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退聯

學聯瓦解,抗爭方式改變。各大院校平起平坐,各自根據所屬的意識形態行事,有必要時共同磋商,但不必要強行成立組織。不過,有人或會質疑,「百花齊放」會否過於理想,難以實行。可是,比起依靠校外組織(如學聯),此做法將更有效處理校內問題,也最合符民主精神。

退聯是一次性的尋求授權行為(delegation),目標首先是瓦解學聯作為一個具有代議權力的組織,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支持他們的公投人數比較多)。因此,再去問退聯發起人他們有甚麼事要做,是沒有意義的,他們完全可以不做任何事,或倒過來,他們根本沒有責任去發起任何跟進行動;

城大退聯公投已在周三晚結束,並以逾七成贊成票通過城大學生會退出學聯議案,如此結果可謂史無前例地一面倒,出乎左中右各界人士預料。到底這個結果是怎麼來的?退聯了,然後又會如何?然後又當如何?筆者希望能藉本文探討以上問題。

雖則關注組在其〈有關退聯後動向〉一文中,聲稱「港大同學向來行事務實,不喜嘩眾取寵,更非為稱譽人前,故毋須事事紀錄、公諸於人」,只是如要避免像他們口中的學聯和支聯會一般小圈子封閉作業,同時為了繼續力爭退聯的同道 ,也應該不吝賜解,以助己利人。否則,公眾可能草率地認為,港大學生會在港大危機面前作了無聲狗,全因退聯所至。……譬如說學聯財政混亂,如果學聯分身家散盡資產歸還院校,你們會收貨嗎?說學聯秘書長不是普選產生,但嚴人自不能寬己,各退聯關注組又何曾實現普選?

各位願意見到退聯運動就此告終?各位為何還要忍受內地學生,侵略本土權益,妨礙院校自主,阻擾守護我城?是故,我建議諸位勇武同學,不要急於退出學生會,反而應該立即再次啟動公投,為求取消所有內地學生的會員資格,還一個真正本土、民主、為港人站在前線的學生會!同一時間,同學們更應在校內發起「光復行動」;有鑒於過去數週,各區光復行動雖只百餘人參與,卻換來巨大成果,只要363位同學能夠同時出動,勢必翻江倒海,震撼學界!嶺南大學,以博雅教育為宗旨,彷彿命中註定,是香港文化建國的發祥地。諸位退聯同學,時代猶如選擇了你們,作為學界的先鋒。

退聯公投嘅原意,就係希望將嶺大學生會嘅前途交付全民表決決定。據嶺大學生會會章第3.1.1條,「會員大會為本會最高權力機構」,即係話會員嘅決定係凌駕於學生會(幹事會)嘅決定,嶺大學生會係唔應該有官方預設立場,而應該以公投結果為依歸。所以學生會喺呢件事上,無論幹事會本身幾有意見幾有立場都好,佢哋都唔適宜公開表達立場,以免左右基本會員嘅投票取向,從而影響選舉結果。

中大退聯公投之憲制爭議

爭論焦點在於倘若全民投票通過退聯決議後,修改會章之需要何在。公告中大會備案之引章語出會章第一章第三條甲:「本會之專有事權乃由各成員書院學生會共同授予者,其為參加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對外委派一切代表,對外發表一切聲明,收集會費。」

大家不難發現,對「退聯」的討論,層次其實只停留在「支持」或「反對」雙方互數論點,但對「退聯」本身是怎麼一回事,好像沒有甚麼著墨。這就是對「退聯」程序思考不足的問題。「退聯」是甚麼?簡單來說,就是學生先聯署向學生會提出議案,再由全體學生公投通過或否決議案。從程序上說,所謂「退聯」並非口水戰,而是一場爭取學生支持的公投選戰(campa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