灣9號($17,420-25,829)低了一截。為求力保「新地樓」的聲譽,發展商之一的新地又怎會不重提將船廠變成遊艇中心這個建議呢?

「實用面積1300呎,樓價接近3000萬元,九龍塘珏堡頂層連天台複式單位令人意想不到的,竟然要用棍子,將收藏在天花的維修梯拉下,再爬上天台。」若然大家將上述新聞片段,跟本博較早前撰文《九龍塘玨堡(Le Chateau)官方圖則全面曝光》中的圖則來個比對,相信大家會更驚訝。根據本博早前公布的圖則,玨堡不同單位的天台只以不同顏色顯示,並以一條幼線相隔(紅框所示),並不像一般天台圖則般設有粗線,和標示欄河位置和高度。

米蘭昆德拉說:「人與權力的鬥爭,就是遺忘與記憶的鬥爭。」發展是一種權力,記取也是一種權力。在一個輕視歷史、長於遺忘的地方,冷漠與遺忘是權力者的最佳伴侶。地產霸權不是純然的經濟發展結果,那是一種商政合謀的產物。發展主義是霸權的完美托詞,她的後遺就是沒有後遺 — 當一切都能被推土機壓下,我們會被教養成只懂讚嘆新鮮,而歷史只能活在抽象的字裡行間,過去只能成為傳說,甚至全然消逝。明天,又一段歷史要為豪宅項目讓路。一些柏林人正在抗爭著記憶的權利,當香港人面對類似的事件時,又會作出什麼選擇呢?

圍城

我也曾經怨屋企窮,長大了才明白不是屋企的錯,更不是老豆的錯。當你一世人誠誠懇懇、老老實實咁打一份工 - 係我地係讀唔到書,但就算係揸小巴、揸的士、做侍應、做sales,安於天命自力更生做好一份工,唔係去偷唔係去搶,雖然微不足道但我都係為呢個社會出一分力。到頭黎,換黎既係三餐不繼既生活,甚至一場大病、一場意外已經足以令你成頭家無瓦遮頭,更加唔好講買樓想有個安樂窩咁奢侈。到底我地做錯啲咩?係唔係老老實實打份工、唔去炒炒賣賣就係我地既錯?點解一個社會可以咁樣?

球場背後的新式「豪宅」

新式「豪宅」在香港市區十分值錢,所以新式「豪宅」在市區如雨後春筍般興建和落成,這些「豪宅」通常都超出了當區居民的負擔範圍。這些新式「豪宅」為了增添「貴氣」,除了水晶吊燈大堂、豪華會所、環保露台等「標準配備」外,還會以玻璃幕牆鋪砌大廈外牆,住宅單位就是配備了這種有如寫字樓般的窗戶,是高貴還是冰冷?很視乎個人感覺。

買屋,還是買身份地位?

「置業」的觀念,最早源於北魏太和9年(485年)頒布實行「均田制」詔令,當中「永業田」就給予每名男子二十畝土地,作為私有財產,不用還給官府,也可以買賣。買屋買田又買地的觀念由此而起。時至今日,富人置業是為了買個居所,還是為了買個地址、買個身份?其實,富人置業,又點只咁簡單?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