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資本主義

反佔中者不是「討厭政治」,也不是「不關心政治」,而是不斷抹黑學生,不斷抹黑民主派,由抹黑市民收錢,抹黑市民受外國操控,以至抹黑市民暴力;「反佔中」不但不是政治的「被動者」--「不理政治,經濟便自然會好」,而是不斷耳語,用電話以至電腦不斷轉載抹黑學生批判學生的文章以及圖片,特別是一提到外國勢力就有如上身,一提到美國人就咬牙切齒,請問這是英國人教你的嗎?難道英國人教你「反美反帝」?

讀過幾千本書,要介紹「最影響自己的十本書」,談何容易?林忌對很多題目都有興趣,由最熟識的歷史政治法律,沒有甚麼書推介的音樂以至電腦,去到地理、物理、天文、生物、科學、經濟,以至幾多本都唔夠推介的西方以至漢人文學,數一百本都嫌少,如何選十本呢?最終還是從各個體系選一至兩本,作為推介的引子,大家自可按圖索驥,從相關的書繼續閱讀下去。

問考評局出題是否帶有政治傾向,或者對題目感到嘩然的人,其實同問太陽會否係東邊升起,或者對太陽從東邊升起感到嘩然的人一樣咁搞笑,因為問題早在百多年前就有答案。

這些人都是拿著馬克思(馬克思:「又係我?」)或所謂左翼角度來發膠音。這些「論述」看似頭頭是道,但全部經不起常識和政治現實的考驗——有左膠批評其他左膠支持台灣學生,說,兩岸自由開放市場是好事,因為「馬克思主義不會在原則上反對資本流動、反對地區之間自由貿易」,原因是甚麼?原來在某些左翼的眼中,將台灣鑲進中國的權貴資本剝削體系中,原來是可以「為無產階段創造聯合的條件」!

左右逢源

《國富論》的成功,在於當中的理論不單沒有違反人性,反而充分地利用人性,運用踏實貼地的手段,達致某些理想。所以,我們承認某些現實,例如人性的「醜惡」,例如政治的「黑暗」,不代表我們就可以因此犬儒、因此放棄追求理想;也不代表我們應該抗拒現實。反而,當我們看清楚現實的情況,就更能夠找出一條真真正正通往理想的道路。

上流社會的幻想

由於本身學校的成績欠佳,所謂的甲級學生,不外乎是「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在舊制的中五會考當中,絕大部份學生在公開試中被淘汰,那些初中時的甲級學生亦不例外,更甚者連full cert也沒有,而筆者則幸運地升上預科。但是,公開試的失敗並未令到那些甲級學生意識到自己是一個「廖化」,反而變本加厲,對人口出惡言。由於筆者曾經墮進乙級的污水裡,部份貴族不承認筆者是「貴族」的一份子,經常有意無意間作冷嘲熱諷。

正所謂「春生夏長,秋收冬藏」。在這個資本主義的全球剝削下,由你一月頭返工就比你老細sm 你健康、時間、自由到十二月,難得一年最尾有幾日假期,當然自我收皮,冬藏自己訓返個夠本啦。唔通仲出街聖誕節倒數咁低能咩?年年都做同一樣野,你當我亞視定TVB先?當然,資本主義甚至把聖誕節日包裝成消化主義、把整個節日商業化了,實在可惡極了。大家也忘了聖誕節是為了紀念聖誕老人……啊不是……是耶穌出世吧?作為一個左仔,就算食飯、寫字、打手槍我也是左輪的,我最不屑這些資本主義下的產物。喂!左翼唯物觀唔係講無神論架咩?挑,意識形態呢味野,你識條春咩,用黎巧立名目,荼毒心智而已。世事一早被我看透啦。

在過去的一年,手機遊戲Puzzle & Dragons在遊戲界取得空前的成就,而其開發商GungHo Online Entertainment Inc無論在名,在利也得到豐富的回報。回顧去年11月,Gungho股價開始上揚,剛好搭上日本股市氣氛轉好的快艇,市值更一度超越遊戲界的老牌子任天堂。「超英趕美」,Gungho更在剛過去的十月聯同Softbank收購了芬蘭手機遊戲製造公司supercell,一時無兩。

他們的未來是那抹麥當勞通宵的霓虹燈,半紅不黑的,電力不足,好快熄燈。於是不再奢求甚麼樣靚身材正的天花龍鳳。毒撚的日本名字叫「根本妄想」,擇偶條件這些東西,比左膠的大同理想更加虛妄,反正這些機會屬於誰,還是睇餸食飯。到女朋友家裡食飯,有意無意聊到閣下家境?住公屋居屋私樓,絕對影響伯母的面口。閣下貌若潘安、才高八斗、勤力過新界那頭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你爸爸媽媽的物業值甚麼價錢。甚麼?住私樓,早供完了?吃完飯不要走得那麼急,跟阿女入房玩玩電腦吧。

曾經有法國學者分析,藍精靈其實有共產主義的隱喻。藍精靈卡通誕生於共產主義跟資本主義激烈角力的冷戰時期,故事中藍精靈的角色設定、人物形象甚至生活方 式,都無不充滿「共產主義色彩」。藍精靈村莊就像是一個「共產式烏托邦」,村內沒有貨幣,所有藍精靈都有自己的獨特工作,共同為公家生產,食物、資產則集體擁有,是一個均富的社會。而唯一穿著紅衣服的精靈爸爸,蓄著一把大鬍子,則顯然代表共產之父馬克思。所有藍精靈都在偉大的精靈爸爸領導下一次又一次地逃離邪惡巫師加達的魔掌,避免被吸乾精華的厄運,也很有「大海航行靠舵手」共產式人治「領袖崇拜」的味道。

主要大國民主革命的比較

讀歷史,總讓人不期然地比較主要大國的民主發展。人類歷史上第一次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發生在荷蘭,而大國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則以英國為先(1688),其次是由原英國移民所創立的美國(1776),然後是法國(1789)、德國(1871)。社會發展水平遠低於西方大國的俄國則在1991年才開始走資。

「大.追捕」與金錢社會

我走出賭場,看著巨型螢幕與噴泉,燈光閃閃的浮華,並非每個人的喜好。身處其中,我慶幸自己仍能夠選擇是否下注。但賭場外的賭局,整個社會卻無一倖免。近年出現的佔領運動,源起西班牙的15M運動,擴展至佔領華爾街,以至世界各地。這是一場思想運動,反思資本主義,反思社會公義以及生命的應然。我相信,時至今天,的確是反思現有制度的時機。

食環署惡僕更加是如狼似虎,自恃幾分官威便欺壓所謂「無牌」小販,誓要趕盡殺絕。最大得益者是百佳和惠康,失業小販轉而為這些超級市場充當廉價勞工,負責搬貨、點貨和收銀。消費者如欲購買產品,只能夠幫襯百佳和惠康,由「任君選擇」變為「無得揀」。可知最可怕的官商勾結並不是貪污受賄,也不是於批核政府工程時輸送利益給大財團,而是大財團盜用政府權力,否定小市民利用資本和公平競爭的權利,最終受害的是一般消費者。

放眼於學生對社會及政治議題上的看法,更多的人是出現「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病徵,而不是對政治忽冷忽熱,對社會愛理不理。由於他們習慣了長期活在一個飽受資本主義所剝削,昏庸無能的政府所管治的社會中,眼簾內根本容不下改革的一絲曙光。另外,因對社會運動的不積極參與,對政權的極端不信任,以及被眼前的短暫利益所蒙蔽。從面產生出一種消極的自我保護機制,繼而出現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病徵。

為了減低工人的對抗性,各國政府將五月一日這個抗爭日子訂為假期,這個諷刺無比的制度化做法,就好比《進擊的巨人》故事中由殘存的人類建立出來的高牆,將自己關在一個籠中,享受著虛假和平,慢慢遺忘了抗爭的歷史,遺忘了自己仍被資本主義所剝削,遺忘了階級爭鬥的意識……故事中的城牆守衛和大部份的人類失去了危機意識,其中一名士兵說:「如果巨人真的破壞了城牆,我們自會做好我們的工作,只是過去100年也沒有發生過一次。」回到現今的香港,每年的爭取最低工資、標準工時、集體談判權等的五一遊行只有三、四千人,或許主流群眾可能覺得勞工保障尚算足夠,又或者就算覺得自己被剝削得很嚴重,也不會想到反抗,在五一勞動節當天還是去消費玩樂。

有人或會懷著一腔熱血去咬定《2+2=5》講的是階級矛盾,資本主義社會下工人被資本家剝削云云。有一群人甚至會前仆後繼地借這首歌的MV直斥資本主義的醜陋,轉而歌頌共產主義。 這種因急於擁抱社會主義而草木皆兵,杯弓蛇影的膠化心態不但貶低了MV和歌背後想探討的價值,包括共產政權的腐敗,更抹殺了理性討論的空間。這首歌,雖然可衍生出無限個版本的解讀,但作為一塊照妖鏡,亦足以考驗自稱左翼人士對左翼思想的理解。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