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資訊科技

中港之間的權力,人口是不平衡的,中國從事資訊科技的人多過香港,以人口比例計算,是正常不過。而目前中國資訊科技專才的人工,仍比香港平。到時互認後,企業外判到成本較低的地方,將會全面進行,香港有多少資訊科技同業失業,真的天曉得。而中國市場雖大,但也很保護主義。香港資訊科技界是否真的可以得益,得益是否預期,亦是疑問。到今天香港的商人及專業人士,仍然這麼政治無知,短視勢利,沒有本土意識,香港想不沉淪,淪為人家提款機也不行。

在大陸建立網站,會有一定法規,其中一個法規是需要申請ICP(Internet content provideer) 互聯網內容供應商牌照,由信息產業部發放,申請這牌照是作為備案之用,倘若沒有這牌照,便不能在大陸境內提供互聯網服務。

波音都整手機?

倒轉想,推出這種手機其中的原因是不想別人知道通訊資料以及手機內的內容,但是有一天在街上你見到有人手持這種手機的話,你便知道他是特別人物,身上一定有一些非常重要的資料而不能外洩,那目標人物便非常清楚。這刻有點太陽能電筒feel的笑話一樣。

從Netflix 看香港電視路向

現時Netflix是提供網絡流串媒體服務的公司,用家在家中透過網絡收看節目。但該公司原本其實是一間DVD租貸公司,和昔日的租貸不同的是透過網絡租,然後該公司會寄到用戶家中,看完後放回信封寄碟退還。這種營運在美國極為成功。但該公司眼見網絡流串開始流行,會對他們這種半新舊模式帶來影響,決定轉型成為網絡租貸,用戶透過網絡下載收看,現在該公司客戶達到到3340萬,比HBO多了約500萬。

離開地產的李嘉誠……

云云華人營商者中,李嘉誠是最懂得生意佈局的一位,他的轉型其實是看著社會的變化而轉變。當年隨著本港輕工業帶動他穿膠花成功得了第一桶金,這是他看準當時社會變化,六七來臨以及香港人口變化,他亦放棄了原有工業轉型地產。社會進步以及資訊社會來臨走進電訊業。種種商業決定都顯示到他對社會變化的眼光的確是比別人深和遠。或許你會說因為他人脈廣才可以做到這些生意,但如何人脈廣呢?你可以嗎?他有專才指引,只要有錢便成,但問題是你如何有錢?不要因果倒轉而否定別人的成功之道。

如果你有返咁上下年紀,你都知香港以前一般電話號碼得7個字,係九十年代先因為唔夠用先加多個字頭變8個字啦~而電腦IP係初初發明既時候本身根本就無諗過比晒全世界咁多人用,所以其實IP地址已經一早唔夠用。但係電腦轉地址唔同電話加個字頭,當中要做既轉變多好多,所以就要用新既制式去應付。我地而家用緊既叫IPv4,而新既制式叫IPv6,至於IPv0至IPv3同IPv5你就唔駛理㗎啦,只係一啲實驗性既野,古語有云「機械既野你唔明㗎啦」,你咪理咁多啦。新既制式會同舊制並行,直到IPv4自然淘汰為止。

早前為慶祝八達通電話卡正式推出,八達通 與 SONY、PCCW合作推出1000張免費2年 5GB 數據計劃,附有一張八達通電話卡,本雜碎有獲得這次活動,用了近一星期,想要跟大家分享一些想法。

最近SocRec遭到黑客入侵youtube帳戶並刪去其影片一事,再次響起了泛民組織及其成員帳戶安全的警號。雖然入侵方法未明,但藉著這次機會希望能推廣採用更安全的「兩步驟驗證」。本文將以圖文並茂逐步介紹如何啟用Google帳戶的「兩步驟驗證」。

這種攻擊會危害到讀者嗎?除了令你無法瀏覧獨媒產生焦慮和不安外,對你的電腦/手機/平板一點危害也沒有。是否有組織、有目的,並且有大集團在背後的惡意攻擊?不一定/不知道。只有要錢便可找人來進行攻擊。攻擊者通常以各種方式如木馬,有害軟件取得大量電腦控制權形成彊屍網絡,接到生意後便用操控大量彊屍電腦進行攻擊。

反智的手機

假如因為智能手機的誕生,在你有我無的情況下,若說我們的溝通竟會比從前沒有whatsapp 的時候差了,那麼到底是我們的問題、我的問題、你的問題抑或是手機的問題?我們現在是否難以想像沒有智能手機的年代,人們是何以生存、相處、溝通?試問,這是進步還是退步?

簡介網站密碼

有不少機構和網站,為了增加撞破密碼的難度,而要求使用者使用大小字母,數字甚至符號。更有甚者,會要求用戶短時間內變更密碼,而密碼更必須與之前數次有所不同。這樣的做法已經有點矯枉過正了。因為正如上文所述,人的記憶力有先天的限制,我們難以去記憶一段沒有意思,無法關聯的字串。如斯做法只會令使用者傾向使用更簡單更危險的密碼,因為要記憶如斯字串是吃力的,故此整個密碼會變得儘量簡單,更會令部份使用者選擇把密碼記於紙上,變相增加洩漏密碼的風險!而要求用戶每隔短時間不斷變換密碼,其實只是把風險轉嫁到用戶身上。

事緣年頭我上網預約咗一本書,我無去攞,之後就無咗件事,亦都唔記得要去返圖書館畀$2.5去註銷,結果就嚟咗呢封通知信。我當然乖乖地去圖書館畀返$2.5,之但係我發現,圖書館原來畀咗$1.4郵費去發呢封信,心諗佢哋何必要噉做。我認我唔記得畀錢而搞到康文署要「勞師動眾」,我都認自己無盡讀者責任令到康文署要自掏腰包。但我總係覺得,要追錢都唔使專登去付出$1.4郵費、用一張A4大嘅紙去通知人卦?

一講Whatsapp大家就上頭

我明白很多人嘲笑/批評的是那些覺得免費是天經地義的人。不過既然大家咁有智慧,講到不滿意whatsapp做法啲人有多無知/小家,沒理由不知道mobile app經濟模式是如何運作的。Mobile app要營收,只有收費模式好難做,很多app是提供了有廣告或者功能有限的免費版,用戶想upgrade才付款。這世界有不少人是不介意看廣告而享受免費服務的,就好像大家天天都看的免費電視頻道、Facebook、Youtube、Gmail一樣。那些不想在app上看廣告的,就付款好了,我不見得前者跟後者誰更高尚。

從Whatsapp事件看香港電子付款

近幾天香港網上最紅最熱的話題莫過於Whatsapp將於近期內開始收費,一眾網民於短短數日內便分開成幾個派別,分別有:「不應收費/不會付費」、「應該收費/已經付費」以及「想付費可惜無門」。我在這篇文章都不會評論頭兩者之間的紛爭,畢竟要說的大家都已經說了再討論也是無謂的。我這次主要目的是想為「想付費可惜無門」的出一點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