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財政預算

我原本只打算在最終章講解基金帳目內的基本工程儲備基金,不過鑒於近日有不少人在討論議員拉布會否引至政府不能運作,所以我決定在講解基金帳目,花一點時間講解在香港法例第二章內,有關臨時撥款令的安排。

在香港政府的現行架構下,保安局是負責管理8個政府部門,分別是:總目23:醫療輔助隊;總目27:民眾安全服務處;總目30:懲教署;總目31:香港海關;總目45:消防處;總目166:政府飛行服務隊;總目122:香港警務處;以及總目70:入境事務處。在過去兩年多,我相信由自由行引起的港中矛盾,以及香港警察的執法方式是令到不少市民對香港警務處及入境事務處這兩個部門有更大興趣,所以這次的討論,會集中在這兩個部門。

在文件的第一頁,我們看到教育局的預算為473.695億元,當中包括7個綱領:(1)局長辦公室;(2)小學教育;(3)中學教育;(4)特殊教育;(5)其他教育服務及資助;(6)職業教育;以及(7)政策及支援。當你細心看有關綱領,你會在綱領(5):其他教育服務及資助,即第32段找到國民教育的簡介。

往年大家去理解財政預算案,通常只會看報紙;而報紙的新聞稿,亦只是轉載財政司的演詞及政府批發的預算案重點。不過真正的戲肉,是兩大冊預算,即卷一:政府一般收入帳目(General Revenue Account),以及卷二:基金帳目(Capital Account)。每年政府花上無數資源去編寫這兩冊,而內裡就有為如何增減每個政府部門的經費及人手,作出初步解釋。各立法會議員有責任去細閱有關文件,並對有疑問的地方要求政府解釋。要記著:政府可以不回答我們及記者的提問,卻不可在立法會上作假,因為會負上刑責(註:當然大家信不信政府會賭一鋪公然講大話,那是後話。)。所以,如果大家覺得政府在預算案的初步解釋不合理,最好便是要求立法會議員去代您去向政府提問。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任內第二次剪布,表面上看似解決了是次財政危機,實際上此舉剝削議員發言權力。拉布的用意原是為少數人士發聲,以防大多數人士壟斷議會,企圖拖延時間使議會改期討論議案,甚至暫時取消該議案。但剪布此行為無可厚非地與拉布的原意大相徑庭。《立法會議事規則》第九十二條授權主席可參照其他立法機關慣例程序行使裁量權,因此曾鈺成隨時可能因政府施壓或其他原因而剪布,但這完全違背立法會的功能。若議員連發言的機會都被主席剝削,立法會又豈能履行議政,論政,監察政府的職能﹖

有立法會議員在財政預算案的審議上拉布,目的是要迫使梁振英政府交出全民養老金的路線圖或立即展開公眾諮詢。建制派議員大為抹黑實屬意料之內,但民主派議員當中竟然只有四位議員參與拉布,其餘大部份更表明不會提出任何修訂,甚至撤回原先已提出的修訂「割蓆」,此舉實在令筆者感到費解。

在近十年,本港的長者貧窮率一直維持在三成以上,反映問題明顯是結構性,最大的原因是欠缺一個完善的退休保障制度。及早設立全民養老金才是腳踏實地解決長者貧窮問題,又可減輕下一代的負擔。地球上幾乎所有國家也早已設立了全民養老金,例如加拿大、美國、日本、南韓等,坐擁7000億財政儲備、庫房水浸的香港政府又怎會沒能力去拿500億去當種子基金呢?最有可能的解釋是,政府不敢向大財團額外徵收那丁點的利得稅,而讓廣大市民在將來受罪。設立全民養老金制度是一個未雨綢繆的做法,不及早去處理這個計時炸彈,到了廿年後便會引爆。

撤回修訂也讓建制派議員有機可乘,藉此機會分化泛民。民建聯葉國謙已經在呼籲泛民「齊心」反拉布,葉國謙此言一出,即使泛民斷言拒絕邀請,也已經會加深贊成拉布者對撤回議案者(特別民主黨)的不信任;更何況,民主黨劉慧卿和公民黨梁家傑已表明願意商討修訂議事規則,以應對拉布,不論他們最終打算提出甚麼方案,這一刻如此表明心跡,予人感覺就是和早已提出修改議事規則應對拉布的建制派議員站在同一陣線。如果他們真的提出有關修訂,那麼不管他們是否有心與建制合作,反對拉布者都會應為他們這次是背叛或露出狐狸尾巴,這樣對雙方造成的裂痕恐怕可堪比民主黨私會中聯辦那次。

預算案拉布是為了求變

主權移交以來,香港社會已經慢慢走到了臨界點,解決社會問題實在刻不容緩。可笑的是政府雖坐擁6,690億財政儲備,但梁振英和曾俊華繼續原地踏步,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不但無助基層人士,更會加劇貧富懸殊。例如公屋建屋量仍然是平均每年一萬五千個,又沒有為全民退休保障成立種子基金……民主派議員當然一如以往大力炮轟,在記者面前塗污、撕毀這份垃圾的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而民間團體和政黨又舉辦過遊行以表達不滿。但在今次「預算案拉布」一事上,就只有四位議員參與抗爭。難道民怨仍未接近臨界點,抗爭留待下年、下下年?

四個議員為甚麼要拉布?很簡單,因為上年提出的財政預算案無法幫助低下層和N無人士,所以長毛要求啟動全民退休保障、而人力則要求直接派錢。政府拒絕妥協,不與議員談判,於是後者發動拉布,和碼頭工人罷工的邏輯一樣。預算案對下層的措施乏善可陳,卻對資產階級十分大方。公司退稅、減差餉等等,是資產越多越受惠。議員們手持大量物業、公司,光是退稅措施,已經涉及龐大利益。泛民和建制派是同一世代的,一起乘戰後經濟起飛而風山水起,他們也持有一定物業公司,最後都會受惠於這份富人預算案。

芝麻友

香港天天都有鬧劇上演,個個都是花生友,但我們同時是「芝麻友」!當我們為了麥當勞明日免費派包、肥嘟嘟茶餐廳任食放題加價十蚊、WhatsApp 收費大拿拿一蚊美金等各粒芝麻綠豆起哄時,香港社會的西瓜、燒鵝、乳豬,就被官商勾結、政治分贓的利益集團奪走了。更可笑的是,他們取走這些西瓜、燒鵝、乳豬時,是何其大模斯樣,我們死盯着幾粒芝麻時,對他們巧取豪奪香港資源卻又如此麻木消極。

在近十年,本港的長者貧窮率一直維持在三成以上,反映問題明顯是結構性,最大的原因是欠缺一個完善的退休保障制度。「全民養老金」是一個由僱主、僱員、政府和大財團多方供款的方案,及早推行計劃才就能利用儲蓄渡過人口老化速度最快的十多年,亦可以減低政府因長者綜援個案上升而帶來的財政壓力,為政府在未來節省大量的綜援開支。即是說,設立全民養老金才是腳踏實地解決長者貧窮問題,又可減輕下一代的負擔。

關愛基金沒有告訴你的事

基金主力幫窮人,本來也不是壞事。但直到今天,商界承諾會捐的錢只有18億,實際收到的更只有11.9億。換言之,比起本來商界捐50億的目標,現在連四分一也沒有。那邊廂,政府除了一開始撥50億外,最新的《財政預算案》中,曾俊華決定再投資150億,即是前後合共200億。明明一開始希望基金比例為50:50,現在卻變成200:11.9,明顯與當初「政府商界齊扶貧」的意向相去甚遠。

應實行高額累進物業稅

問題還不止於稅率公平與否那麼簡單,還有政府如何通過合理稅收以導引經濟健康發展。由於地價、樓價、舗價等不正常地飆升,各類物業的租金也水漲船高。中小企、小店艱苦經營之下,租金卻吞噬了大部分利潤。較具規模的企業,也會因利之所在,將所得的利潤,多投於物業的買賣和出租。整個營商環境因而丕變為以物業升值和租金收入的「食利」導向,而非創新的、勤奮的「創利」導向。這不但嚴重打擊社會民生,更長遠地削弱香港的競爭力。試問世界上哪一個經濟體是主要以本地物業升值和租金收入來提升國際競爭力的?

財政預算案的陰謀論

今次的財政預算案從客觀的角度來看,是無視了梁振英的「適度有為」和「親基層」的路線,繼續守財只會加劇貧富懸殊,不去改善他的民望實在令人費解。曾俊華應該不是一個愚蠢的人,在梁振英民望長期不合格的時勢,還推出一份與民為敵的施政報告,反映了曾俊華與梁振英的關係上存著在暗湧。從陰謀論的角度來思考,曾俊華甚至可能有倒梁的政治目的。

另一個可笑的地方是,受助學生須在海外知名大學修讀英語或幼兒教育,後者是師資培訓課程,尚且說得過去,但不是讀英語的就適合當教師、提升學生英語水平吧?如何保證這班「精英」一定懂教書?就算這班人真的勝任教書的工作,但獎學金只規定他們回來教書兩年,這些資優生甘心在如此不堪的教育界長待嗎?魚過塘才會肥是常識吧?要提升師資,何不花錢在本地教育機構?協助教院升格為大學,投放更多資源培訓專業的老師,不是更乎合政府的「產業效益」嗎?我很難想像這個短視的政府會願意讓在oxford讀英文的人才回來中小學或幼稚園教學生Shakespeare囉!(我已經不期望這個政府理解何謂教育的真義了)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