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選舉

今日日本,明日香港

日本第47屆眾議院選舉早前完結,如外界所料,執政聯盟自民黨和公明黨共拿下超過總數2/3的325席,首相安倍晉三所屬的自民黨更單獨獲得290席,地位持續穩固。今次選舉結果,其實沒有太大討論價值,然而,今次選舉的投票率卻值得一看。根據讀賣新聞引述總務省公佈,這次大選的投票率52.66%,可能創下新低,比上次於2012年舉行的眾議院大選還要低6.66%,刷新二次大戰後的最低紀錄。

筆者清楚知道不同派別之間水火不容,理念不同甚至不能合作。但筆者覺得「互相利用」及「合作」之間,有很多事可作。若果協調之後,擁有35%及25%支持度的人,能在兩次選舉中憑合共60%票數各取1席,這比起兩戰皆敗於40%的對家,不是更好嗎?恩怨這回事,在拿到議席之後才慢慢計,會更有效吧!

我經已肯肯定確立了自己的位置 : 只要加入了青年民建聯,跟隨周浩鼎先生成為他的同志,那便可以《真心》推行「本土」的愛國理念,向大陸人宣揚建設祖國的重要! 打擊貪污腐敗! 支持國貨!不要移居海外!為一同的「中國夢」去努力!同時又可以加強「本土」支持民建聯的選票,那是多麼美好的雙贏畫面啊!

巴黎 - 當地市長今年稍後改選,兩位人氣最高的候選人,左派社會黨候選人曉代高 Anne Hidalgo,以及右派人民運動聯盟莫可娜 Nathalie Kosciusko-Morizet (NKM) 陣營之間罵戰自週末開始,尚未平息。

正所謂「選舉如何、政黨也必如何」,不同的選舉制度、就會孕育出不同的政黨政治。例如香港實際上採用「多議席單票制」(Single non-transferable voting)選立法會,結果由民建聯到民主派皆為求以最後一席「低票」當選而不斷拆隊甚至分裂,同時也誘使選民費盡心思策略投票。正值香港熱烘烘地討論普選特首與立法會,久不久就有人引澳洲為例。誠然,澳洲貴為世界上最早採用「排序法」(Preferential voting)選國會的國家,經過近百年的演變後,其政黨生態基本就是排序法塑造出來,其政治作用頗值得討論。

根據這個希臘日報英文版的說法,18人當中有一人係大選區「補償」政黨比例得票不足,所以變左他退出的話,全國所有選區都要補選決定誰來替補他(當然本來剩餘17區都要補選)。疑?到底希臘的選舉制度如何?原來是250席直選,比例代表制分區選出,有些選區3人,有些2人(咁似香港既)。然後50席就是替補那些得票不足的。怪不得香港的證據也那麼亂,所以,原來香港要睇政治,要先學希臘文,學下陶片放逐制先。

當地的媒體操作一般會在投票結束後(當地時間6點)就公布出口民調的預測,然後會不斷修正,到官方結果出爐。而這次預測出爐,就發覺默姨姨的CDU/CSU是算是狂勝42%左右,回到接近1990年代初的高位。但預測在當地時間晚上6-8點可是變變變,更一度傳出CDU是獨自拿到一席多數優勢。因此結果看上去不太明朗,而且卻陷入「最遙遠的距離」,0.1- 0.2的百分點就決定一席,也決定能否CDU獨立組閣,還是組執政聯盟。現時初步來看,不穩定因素有兩個。

Wulff小默姨姨5年,是黨內新星,1990年代就在下薩克森邦(以前漢諾威王國的地段)和前總理施羅德在地方議會選舉多次角力而出名。到默姨姨掌權後,Wulff一直成為黨內繼承默姨姨位置的大熱。因此在前總統科勒2010年辭職後,默姨姨提名Wulff就任總統,縱使Wulff表明無意競逐聯邦總理。看到這裡,大家都大概明白默姨姨的策略,很多人曾經臆測默姨姨會給Wulff當個聯邦部長,事實不然,是直接把他推上神台,51歲之齡登上總統大位,落來以後再做總理?沒有先例,也很奇怪,默姨姨就這樣四兩撥千斤鳥。

現將時間調到2011年,默姨姨遇到新內閣一大危機,被譽為CSU明日之星的國防部長 Dr Karl-Theodor zu Guttenberg涉嫌論文抄襲,最後不但被撤去博士資格,還被迫辭職。然而 zu Guttenberg 來頭不少,全名已經顯示他是德國貴族的「忌廉中的忌廉」 。兩邊祖父都老兵+政治家:爺爺更曾參與抵抗納粹的地下黨,戰後成為西德國會議員。其公公更是1990年以70多歲高齡參與克羅地亞的獨立戰爭,更成功守護一座城市,導致城市居民選為當地的國會議員7年之久。更厲害的是,他2000年迎娶了「鐵血宰相」俾斯麥的曾孫女,可以說德國政壇貴族中,無人「貴」得過佢。

簡單而言,默姨姨第二內閣是由各黨的枱面人物、政壇新星,還有更重要的是有經驗的部長組成,例如1992-96年做過法務部長的Sabine Leutheusser-Schnarrenberger (長到咁不翻譯,音譯後你都讀唔出) ,還有估計近年香港財經界不少人經常會聽到的名字「朔伊布勒」。

都廿幾卅十歲人,仲要到處宣揚會考既「威水史」,你醜唔醜呀?睇完呢份宣傳單張,我第一眼既感覺就係,咦符先生,會考之後、畢業之後,你無野威啦?做乜仲要拎返N年前既野黎講咁慘呀?嗱,選區議員而賣會考成績既,其實唔只符傳富一人。兩年前區議會選舉,有個叫施俊輝既葉劉愛將,都係不斷炫耀自己會考十優,儘管最後都係輸左俾已投共既馮煒光。

柏林 - 德國兩大政黨總理候選人週日舉行,然而週一德國媒體紛紛指出,辯論的贏家是私營電視網絡 專七台 (Pro Sieben) 的娛樂主播 Stefan Raab。而Stefan Raab是四位主持中出身最另類,歌手出身,現任娛樂主播,但已出口就和默克爾「搶咪」,更令默克爾破天荒要講「Raab生,我未講完嘎唔該。」更令人以外的是Raab的問題並不是無的放矢,頭幾個問題就令默克爾「O嘴」,「以我們現在的還債速度,我們要2184年才可以還清債務。」

柏林 - 德國兩大政黨聯邦總理候選人,週日晚舉行電視辯論,但內容正經八百,導致網民要設法惡搞。而基督教民主聯盟候選人,現任總理默克爾再次戴上的紅-金-黑寶石頸鏈成為了網民惡搞對象,更有網民隨即以「德意志頸鏈」為名,開設惡搞Twitter 帳戶。而該Twitter的管理人更細心到發現默克爾的頸鏈竟然是排錯順序,並非德國國旗的排法,而是比利時國旗的排法

柏林 - 德國聯邦大選即將在本月22日舉行,而在云云候選人當中來自萊茵蘭-普法茨海盜黨名單首位候選人 Vincent Thenhart 年僅20歲。如果該黨能跨過5%的最低門檻,Vincent Thenhart 將篤定成為德國歷史上最年輕國會議員。

自民黨則在廣告大肆宣揚本土家庭價值,國家民主黨更因排外立場而備受批評,而兩個黨都不約而同拿外國家庭來強調本土家庭價值,因而這系列廣告備受網民恥笑,而自民黨更嘗試立即撤下廣告,但顯然廣告商和電視台未必反應過來,週三在德國公視二台 ZDF 看到這則廣告。

「比例代表制」是中共力主在香港推行的選舉制度,以防回歸前泛民在「單議席單票制」之下,總得票6成卻可贏到8成議席的情況重演(就如英國自由民主黨每次大選贏到的席位比例,總是遠低於總得票率),但從98年李卓人與梁耀忠因談不攏排名先後,結果各自參選,最終雙雙入局的「奇景」後,政黨才發現比例代表制竟有這樣有趣的玩法,結果令議席較多的選區候選人能以不足10%得票當選,就如2012年搶到新東最後一席的范國威得票率僅6.16% (去年方國珊都只差一點點)。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