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What the fuck,對不公義的控訴,對社會怨氣的發洩,被無限上綱,在「和理非非」的社會,滿腦子道德的怪獸家長底下,不理內容,不分是非,只看形象,胡亂批評。高官衣冠楚楚卻大話連篇,大家無知無覺,任由他們作壞榜樣教壞細路;示威者見義勇為卻被打為潑婦。難怪,社會竟有那麼多人,不歡迎立法會掟蕉為民請命、討厭示威者要求討論同志平權、阻止拉布保民生、訕笑絕食爭普選;這些道德塔利班求的,只是耳根清靜,卻矇蔽雙眼,看不到中共的壓逼,反要求反抗者噤聲。

若無其事地去「香城無秘密」獵奇,羅平發現自己猜的那個選項竟然是眾選項中最多人讚好的。由於「秘密」是匿名發布,並沒有人知道真正發布人是誰,大家都是玩著猜,有人連說「在世貿大廈跳落來」都寫得出,兩年前就塌了啊,雖然這選項的支持者僅次於羅平的那一個。大家都樂此不疲地猜,故事的上一步是怎樣。總覺得網民的創意總是無遠弗屆,尤其是鬼點子,總是令人著迷 - 最少比那不斷打圈的學習吸引。

Facebook會推介一些你可能會like的專頁,Google會根據你搜尋喜好和次數來顯示搜尋結果。只要cookies夠多,就算只打個「而」字都會出現「而我不知道陳偉霆是誰」,其實都只是數據遇上數據。但必須強調的,是在0和1的世界構成了我們的共同記憶時,我們被迫接收甚麼、又無法刪除甚麼。高登起底組就是數據流通後所帶來的較知名影響。只要你在互聯網發表過任何個人資訊,哪怕只得一個email,起底組都不遺餘力地將你上載過的資料公諸於世。

現實世界的電腦山莊

以起底的方式去「懲治」一些失言的網上小人物,不啻是懦夫的行為。如果你認為他說的話不當,你應該去告訴他如何不當,而不是拿不相干的私生活來開刀。不去正面面對和處理,借其他事情去攻擊,此之謂懦夫。當初有人貼出她的言論,並批評她的言論,這原本沒有任何問題,但是當網民將事情延伸到她的個人資料,以至毫無關係的前度男友個人資料,事情離原本她的失言已經十萬八千里遠。她的個人資料、情史、地址、電話,究竟與她的失言有多大關係?竟至於要成為被攻擊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