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運動

一起舉傘,人心不散。現在勝利就差那最後的一里路,欠的就是一個啟動昇壓渦的按鈕。最近的加壓點,可以是週三立法會復會。泛民理應會提出彈劾梁振英,根據基本法七十三條,通過彈劾動議,只是更動彈劾程序,要求終院首席法官組成調查委員會而已。我們應該要脅那些這幾天全程龜縮的保皇黨,如果連調查梁振英濫放催淚彈、意圖下令射殺港人、動用黑勢力襲擊市民的機會都抹殺,那就要為立法會外佔領群眾行動升級而負責。群眾在動議否決一刻立即衝去中環實現佔領,可以是其中一個選擇。

跆拳道隨寫

跆拳道之跆拳,意為踢擊及拳擊,道則指道行、禮儀。道居中統攝,為拳腳之本,所以跆拳道對學拳者能否修身立德的重視,多於勇猛退敵的能力。以往我班上偶有同學表現無禮,本來仁慈的教練便會立刻板起臉,喝令他們面壁思過、做掌上壓甚至直接動手教訓。而出入道場,教練也嚴格要求學員必須鞠躬敬禮,萬一學員一時大意逕自跑掉,教練必會當著一眾家長的臉,抓他們回來,迫他們正經道別,反省自己行為不檢——這就是學習跆拳道,必須要學習的禮數。因此,受教的話,學跆拳道確實是可以訓練小朋友紀律和禮貌的。跆拳道注重學員的隊形、禮貌和態度,多於拳腳功夫,使不少香港家長也認為送小朋友來一邊運動,一邊學禮,借用他國民族精神塑成的武術來教仔,是件好事。他們對教練如此認真對待學員操行問題的認同,可說是間接承認了韓國文化。

是咁的,係我開始真正跟教練練跑嘅時候,我先知道原來跑會練習甚至香港頂級跑手係運動場練習都係無 book 場練習依回事,可能 book 個場係好貴,於事練跑人同做輕巧運動例如散步甚至一路行一路 fing 手 fing 腳嘅人就一齊共用緩跑徑,基於安全理由,運動場嘅職員會叫人唔好進行田徑練習,本人覺得香港政府對支持香港運動絕對係得把口,係運動場甚至講到出口叫人唔好練習。雖然政府唔支持,不過香港市民其實係可以好實際咁支持到香港運動員(無論職業或業餘)進行練習,而方法係簡單到好簡單,講穿只係三個字「禮讓」。

幽了自己一默,這完全示範了甚麼叫「人棄我取,轉危為機」,不得不讚賞有關方面的部署實在是精彩!不論這個巧妙安排是有心還是無意,我看到的是當局並沒有把開幕禮的錯誤視為不光彩,反而好好利用這個機會,把大家一直對這屆冬奧會的質疑掃除了,除了為自己爭回面子外,更加令世人見識到戰爭民族幽默的一面。

淺說冬奧冰壺 (Curling)

平心而論冰壺比賽的可觀性,當然不可能和足球,冰球,籃球,網球等運動比較。不過既然捧球,高爾球,桌球,甚至保齡球也有人看,那冰壺怎樣也不可能比那些運動沉悶吧。不過前提是至少要看得懂電視畫面中發生什麼事,以下我便粗略地介紹冰壺的玩法。說起和冰壺最接近的運動,應該是香港人熟悉的草地滾球,兩者的遊戲方法大致相同,都是把冰壺(木球)推出去,最接近紅心(白球)那隊便取分數。遊戲策略也是大致相同,可以大力撞開對方冰壺(木球),也可以細力讓冰壺(木球)停在已方的冰壺(木球)前當防衛,亦要很有技巧地旋轉「落西」讓冰壺(木球)走孤道繞過障礙。分便是一個用木球在草地上玩,而另一個用幾十磅的花剛岩在冰上玩爾。

離港上京馬拉松:參賽篇

京馬沒有像香港那樣分開挑戰組、第一二三四五組嗎?有!按著參賽者的目標完成時間,大會將選手分開十幾組,在場地劃分區域讓選手依照組別上線。當然,也不是所有選手都寫下切合實際情況的目標時間,我都見到有個身型龐大的選手屬於第二快的 B 組……但從選手到達終點的情況看來,低估自己的人好像比較多,而我就不幸地看得自己太高,失禮晒。

體育精神並不是要贏,而是要挑戰自己,超越自己的能耐。可是王敏超說這種涼薄話實在讓人感到香港奧委會的架構是如此低劣水平。如果香港是一個第三世界國家,參賽都要籌旗的話,沒有醫隊都能夠明白,只有給予同情,但是香港作為一個大城市,人均收入高,醫療服務絕對是世界級之時,運動員參賽居然可以沒有醫隊,實在是笑話。

Muay Thai Fever 隻揪有理

一年一度的香港泰拳冠軍爭奪戰已經在周六晚舉行,教練今年又再一次入總決賽,筆者作為小徒當然會棒場,教練已經是N 屆拳王,比賽剪他跟我說:「對手體能好,上次已經俾佢追住黎打,今次一定要操到最fit。」

堂堂一隊東亞冠軍球隊,居然有3人在四年內就放棄了職業足球,景況比較好的只有陳肇麒和梁振邦,在中甲(即中國第二級別的聯賽)算是站穩了陣腳。

剛才你一直在想甚麼?

後來,不跑圈,改為跑街。於是人的注意力就放到大街小巷的細節--當路線還是新鮮的時候。跑熟了,唯有睇車睇人,解解悶。有時也看看錶,確認自己的步伐維持在恰當的水平。如果有跑友同行,也許還可以留意一下他們的跑姿,或者嘗試聊一下生活瑣事。直到最近,開始有系統地每逢星期天跟教練跑長課,每每一跑就十幾廿K。路線來來去去都是那幾條,跑馬地來回寶雲道、城門水塘、沙田往來大埔或馬鞍山膽拖梅子林、九龍仔公園……漫長的過程需時約一、兩小時,期間腦袋在想甚麼,再次成為一個問題。

歸我們還是要了解為何大部分香港人對全運會不聞不問,這才是重點。直至欖球賽,山東男、女隊贏得不光彩,這時候全運會才引起部分香港人關注。對,又是醜聞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想到了嗎?就是這麼多年來,中國給我們的印象—乜都可以假、有錢什麼都行(埋沒良知也在所不計),讓我們對中國的事(特別是由政府發起)失去興趣,甚至反感。今次的醜聞,同一天發生,而既得利益者都是山東隊,難道這是巧合嗎?我不相信。如果醜聞危害到無辜百姓(如孔雀石綠魚、大頭奶粉、城管亂打人等等),我們還是應該關注,甚至聲援的;可是,全運會也只不過是省與省之間的惡鬥,都係為左一筆錢,咁咪有去打生打死囉,Who fucking cares?

兩年一度的「香港盛事」全港運動會(下稱港運會)已經於六月二日順利完成。也許,你看到第一句,都唔知我講緊乜。港運會,食得架?OK,等我介紹下啦。港運會係乜東東?根據官方網站的資料,港運會是以香港十八區區議會為參賽單位的全港大型綜合運動會,包括八個項目,如田徑、游泳及多種球類運動。港運會是為了進一步推廣社區「普及體育」的文化而成,鼓勵市民多做運動,並透過此運動會讓參賽者進行交流與合作。當然,目標還少不了要增加市民對社區的歸屬感呀、促進十八區的溝通與友誼呀等等廢話。

我唔識踢波,但我識碧咸

一個名人的偉大,有時在於他本身就是整個運動或行業的代名詞。說籃球,有Michael Jordon;說高爾夫球,有Tiger Woods;那說足球呢?幾乎不論男女老幼,都會先說出「碧咸」這個大名,然後才會想起朗拿度、比利、施丹。碧咸就是無人不曉的存在,一個宣佈掛靴的一代球星萬人迷。一個值得尊敬的球星,不只在於他有甚麼特技和成就,而是在於他對球界的貢獻與個人熱誠。

我想踢波呀!

「係呀,每個人都有偶像,我都有。」曾經何時,我曾為著一個擁有金頭髮、藍眼睛和一雙「長短腳」的男人著迷,傳說中的「男神」 - 碧咸。儘管現今最討我厭的是「四萬九」,而「咸爺」卻是一隻不折不扣的「紅魔」,但令我開始接觸足球的,確實是他。

原來跑都可以咁好玩

有理由相信,撇除行街和打麻雀之外,渣打馬拉松是Macy 一年一度做運動的日子。平日行多兩步樓梯都屌曬鬼的她對馬拉松的熱情可以由Facebook 上一張張化行個妝曬著低胸短褲仔聲稱去練跑的J圖上見到。若果不去深究著住長筒cons 點跑或者如何在一小時的練跑裡面自拍173張相,在「原來跑都可以咁好玩」的caption 以及墊曬砵仔糕的谷胸曬腿自拍照點綴下,可以令一個行多兩步都話驚小腿粗的女人去練下跑其實幾感人

以馬拉松作比較,日本東京、大板,捷克布拉格、印尼峇里島馬拉松,紐約、波士頓等、以上賽事,吸引全球跑手參賽,他們還是一家大細,旅遊兼觀光購物,路線設計,亦是跑經當地特色街道,舊城區等等,至於香港的馬拉松,一直被無數本地玩家/跑家批評,路線設計無香港本土特色,沉悶非常,因為香港只有一次馬拉松,大家只是沒有選擇情況下,無奈參賽!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