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道路

對椅杖友來說,鐵路仍然是公共運輸之中最容易使用的,無論如何都帶來了便利。通車的第二天,小弟就到過堅尼地城站和香港大學站,作過初步的考察,主要集中在車站出口和車站設施兩方面。

從紅磡站轉乘隧道巴,大家都會使用A出口理工大學天橋或D出口尖東天橋往轉車站,小弟平常多數使用A出口,但從月台到達A出口,只有扶手電梯,沒有直接的無障礙通道。況且理工天橋到巴士站,只有樓梯。

讓就讓,不讓就不讓,不需要那麼多討論,我們更不是乞求憐憫。老實說,我們都「不喜歡」要人幫忙。不是我們不需要,而是我們不喜歡。小弟有位朋友,曾經弄傷腳,拄兩枝拐杖,從上水站上車直到大學站,沒有人讓座。他事後跟小弟說,「終於明白你的感受」。朋友,其實你只明白了一半。

扶手是有,但要使用者繞路之餘,甚至要走的梯級也變多了。中大本部的台階,是畢業典禮舉行的地方,校徽正下方要是加裝扶手,恐怕不太美觀吧?於是,我們成了犧牲品。小弟就讀中大四年,走過這段梯級的次數五隻手指數得完,都是有同學一起走,我可以扶著他們的時候。

由黃大仙下邨到地鐵站,最方便的出入口是D2,就在黃大仙中心地面。問題是,那是一個普通的樓梯出入口,輪友或不能行樓梯的拐友都無法使用。黃大仙站有地面直達大堂的升降機,在龍翔道方向,只要在D2出口旁邊進入黃大仙中心,穿過就到。但正如照片所見,要進入黃大仙中心,同樣有五個梯級。

我們是殘障者。大型商場的玻璃門,除了擋住冷氣不外洩,也將我們擋在門外,我們推不開。簡單如過馬路,路邊石壆只要稍高,哪怕只是30毫米,我們都只能望路而興嘆。明明地鐵站入口就在眼前,就因為那幾個樓梯級,我們不得不穿越車水馬龍的道路,橫過對面再對面,去尋找那唯一的升降機。咦?過馬路?剛剛說的石壆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