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遊行呼籲

也許你會說,香港可不是極權體制,這裡也不是中國,我們有一國兩制,只是,如果我們繼續冷漠對待,如同哈維爾在信中所說,像生活在極權體制中的人們般躲在自己的圈子裡,一國兩制還保得住嗎?極權體制離我們還會遠嗎?且看哈維爾描述的情境,他指出「面對極權體制,大多數人放棄了自己的努力,不再關心國家大事,逃避現實,鑽入自我的圈子。人們不再相信公民的意見或公開的對抗有什麼作用。為了證明這一點,法庭對那些持不同政見、提出異議的人進行嚴厲的制裁。社會渙散成一盤散沙。自由的思想和創作陷入了自我的圈子,從中尋找隱蔽所。公民的自由組合、交流創造了豐富多彩的社會生活,現在卻被禁止了。全國上下籠罩着一種死氣沉沉的氣氛。一切向錢看的生活充斥着整個社會。人們覺得在政治上受了欺騙,被玩弄了,因此對政治避而遠之。對一切政治思想都感到厭倦。他們每天都能親身體驗到在冠冕堂皇的詞句下掩蓋着多麼蒼白的事實。」這些在香港不也似曾相識嗎?

我們呼籲大學生參與元旦遊行,要求梁振英下台,爭取立即雙普選,打破黨政商壟斷!倒梁運動和爭取普選的運動中,我們大學生絕不缺席,誓要打破黨政商一體的管治集團。元旦當日,我們會有約百人隊伍,兩時在維園草地B區舞台附近集合,歡迎各學生團體和同學一起!

自由不是靠恩賜

作為一個街站負責人,在近日的街站中看見有人問「唔畀梁振英做,搵邊個做?你地讀好D書先啦!」其實「倒梁」不是因為他是梁振英那麼簡單,不只是因為他只向中央負責,不只是因為他有僭建、誠信問題,不只是因為他任用劉江華為副局長無視選舉結果……不只是針對梁振英,而是這個不公義、不公平的制度。而梁振英,現時正是處於這個不公的制度的核心,甚至他的所作所為在加劇問題發生。所以從來,「唔畀梁振英做,咁搵邊個做」、「諗唔到除咗梁振英之外邊個應該做特首」從來都唔應該係一個不爭取普選的理由。

這次討論的過程中,充斥着種種顛倒是非,誤導公眾的言論。然而,我們無意與任何團體為敵,我們希望驅除的是無知和偏見。心懷成見,才會掩蓋人性的美善。看見二萬八千個恐同宣言的聯署,我們相信許多社會人士,對同志社群缺乏接觸,帶來誤解,才會錯信渲染。然而,通過溝通接觸了解,一定可以融化對立、歧視和偏見。展望未來,期待透過大家的努力,使社會對同志社群有更多理解和認識。

每天晚上,政總見

這次反國民教育的社會運動,必須聚焦議題,集中火力在「撤回國民教育科」上,其餘一切皆免談。要知道香港人的政治潔癖習性由來已久,反對單一議題才能凝聚最有力的社會運動。2003年反廿三條也是一樣:單一議題,而這個單一議題非常簡單明瞭地連繫到基本價值。反而一旦將議題連繫到其他理念以至政治議題上,便會馬上分散注意力,同時引起香港人的「政黨反感」,最後迅速瓦解。因此整個反國民教育的社會運動,應繼續保持獨立的形象。任何其他不當的象徵、議題,切莫不可隨便挪用,香港社會普遍市民無意去理會當中的利害關係,而一旦引起參與者的惡感,便會令議題瓦解,整個局便散了。很多人很想「宣揚」、「教育」香港人令香港人明白甚麼甚麼的,請記著,在這場運動的危急存亡之秋,必須集中火力,壯大參與隊伍,而非自我割裂,然後又怨民智未開!

收聲,可以嗎?

每次政府的回應都是廢話連篇,實在是不知所謂!記得我曾經聽過這麼一句話:「倘若你要去說服別人,你要首先說服自己。」問一句:「林鄭和吳克儉能說服他們自己嗎?」答案大概是不能吧,因為由此至終我都沒有被他們說的話打動過,甚至,我已經對他們的聲音有點兒厭惡了。剛才,她甚至說她們是擇善固執,不過在筆者眼中,只看見一群中共的走狗在詭辯,提出一個又一個欺騙、瞞騙市民的理由,或者,借口而已。

英國哲學家羅素(Bertrand Russell)身爲工黨的老黨員,目睹執政的工黨一味逢迎美國略越南的暴行,為了阻止將要被送往前線作戰的無助年輕人,不讓其因著上位者一己私利而犧牲性命,他在一場青年組織的反戰集會中當眾譴責始作俑者的殘暴不仁,並即席撕碎了自己的工黨黨員證。是的,當一個政府違背原則,公然漠視正義,成年人應做之事,就是展示自己的勇氣與決心,肩負保護年輕一輩的責任。

有人可能會說,「車!作故仔唔好作到你咁誇張喎!」事實上,現在很多人認為學民思潮等反對國民教育的組織,一直在做無意義的抗爭,亦覺得集會、遊行也不能改變政府的決定,但要是社會少了這群人,也許我們正努力守護著的香港,早已成了這個樣子。將來的香港會變成怎樣,沒有人知道。我只知道,我們不可再對社會漠不關心,不可再習慣性地只擔當網絡上的鍵盤戰士,否則總有一天,2+2不再等於4,然後2+2=5成為了國家的真理。明天,開學禮見。

再多的話,我都不說了。在下懇請各位不要再就支持或反對絕食爭議不休,反而焦點更應放在將來行動,甚至民間社會在日後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各個崗位工作。絕食朋友所期盼的,除了是政府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外,還有的是各位網友的支持。我們要的事,其實這樣簡單。雖然選舉臨近,但我還有一個近乎FF 的請求,冀盼各位反對國民教育科候選人放下黨爭,團結一致,與學民思潮一起以行動要求政府聆聽民意,立即全面撤銷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為下一代而戰!

政府對九萬市民上街視而不見,對學民思潮收集的簽名視而不見、對他們的長征視而不見。這個無人性的政府,最終要迫學民思潮發動絕食。學民的宣言,真摰、有力,其堅定態度,能讓政客們汗顏。在下對他們絕食之舉,100%認同。連中學生也要出來絕食,足證這個中央控制的特區政府麻木不仁,只顧實踐其政治任務,滅絕人性。在這刻,身為市民,在下能給予的支持,就是加入他們的絕食。由出 post 這一分鐘起,本人宣佈絕食,定規和學民思潮一樣,只喝水和鹽水。他們完,我完。本人之行動無鏡頭拍攝,非為出位,只願和他們同行。

思潮起動

在不夠一星期後,政府便會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我們一班學生也不知道我們可以做甚麼。但在七二九當日,我地向九萬人說:「我們在八月會把行動升級!」在這一個月,我們做過不少行動,但政府仍然漠視民意。為了不讓支持我們的市民失望,為了不能辜負義工們的心血。我們決定,佔領政總。佔領政總這行動有不少朋友反對,有朋友說:「你們也太激進了吧」。但是讓我們作出這激進的行動的,正是政府。你以為有人會有家不回,喜歡在一個帳蓬裏過夜嗎? 但是當我們所有的行動都已經做盡,政府依然不肯讓步。我們唯有迫於無奈地下了這決定。

「接下來我們應該會佔領政府總部四天..」「你們這是瘋了吧,竟然在街上過夜?你們這班人真的是走火入魔了,竟然做出這麼激進的行動….」爸像是很驚訝。「爸,我們這些不叫激進。我們只是看見我們用盡所有方法,包括遊行示威請願長征追擊政黨等等都起不了作用,政府依然忽視民意,強推國民教育科,我們才選擇把行動升級。」我解釋道。「我真的不明白你們為甚麼要做出這種反中亂港的事,國民教育又有甚麼不妥之處?你們這樣搞對抗是百害而無一利的。」爸很憤怒。

學民思潮曾在遊行向市民承諾八月會有「升級行動」,在罷課前嘗試展開一切可行的社會行動,當民意起不到作用,我們就要以行動基進化向政府反擊,以我們的根本理念「立於街頭。走進人群」為基礎,在8月30日(星期四)至9月2日(星期日)展開佔領政總行動,在政總實踐公民教育和聚合民意,為的就是要梁振英立即承諾 撤—回—課—程!當有人詢問我們佔領政總的行動會否過於激進?學民思潮的回應是:「我們不喊,誰喊?我們不幹?誰幹?」 即使學民思潮不少的學生也不用讀國民教育科,但為下一代擋住洗腦教育,作為社會公民我們的確責無旁貸。其實數十年來的社會運動,學生一向也是走在最前線,勇於提倡變革和基進行動向政府抗爭!

今次的國民教育事件,不禁令我想起中國政府的強拆。強拆的恐怖之處,就在於「強」字:沒錯,政府明知道自己是沒有道理的,但他還是要強行拆掉人民的房 子。這難道不就像今天香港高官對公眾所說的潛台詞:「對,我就是自知沒有道理,但還是要強推國民教育。」當香港政府的處事手法愈來愈像大陸政府,當香港的官場逐漸大陸化,香港人到底應該如何應對呢?這正是今次國民教育事件裡最值得令人思考的地方。

致家長《我應罷課嗎?》

近來城中熱話,離不開將要推行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下簡「國民教育」)。此話題有別於平時的新聞,它和貴子女的成長、福祉有關。而且,有團體可能會在九月發起罷課,到時情況可能會讓家長不知所措。所以,為了 閣下能掌握局勢,為子女有最好打算,請撥冗一讀以下內容。

捷克前總統哈維爾說過:「人不必去接受謊言,他們承受在謊言中和與謊言為伍的生活,這就夠了。就是這樣人們確認了這個制度,完善這個制度,製造了這個制度,變成了這個制度。」雖然,香港目前還不是哈維爾所說的專權政治,卻已有一個充滿謊言的政府,我們的沉默、漠然,只會確認了這個制度,甚至變成了這個制度,令香港逐步走向專權政治。林煥光指出如社會整體反對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他無話可說,至於如何判斷整體社會的反對意見,他指出,當政府見到大象,就知道是大象,會作出恰當的決策。各位香港巿民,請你用雙腳,站出來,告訴政府,撤回國民教育科。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