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貪腐

我不以為林慧思老師當街講粗口是正義的行為,但以她所犯過錯的嚴重程度,社會施加於她自己、她的學校,以至她的學生身上的壓迫,實在已經太過分了。也許,香港真正的問題並不在於道德標準的高或低,而是我們對道德實在看得太膚淺太表面。當我們只是為道德而道德,只懂傾盡全力去批判幾句粗口,卻漠視真正使社會道德崩壞的行為,我們只會變成真正的「道德塔理班」,讓道德成為殘害他人、毒害社會的工具。

「大學畢業大晒咩?」

大學裡玩幾年之後,憑甚麼叫價萬五?遙想呀叔當年,中七畢業都是八千一個月,雖然大家樂麥當勞餐比當時貴超過一倍,車仔麵都只係十蚊,但當年讀到預科難過現在大學呀?點解?我話係就係!不用解釋吧,君不見以往兩間大學變成現在九間?甚麼?這樣說不科學?好吧,學位數目多了那麼多,還不是比以往容易?你說近半本地學位是給予大陸人?我不理,總之以前幾艱辛你們未經歷過呀後生仔!怎麼不能跟以前比較?當然啦,「我唔將你醜化咁點顯得我地優雅?」 ((改自Heyo 睇醫生歌詞 ))等我教精你啦,你地肯捱十年八年,儲足首期,供足三十年,才再同我講能力談理想,你有張沙紙有又點?好似我地當年,日頭炒股票夜晚賺公司OT錢,霎眼間已經有車有樓先先有資格同我講夢想呀小朋友,大學畢業大晒咩?中環價值呀,有錢先大晒呀!

廉署之亡,亡於吳三桂

從何時開始,廉署開file查案前先要揣測舉報人的動機?舉報人是否在做政治騷、是不是在做輿論公審,關廉署何事?廉署的角色是根據舉報、搜集證據、如證據充份便提出起訴,道德/政治判斷從來都不是廉署的工作範圍,更加不是決定是否展開調查的因素之一。換言之,即使舉報人是一個江洋大盜、變態色魔,而且無論舉報動機為何,只要證據充份,廉署一樣要展開調查。這明明是常識,但郭文緯因為舉報人無法證明的政治動機而質疑、甚至否定舉報的有效性,完全是轉移視線。

雖然經法庭審訊後還我清白,控方上訴亦被駁回,但我一直背負了曾被拘控選舉舞弊罪的前科,心裡耿耿於懷,現得悉特首為我(譚香文)出頭,心裡極興奮,基於特首看法,當年林、周兩人應該向本人道歉,還我公道。我譚香文將於2013年8月15日,上午10時到政府總部,親自向行政長官請願,請特首責成管治團隊的陳茂波局長,請林、周兩位向本人道歉,還本人公道。

涼粉者,性(姓)涼(梁),苦而黑心,質膠軟而無力。今東北不能發展,退恐人笑,汝無膠用,不如早歸。來日,思歪必貶汝矣,故宜收拾包袱,免得臨時慌亂。」茂菠哭曰︰「兄真知思歪肺腑也。」遂亦收拾行裝,於是局中秘書,無不準備歸計。

對於膠波的助理,屋企做廠捱咗幾廿年,唔買地一早俾租俾到執笠,邊可能捱到今日?佢返工之前將老豆公司啲股份轉走,拒絕同公司利益一致,又唔申報,我已經要表示遺憾。依家佢兩腳一伸唔撈,令我司又少了一個人,係遺憾上再加遺憾。依家啲年青人,抵受唔到壓力,少少野就辭職唔撈。呢件事令我堅信,要離開好易,留低卻需要好大勇氣,陳部長千夫所指都仲企喺度,係一位有高尚情操的員工。

本年4月8日,證監會宣布,暫時吊銷名嘴張士佳的牌照,為期30個月,並處以罰款50萬元,原因是張利用隱藏的證券帳戶進行交易,造成利益衝突,並於一報章投資專欄作出虛假及失實聲明。這個隱藏的證券帳戶其實就是其妻的帳戶,蔣元秋式的理由,大概會說太太的投資很獨立,不知太太買了甚麼股票之類,但就算藉口多多,證監會都不會聽你詭辯。調查指出,張士佳當時為華富嘉洛證券的持牌代表,持牌代表有責任向公司申報所有個人(包括配偶)的股票戶口資料、買賣紀錄等;然而,證監的調查發現,張士佳妻子暗地裏開設了一股票戶口,但張士佳從未向華富交代有關戶口的資料。

爆波在望

.

我打從心底裡,不希望陳茂波會下台,甚至連道歉也不希望他會做。這是拜大部分香港人的心態所賜。假若波叔道歉了,甚至被逼下台,那麼很多不了解政治的OL、阿伯都會說:「算啦!人地都道左歉,做乜仲要追究?」陳茂波,請你繼續無恥下去,讓香港人看到這個政府有多差勁,讓大家都體會不民主政府的惡果。請你堅持信念—絕不辭職!這樣下去,你和特區政府將會有再多的醜聞,促使社會民怨爆發,讓更多人走出來守護香港。

活出非基督的基督徒價值

由往年經營劏房,到現時利用申報機制的灰色地帶提前購買地皮以搏取收地賠償,兩者似是沒有存在明顯上「犯法」問題,但這種走精面的做事手法卻是「師承」自幾位前任高官:梁錦松偷步買車事件,曾蔭權特首在慳電膽政策上益親家。可以說這是香港官場的「潛規矩」。陳茂波將此等手法化為已用,不單作為問責高官不合格,更進一步破壞他另一個身分 – 基督徒的見證。

近日負責發展土地的局長爆出囤地醜聞,一時間輿情鼎沸。在微觀上,事件是個人操守問題,但宏觀上,卻捅出了獅子山下精神的嚴重缺陷。所謂獅子山下精神,是指在生活艱苦的環境下,死捱死拚,為了自己和家人,努力向上。這本來有其積極的一面,然而,其缺點也是致命的。獅子山下精神強調個人努力,關心的對象是個人和家庭而非社會。這種精神形成於戰後,在逃難到香港的人中間形成,故有極強的無助、無根、難民、短視心態,對社會缺乏關心,更遑論對不公不義的政經體制作出批判和推動改革。

新亞書院校訓為「誠明」,講求做人應以至誠,只有誠才能做到通曉道理。新亞精神講求的,是做人的品格與學業齊頭並進。誠,正正是我們作為新亞學生所不斷追求的。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涉嫌與他所負責的公職有利益衝突,但仍再三欺瞞公眾,不肯正面回應傳媒和公眾的質詢。局長多番妖言惑眾,誤導公眾以圖逃避責任,毫無誠信可言,更無一公職人員應有的承擔。

「幹嗎?」「燈…還未關…」趙雯把被子扯住,蓋著大半個臉蛋,左手指指旁邊的開關。這妞跟了我三年,每次上賓館,也擺副淑女姿態,不是要關燈,就是要先躺在床上聊半個鐘,要不就整天問我愛不愛她。甚麼叫婊子裝淑女,她就是鐵證,我操﹗「怎麼啦,嫌我太醜、沒頭髮是不是?」我循例半開玩笑問道。「哎唷,怎麼會啦?我喜歡成熟的男人,你知道的。」

克儉遊世界

.

由於土共人才已經缺乏,再加上梁的背景底子更不是土共的主流,也不是財閥要找的代理人,這形成梁要找出色人物便有極大的困難。的確梁是中共少數的精英,這是不容否認,但奇怪是他卻沒有班底,有班底卻是相對能力較差的一群,比起董建華時代確實是天與地之比。

梁粉一號

.

頁 1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