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道德經

《沒有名字的怪物》、《大眼睛的人和大嘴巴的人》、《和平之神》這一系列詭異的繪本,都是《怪物》故事中為東德「五一一幼兒之家」的實驗而編繪的教材。劇中,小時候曾在「五一一幼兒之家」被帶著朗讀這些故事的角色說,讀過這些故事以後,有一種奇異的感覺:「好像什麼事情都不重要了。」漫畫主人公天馬醫師的讀後感則是「虛無」,我們讀者呢?我和老哥讀後,臉上都不由自主地泛起「匪夷所思」的笑容:這到底是哪門子的故事?這到底有什麼意義?完全沒有意義!完全就是虛無!

大道廢,有仁義。越來越多人談保育,其實不是一件好事。因為只有破壞了環境,才需要保育。幾十年前五大姓的原居民也從沒說過要保育他們的祠堂、魚塘以及農田上那塊牛屎。因為運作良好的東西,不需要「保育」,最多是「保養」。「保育」是城市人的概念,盤古初開的時候,沒有發展,就不須保育。保育是城市發展的遮醜布,也是人類的贖罪卷。先將大自然破壞了,拿了好處,然後保育,留下一些窗框式的自然遺址以供後人憑弔。但是「保育」出來的,只是自然的屍體,不是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