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足球

這裡當然不是指轉會到利物浦的快翼張伯倫,而是1939年為和平而向希特拉屈膝的英國首相張伯倫(Neville Chamberlain)—那個居安不思危、尸位素餐的張伯倫。其實張伯倫早在1938奧地利被吞併時可以辭職、1939年德軍入侵蘇台德區時可以辭職、或二戰剛爆發時可以辭職,但他沒有。他大吹大擂的說:「我們這個時代是和平的」正如雲爺爺名句說:「第四就是勝利。」所以雲加可以厚顏到十年不冠無走、2比10被拜仁屠殺無走、同市宿敵排名高過自己無走、連今屆歐聯資格失去都無走。即使有完美下台階的2017年足總杯冠軍,雲加都視而不見,更不用說會顧及球迷的Wenger out示威。結果張伯倫首相在歷史上留下的壞聲譽覆辙,相信雲加亦會重蹈。

睇香港波係一種浪漫

我經常有個玄妙的感覺,相信大家也會找到共鳴,就是一萬個香港人,白天都在返工返學,晚上就聚首在這個小小的球場為我們的球隊打氣。一場球賽就是有種魔力,叫人多忙碌都好也要歸隊。

香港地好多人已經唔睇意大利波好耐,覺得意大利波悶、意大利波冇星,意大利波假(意甲又名意假)。自從捧祖記,睇多左意甲後,意大利國內其實有好多有能力,有潛質嘅球員,唔係真係坊間所講青黃不接得咁緊要。雖然垃圾雲杜拿嘅責任不可推卸,但球員嘅表現一樣係差,係你地親手斷送一個可以令自己更上一層樓嘅舞台。

很多人對巴塞的觀念還是在於所謂「tiki-taka」,喂阿哥,咩年代呀?哥迪奧拿都不再玩這套,更不要說安歷基的巴塞已經改變了多少,如何不斷小修小補,使這支你們口中已經落伍的球隊依然保持競爭力。然後,我發現自己比許多巴塞吹奏者還了解巴塞,而明明,我討厭巴塞的。

Leicester位處英格蘭中部EastMidlands,周邊較多香港球迷熟知的球會,包括三十多年前贏過兩屆歐冠的諾定咸森林,以及打吡郡和高雲地利。球會歷來最出名的球星,是1970年世界盃救出球王比利必入攻門的鋼門哥頓賓士,踢過三屆世界盃到48歲才退役的門神施路頓,還有86年世界盃神射手曾效力愛華頓熱刺巴塞現職講波佬的連尼加。

受爸爸影響,我從少開始(大慨02-03年左右)已經開始入場撐香港隊,當時入場支持港隊的人數只有寥寥數百,而球賽則於偌大的香港大球場,更顯得場面的冷清。而令小弟印象最深刻的一場,則是2007年香港隊主場迎戰孟加拉,竟然以一球敗陣。當年小弟仍是港豬一頭,只知道香港隊對著一個不知名國家竟然敗陣,心諗…「乜香港隊咁撚廢架。」

有兩個數據可以看出中國隊現時面對的問題,其一是犯規次數,中國居然比香港還多4個。先如我前面所說港隊太斯文,但同樣顯示中國隊出場球員中,缺乏技術好且速度快,單對單有把握的人。整場比賽下來,雖然有幾次險象,但港隊防守不算吃力,利用人數優勢還是能得到甜頭,于大寶、武磊,到後備的于海一樣無法成為中國的突破點。

千絲萬縷的足球政治

球員從通道進場、舉行默哀儀式、奏起國歌、合照留影、握手、入球慶祝、交換球衣等足球傳統在綠茵場上是平常不過的。但是當大家以為足球是純粹的運動以上述形式表達的同時,可能就是大家忽略足球與政治關係的時候。今年兩場香港與中國足球隊的大戰就為足球是否被政治化一事提供了輿論及討論空間。當有老有少的本地球迷在紅海之下呈現不一樣的政治認同時,我們可以透過梳理香港足球與中國足球的發展歷史,明白當中的矛盾及利害關係。然而,香港人及香港球迷對「自己人」勝利的期盼及對球隊的支持卻彷彿越來越濃烈。

流浪在第二個——泰國,尼克問自己,那香港對泰國呢?幾乎沒考慮過,我的答案依舊是香港隊。當時我只是假設會有這麼一張比賽,沒想到這機會原來屬於我的…!香港隊會作客曼谷跟泰國隊進行友賽!

「香港隊勁揪!阿仔,唔好睇波啦,返入房做功課啦」這是真人真事,有位朋友最近突然變成了球迷,買票入場看港隊的賽事。日日話撐港隊,港隊勁揪之類的,但轉個頭就叫兒子學鋼琴入名校,長大後要做金融才俊。想出去踢波?乖乖地做完啲功課然後去上興趣班呀。真心撐?跟風?你懂的。我不是要故作清高的批評甚麼,也不是要質疑家長們望子成龍的心態,只不過當講到支持香港隊,希望大家不是講一套做一套。

香港足球隊輸得精彩

昨晚香港隊主場迎戰卡塔爾,如果有人看到球賽八十分鐘主隊落後三比零時便意興闌珊離席,他必定會為此後悔不已,波的確係圓嘅,呢一球還要特別光滑圓潤,香港隊體力耗盡加上技不如人劣勢下,於法定時間最後五分鐘內連轟兩球,東亞弱旅差點掀倒中亞強者,那份對着螢光幕喝采的毛管戙

要不是政治,那張有層次海報怎能令港人如此fucking_care?要不是政治,平時看慣保方、c朗、蘇亞雷斯的閹尖球迷會否對葉鴻輝、基藍馬、高梵、麥基的踢法如數家珍?要不是政治,香港足球這潭半死水如何重上A1?就是因為政治帶動起的球場氣氛,令教練和球員們知道他們代表着的這城市隊,原來不再是小圈子圍爐取暖是兒戲玩泥沙玩意,現在港隊原來是如此給香港人看重,令他們懷着更宏大的使命感守好每一球,做好每次得來不易的攻勢,拼出令人信服的表現。

原想難得的港中大戰,會將酒吧擠得水洩不通,誰知寶勒巷和赫德道只有一間酒吧以此球賽作招徠,門庭亦冷落。「挑!咁大場波竟然冇人出來睇」可能是免費電視直播的關係。

中國還中國,香港還香港

原本九月三日只是無名無姓一閒日,偏偏中共為了僭建牠們政權合法性,卻走去大肆文宣日中戰爭這場不屬於牠們的戰功,中共就是世上僅存最大規模的法西斯政權,由牠去意淫反法西斯戰爭,名不正,言不順,根本笑話。

世界盃閱兵外圍賽

我相信香港人今天只會留意世界盃外圍賽——中國VS香港,足球從來都是一種不只是場上球員熱血的一件事情,球迷的熱情卻更好看。由外圍賽於2015年6月中旬展開,中國足協引發出羞辱香港隊的挑釁海報風波,到早前香港球迷在比賽進行前的國歌環節表現現不滿情緒。在剛剛完結的比賽中,賽前中國隊揚言要大炒港隊,但最後得全隊球員努力最後成功迫和對手,得到重要的一分。

球場如戰場

回來香港,今時今日港波之頹,大家心照。但為何從當年的東方足球王國墮落到今天的地步?也是政治的原因。當年,香港球壇各隊,也有左派右派之分,「國共大戰」常常出現。其中的右派球隊,資金雄厚,有能力重金禮聘香港內外好手。因此,無力請外援的左派就想出一條屎橋:「追不上去,就拉他們下來。」左派商人霍英東運用他的影響力,促成外援限制,最終要達致「全華班」。結果,兩支強隊寶路華與精工相繼解散,隨之而來的,是左派球場一致叫好,然後自己玩手指,最後香港足壇步入嚴冬,至今仍然迷罔。

頁 1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