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走私

有名嘴明明自己所屬黨派的其餘同工正為海怡一事而籌謀之時,自己就跑到屯門V-CITY附近開藥房,V-CITY是什麼?就是一個會安排每日有500班來往深圳至屯門V-CITY的大商戶商場,這位名嘴除了很懂做生意,我不知道他為市民做過什麼,還是他覺得,既然自由行都進佔屯門,他又何樂而不為的參一半進去?

針對石湖墟區內業務偏向個人遊旅客的商店,進行了第三次的調查,發現在2014年一月,單單在石湖墟(不包括上水廣場)相關店舖已經多達201間,當中有45間中藥海味店,43間藥房,31間找換店,和26間專門為走私活動而開的店舖。走私專間店數量更在六個月內增多了超過270%。調查結果反映了現在是時候檢討「個人遊計畫」 ,否則上水將成為走私者的購物商場。

香港的二O一三年

2013年對香港人嚟講,係一個既難過、亦難忘嘅一年。對善忘嘅香港大眾,梁振英上台一年以來點起嘅處處火頭,當中包括大宅僭建(Well,點解唐太要被檢控,佢就無事)、懷疑黑金政治(佢應該係喺香港第一位獲得疑似黑社會人士出錢出力支持嘅執政者:雖然64原兇老鄧講過話黑社會也有愛國的)、被指為幕後的「一男子」去否決發電視牌給王維基,都只是小菜一碟的。真正令深深刺痛香港人的,反而係政府一連串激化港中矛盾嘅優待中國新移民政策。

自由行救港是承接自由經濟積極不干預圖騰後的另一個圖騰,圖騰後面是一個中港政商地產界合謀撒下的彌天大謊。自由行假自由之名。一般人一聽見自由,就覺得不錯。自由行帶來人腳和資本,成為財閥和旅遊社的配給式、輸血式經濟。其經濟成果,與一般人關係極微。地產零售財閥才有資本做這盤生意。不只如此,財閥和個別行業日夜接受輸血,肚滿腸肥,擠壓其他業者的生存空間,將樓上書店、雜貨鋪、文具店甚至戲院之類行業趕出社區,以自由市場之名,無條件接受整個中國的資金改變香港的社區面貌和生活主權。走私賊擾民擾市,卻又得到自由經濟右派的言論卵翼,視之為自由經濟、自由市場,與外國遊客到鴨寮街買舊電器一樣。

極右妄想

陳景輝的反駁或者評論,還是一貫的語意含糊、脫離現實。李怡說香港其實沒有「右」,陳景輝則說香港不只有「右」,更有「極右」,嚇死人。「左膠」為一國犧牲本土利益,可謂鐵證如山。孔令瑜等人念茲在茲家庭團聚,為此可以不顧本地承載力,可以犧牲本地人(包括新移民)的福祉。毛孟靜范國威的本土優先聲明是包括小數族裔、非中國血統香港人的共融願景,而孔令瑜等人的聲明與毛范可謂相近,獨是沒有小數族群那一筆只顧黃皮膚黑眼睛「中國人」在香港拿多少權利,怎麼不是受一國的意識形態所支配?

一朝早起身上班上學,行過球場或停車場空地,一班操普通話的呀姐播數十年民革式的樣板音樂,翩翩起舞;上到鐵路,強國人大大聲講電話,旁人用入耳式Earphone聽歌也清楚其內容;去便利店買早餐,兩位職員用普通話傾偈,到見到你才用唔鹹唔淡廣東話死死地氣「歡迎光臨」;回到公司,該死的舊電腦壞了,搵Support,怎麼他們說普通話呢?原來公司為慳錢,IT部都北移,原來的香港人當然炒了,那些中國同事不知甚麼叫Harddisk/Mon,要叫「硬盤」及「屏幕」

在新政策實施前,奶粉供應商並無限制外來人士購買奶粉的數目,於是,自由行旅客利用一日多行的漏洞,多次出入境作走私奶粉的勾當。另外,藥房及連鎖店亦視中國遊客大量購買奶粉為商機,並藉此把奶粉囤積居奇,藉以謀利。儘管商舖堅持奶粉買賣是自由貿易,然而,他們這種做法實際是扼殺本地初生嬰兒的生存權利。就算有零售商對香港家長承諾,一旦有來貨便致電通知,可是,最後也沒有兌現。事實上,零售商早已預留絕大部份存貨給中國遊客,香港的家長們根本連貨物的模樣也無法看到,更遑論購買呢。

中國人除了喜愛濫用抗生素以外,更愛濫用「歧視」。強國遊客在香港餐廳拿出水瓶,給小孩子就地解決,店員上前勸阻,強國人即呼天搶地「我被歧視」;阻止炒賣奶粉,又是「歧視」強國孕婦;如今竟然有香港人大愛上腦,主張要取消七年居港限制,否則就是歧視?說得好像是香港人拿槍去強迫他們移民香港的模樣。提出這種主張的人,和平時期,是港奸;戰爭時期是通匪資敵,要拿去槍斃。

.

反本土迷幻列車

反本土列車,其實是在「民主統一派」的車軌上駛來的。而民主統一派又滋生出大小社運組織、以六四維園集會散播大中華國族感情,最終連一些這一代的香港人都成了不清不楚的「中國人」,自己都敵視自己的公民身份、自己都視香港的自由、地位和文化為「例外」、「過渡」、「不正常」之物!

本土意識是如何煉成的?

2010年以後,由D&G 事件引發的一連串和香港本土有關的事,香港的政黨無為市民出聲,反國民教育、反對新界東北發展、反雙非、蝗蟲論、反對殘體字、反走私(水貨)客、限奶令、甚至碼頭工運等等,社運及左翼各為其主,他們或許要幫有關人士反對或爭取權益,但他們更希望自己頭上加頂光環,令自己的社運事業長做長有。是的,他們會幫大家罵政府,去遊行、唱k,但過後,大家爭取到甚麼? 反對了甚麼?

根據《儲備商品(進出口及儲備存貨管制)規例》(第二九六A章)第4條規定,任何人除非出口時許可證而出口獲得不得將任何數量超逾15公斤的儲備商品從香港出口,但任何人的個人行李內只供他本人耗用或作為禮物而從香港出口的任何儲備商品,如數量不超逾15公斤,均無需出口許可證。雖說現時香港未爆發食米風暴,但政府應該汲取「奶粉風暴」的教訓,以「防患於未然」的取向,即時監察香港大米供應情況,並向香港人每週匯報最新情況。必要時更要加強執行和檢討《儲備商品(進出口及儲備存貨管制)規例》(第二九六A章)等相關法律。

支聯會今年辦六四,竟然高舉一個新口號:愛國愛民,香港精神。通常講甚麽精神,就是想騎劫歪曲那個精神。例如現在只有中共會講「五四精神」,就因為中共需要文飾、改造五四事件,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支聯會將香港精神置換成愛國,當然也是一種文飾,為了令香港人繼續捐錢、愛國,投身「建設民主中國」,以致夢裡不知身是客。無身份、無自我,於是更無未來。

這是最壞的時代,香港父母淪落到因為一鑵奶粉而惶惶不可終日;這又是最好的時代,因為限奶問題將會拆穿很多政客的西洋鏡,迫使他們露出醜陋的真身。「限奶令」實施不過一個月,就受到泛民政黨威脅要求加入日落條款,要使限奶令到期之後自動廢除,香港又將中門大開,歡迎奶粉走私賊。神奇的是,在這件事上文官系統骨頭硬,民建聯那類中共代理人反而支持繼續限奶。香港群魔亂舞,人鬼不分,十分靈異。

中共是「佔領」了香港的。一切香港內政,中共都要過問;兩次釋法,硬拖普選,拖到今日,都要出術,公然撕毀《基本法》;又手執香港移民審批權、任由走私客侵擾港人;又大灑維穩費種票種人,無孔不入地干預、策反、分而治之,坐收漁利。是不是壓迫?敢情是壓迫。但香港人忍一時,沒有風平浪靜,而是繼續壓迫。香港人很冤枉,以為高舉他們真心愛國的熱腸,就會得到中共的諒解,明月卻是照在溝渠。老實說,中共自己就是因為蘇聯資助而發跡、建政之後也因為政治利益而出賣了不知多少平方公里國土,中共才不管你是否愛國的。大陸人也不愛國的,他們知道「愛國」只是方便行事的。只有那一代香港人長期被拒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門前,才多愁善感地愛國到死。

對抗「中央」

第一代殖民官董建華說過「香港好,中國好;中國好,香港更好」。反過來讀,就是事實。中國的好,是用香港的不好來成全。香港要限奶,中國就跳起來,王光亞的孫女就不方便;香港不好,中國才好 - 所以香港開放了自由行,所有來香港玩的中國人,都得到橫行無忌的機會、有不怕買到假貨的保障、更有走私逃稅的方便。看,香港的媽媽好,王光亞的孫女就不好。所以「愛國愛港」的定義,就是這個特首要繼續犧牲香港,顧全祖國大陸。香港不好,中國才好。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