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農曆新年

每年初四,佢哋都會約出嚟去尖沙咀一間素食店到食開年飯,又咁啱年年都係坐同一張枱。以前細個,佢哋都只係問下學業上嘅問題。但近呢幾年,我開始大嘅時候,佢哋就開始問我幾時拍拖,嗰陣我只係一笑置之。終於有一年,我俾人問起嘅時候,我反問返句:「咁你有冇人介紹嚟識下呀,有嘅可能下年我會答你拍緊拖呢!」

新年奇趣奇想記

發明「恭喜發財」下聯「利是逗來」的茂利是一個智者。因為佢無視左釐定「發財」的矛盾,而且砌人生豬肉,屈佢要比利是。總之,無論你月入十億定十蚊,你就是發了財,所以你要給我利是,就是這麼簡單。說起利是,經濟好,大家比大份D,理應要開心。我收利是最開心是98至99那段日子,那段日子經濟差,生活困難。利是裡面不是紙幣,甚至硬幣也不是,只是一個個金幣朱古力,我還試過收2粒瓜子添,好事成雙。那時我7、8歲左右,就算有利是,溫柔又賢淑的媽媽都會幫我儲起,「仔!等媽媽幫你儲起D利是錢,你大個之後再比返你啦」。反正對錢沒什麼概念,我也懶理這個世紀大騙案,有朱古力食倒是簡單的快樂,年少多好。

一年一度

.|

在年初一時,我探訪安靜的老銅,那時是多麼美好,多麼安靜。但今天我與她分手,因為她的模樣不再是年初一見到那般。我愛的年初一的銅鑼灣,她已經變得污糟、吵嘈、有攻擊性。當中有很多拖著行理箱的人到處走,行理拖拉時發出刺耳的聲音,令我的神經變得更加緊張,面上的不耐煩表情愈來愈表現出來。如果繼續和這個銅鑼灣相處下去,我的心理定會出現問題。不時聽到許多人用方言大吵大鬧,這樣的方言並不是我們從小到大使用的,我根本聽不到在吵什麼,似在叫給兩個山頭後的人聽吧!

祖母的年糕和蘿蔔糕

無論多少鎊也買不回祖母的年糕和蘿蔔糕,也買不回昔日的年初一。今年的大年初一,我不能為她斟茶;我家中沒有鐵觀音,只好在聖壇前斟一壺普洱,點燃十字架兩旁的白燭,以祈禱代替拜年,以敬祖代替拜年,以哭泣代替拜年。

深水埗,不只有夜市

搭地鐵到深水埗站,高登商場出口一上地面,映入眼簾的不是街邊檔,而是滿地垃圾。沒辨法,即棄食具太多,垃圾筒早已不勝負荷,小食檔又沒有提供垃圾袋之類,市民只好隨街亂丟。眼見不少車輛依然駛入桂林街,人車爭路走,場面混亂。

小攝在前拍攝安靜的老銅,以為其他平時很吵的地方都會在新年時間變得安靜,何是與我想像中差得很遠,在年初二時,我去了廣東道看看,發現廣東道已經被佔領,和非新年時期差不多,走進廣東道的15分鐘內,被人撞了十數次。這時我自天上望,天上需要乾淨了,多了許多空間,但是地下的空間卻很少,都是喘不氣過來。我拍多了數張相便想離去,和平時一樣,覺得尖沙咀都是不應該久留的地方。

記得小時,在這裡擺賣的,是清一色的香港人,這夜見到一些南亞裔人士賣特色小食,實在有些驚喜,至於其他人,有賣炒麫的、豆腐花的,還有腸粉、紅豆沙等,應有盡有,種類絕不遜於上水彩園邨。我選擇了串燒,燒汁濃而不膩,肉質軟而不韌,入口還有炭香,真的不禁大叫:「點解呀?點解呀?點解呀?點解我食咗串咁好食嘅串燒呀?我第日食唔返點算呀!」

新正頭,你洗咗頭未?

如果我問,農曆大年初一,洗少日頭得唔得,我阿媽會話:「痴線!咁唔衛生!」我老婆會話:「梗係唔好洗啦,洗走晒啲財氣!」然後一場婆媳糾紛就如箭在弦。如果我一定要答,呢個時候我會幫阿媽定老婆,我會話:「兩個都有佢嘅道理,但我自己會選擇唔洗頭。」

此卦乃以勤勞互勉。邑社舊,可革新;井清冽,不可廢。寡飲不盈,眾飲不涸;往來汲取,無人相爭。無損汲具,則吉而無凶也。井水湧上,用而無窮;德不居功,故曰剛中。若是:水汔乾、繘繩敗、瓶桶破、惰於取用,乃不知及時惜福,是以凶也。而以瓶桶汲水,勞取而後得飲,井水雖富,手口不動,則仍如天地間無水也。

消失的夜市

原來香港以前也有過夜市,也有大笪地。這些都是平民消遣之所。價廉物美是他們為人津津樂道的原因,流動小販販賣的食物,也是夠平民特色的。因此,以前的人即使窮,但是他們也有容身之處,能有平民的快樂,而且在當中的,是自由。他們能夠有自己的選擇。有錢的,到尖東,那裡的夜總會就是曾經輝煌的象徵。後來香港霍亂,政府以公共衛生為由,把這些小販一一取締了。於是曾經興旺的夜市,一下子消失了。

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代表每一個香港人。不過,如果硬要找一個人來為香港求籤,為何不是車公廟的相士,或者是特首(縱然至今他還沒有任何民意授權)?特首好歹也是特區之首領,劉皇發卻只不過是鄉下佬的代表。我實在想不到一個理由支持他代表香港求籤。

【上水火車站】 平日水貨佬滿街的情況已不復見,特別是上水火車站彩園村出口一帶,以往滿街都是煙蒂、紙皮箱、索帶、手拉車,充耳都是普通話,今天上水居民都難得清靜。

新年除了糕點外,各式小食亦是拜年時吹水喝茶必備,尤其是對住很久沒見的親戚又冇乜嘢講時,講句「食瓜子吖!哈哈哈哈⋯⋯」又可以打下圓場,避免dead air 。

阿媽,祝你身體健康

「阿媽, 我祝你身體健康!糖尿病唔洗再加藥,唔洗再咁辛苦!errr…跟住就青春常駐啦!」當我講到媽媽糖尿病的時候, 我眼睛有泛微小的淚光,媽媽亦有(或許她是剛好有沙入眼?)。內心希望著媽媽在新的一年不要再受糖尿病的折磨就好了。

農曆新年最能夠乘機賺一筆的,不是明星歌星,也不是大型商場,而是一班堪輿學、風水學家,每逢過年他們必定出書論來年生肖運程,甚至以自己一套堪輿學諸如紫微斗數、鐵板神數、太乙神數、六壬神數等等,來預測香港社會經濟以至國際關係,彷彿所有事情早已洞悉先機,實際上都是誇下海口。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