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路姆西

香港人的熱情,太容易淡

對犯錯的人來說,香港是一片福地。即使在鎂光燈下做盡錯事,只要捱得住不表態,任由網民一直罵,拖了幾星期,待新一件熱爆的事出現,就可以避過一劫。就像,參選特首時的唐英年,婚外情、僭建、再推卸責任,就像過街老鼠,人人一見就罵。過了一年多,他閒時出來揶揄梁振英數句,大家拍爛手掌,暱稱他「唐唐」,忘記了他曾經被叫「豬」。若然,當初的他沒有爆了令人永世難忘的「做男人就要有膊頭,做公職就要有腰骨」,現在的他,應該已經被很多人遺忘。

火星上的民主黨員

為何黨員梁黨員認為民主黨講粗口諧音唔得呢?原來梁先生有兩個子女,他害怕孩子看到他在街站派西,不再自豪,還不知如何向子女解釋甚麼是路姆西。梁黨員認為,像他這種懶斯文的家長一定會拉著孩子匆匆走過,裝作看不到。是啊是很熟悉的論調,子女問家長,媽咪我係邊度黎架,這些懶斯文的家長,一定也會裝作聽不到,非禮勿言,要理性,有品。

今日看到民主黨專頁內興高彩烈的宣布在1月1日遊行其間,在民主黨的街站會派發「路姆西紙模型」,我的第一句便是:「X!唔係嘛!」。當我都看到學民思潮一班學生每天努力地開街站宣揚全民提名、全民普選之際,我們的年青人反而在派發已經過氣兼且是粗口諧音的「路姆西」?!請不要狡辯說這不是粗口諧音,不要當市民是低能的。

拜金女孩

「上次男朋友遲到,我罰他給我買了這個HERMES手袋」Kelly煞有介事地召喚了我們出來,原來就是為了炫耀手上的Birkin。當手袋登場的時候,在場女孩的酸意彌漫了整個屋子。「我記得你男朋友只是個文員,每個月只有萬二蚊人工,但你個手袋起碼值七萬八萬」Candy一臉疑惑,像是不相信一個月入只有一萬二千元薪金的文員,竟然可以購買一個等同自己六個月月薪的手袋予Kelly。

邪惡line to take

為企業或個人彌補過失後的形象,爭取公眾同情或諒解,則是危機公關的範疇,但若代表的一方,有錯不認,或理虧在先仍強詞奪理,則只會變成拙劣的掩飾,好像老女人面上的批盪,愈塗愈難看。有些被證監會飭令停牌的上市公司,也誤以為危機公關可以幫到手,老友,你檔嘢犯法,甚至可能做假數,搵咗律師先講啦!

無菌成長空間?

如果她一直以那種方式去管教她的小朋友,而她亦能成功為她的小朋友營造一個「無菌空間」(如是者,實屬不幸),不難想像她的小朋友終有一日會被現實社會狠狠地上一課,到時所受心靈創傷可能會令到她的小朋友萬劫不復,情況就如一個出世便生活在一個真正無菌室的小朋友,只要他一踏出那房間,接觸到日常生活中的細菌及病毒一樣。

誰在害怕路姆西?

雖然很多購買「路姆西」的人,只當「路姆西」是啤啤熊公仔般玩耍,並不是因為倒梁或反政府,但對當權者來說,今次件事可以是一個非常「恐怖」的警號現象。社運界或泛民政界發動倒梁運動已經一年多,叫喊了「梁振英下臺」無數次,但這個政治運動早已經到了樽頸位,梁振英的民望就算不斷下跌也不會讓他下臺。

【突發】《與狼共桌》

今天與狼共桌,知道這隻公仔近期「爆紅」,網下熱賣、網上熱炒,證明港人創意無限,亦很欣賞銷售商以此作為助學籌款之用,所以特別買了一隻,送給女兒,既做善事,又可以「氹」女兒開心,提前送聖誕禮物。

路姆西熱潮之後……

路姆西公仔一出來之際,我就將Facebook 的個人照片,從幾個月之前因為馬來西亞大選疑似舞弊而轉的黑色圖片,變成是路姆西公仔。我選路姆西公仔,不是因為路姆西公仔有慈善、是社運工具,只是覺得名字好好笑,公仔又幾得意,所以選路姆西公仔。要講跟風我和大家一起跟,所以歡迎大家說我是左膠(如無代堂所講)。又,與其好似張秀賢一樣,以社運做引子去講一個公仔的意義,下面是讓大家在路姆西熱潮之後,有什麼使用路姆西的方法,歡迎你拿來得啖笑。

離地∙紅酒∙路姆西

伯母:「呀仔你覺得呢幾枝酒點?」路姆西:「酒色偏深,果味都算突出,飲落口有少許辛辣,單寧都幾滑唔澀口,酒體醇厚,Well Balance,唔~個After Taste仲幾長下,不過我都係鐘意飲茶記既凍奶茶多D囉~老母幫我拎多舊鵝肝先再講啦~」

香港人中意搶野,媒體當然又搶新聞,但往往搶完呢……呵呵呵呵…..當佢地尋日熱烈地彈琴熱烈低唱話路姆西單也已經去到瑞典果陣,單也其實已經順手去埋冰島智利大溪地。
唔講咁多,直接去地圖,最新好似去埋 摩洛哥。

要不是天朝的翻譯賜Lufsig一個如此無厘頭的中文名字,香港人就不可能有「路姆西」可丟;再,要不是天朝政府粗暴干預香港獨立運作,插手特首選舉,甚至派出一眾論格臭如坑渠的黨媒五毛們,以無厘頭的「新香港人」論來掩飾共產黨長期對中港兩地人民進行壓逼的歷史,並肆意抺黑香港,向法治潑糞,也不可能會有今日大眾齊「丟/吊路姆西」的情況發生。如此,不可不說今日香港有如此無厘頭的事發生,那無厘頭和惡趣味的天朝政府絶對功不可沒。

反觀香港,路西姆,一個被宜家定義成「路姆西個性靦腆,家境貧窮但好學,每天日出而作,負責送牛奶及報紙,希望透過上學長知識,成為了不起的人。」的,渾身上下充滿著萌點的公仔,卻被認作是香港的反政府象徵,讓人不得不無奈的笑著承認:原來我香港人再努力,也做不到V怪客的Chill與嚴肅,我地精神內核是「無厘頭」的,是「沒有來頭」的,是娛樂大於政治的,是」大笑「多於「掉」的。

【短篇小說】反斗奇兵IKEA 版

入夜打烊後,宜家傢俬玩具部玩具架上幾隻不同的玩具正在聊天。白色的雷卡拉女孩(LEEKAMRAT) 對著黑色的雷卡拉男孩抱怨:「你睇下,同樣係玩具,隻LUFSIG就咁多大人買比佢地小朋友玩,仲要賣到要攞籌,最尾仲要斷埋貨。哼!論好玩,豺狼公仔又點夠一個洋娃娃好玩喎!女仔玩我都唔玩豺狼啦!」說畢她不忿氣地用手捋一捋額前頭髮。

路姆西潮

「雞蛋公仔扔向狼,無人不識路姆西」,辦公室裏,餐廳裏,晚會上,道路上,經常聽到有人問答:「你買了西沒有?」「我買了。」或者說:「我正想買。」到了星期一,道路相逢,多爭說路姆西搶購消息。一時之間,幾乎形成一種空氣,甚至是一種壓力,一種誘惑,如果誰沒有到宜家買西,就好像是一大憾事,不得不擠時間,去搶購路姆。

雞蛋與狼姆西

「狼姆西」因為示威而聲名鵲起,牽扯到示威方面的討論很合理,但見有人說狼姆西的可愛令香港人注意到689的不堪,一開始擲雞蛋對那些初開始抗爭的人來說程度太高,而且會被人指摘浪費食物,擲「狼姆西」則可以當作抗爭入門,令社會運動激進化。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