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邱比特的翅膀

少仁開始脫去自己的褲子,青青再也忍受不住,她毅然推開他,情緒激動地把自己反鎖在廁格。她害怕得全身顫抖,猛然轉動水龍頭,嘗試淋冷水來讓自己清醒。淚水隨花灑噴出的冷水流下,她就知道,這並非回合制的比賽,她無法越過關卡,也注定勝不了。因為她不是一個「正常」的女人。

如是者,人類開始懷念從前那些改變不了的現實,「如果」一詞成為人類的左右銘。大邱比特最常聽見的,是「如果愛人沒有第三者」;「如果當初我能夠理解他」;「如果我不曾這樣做……」。

阿倫向來都不慶祝甚麼情人節,原因很簡單,他並非討厭,只是單純地認為情人節是生意人製造出來的商機。情人節裏,買的吃的玩的全部由男人支付,女人只要用心享受節日便可,於是,他覺得很不公平。所以這些年來,不論是情人節或是白色情人節,阿倫和小曼都沒有大肆慶祝。

她明明沒有刻意和家樂拖拖拉拉,她明明遇到屬於她的真命天子,奈何她無法牽住他的手,她也捉不住幸福。上天為何總是在玩弄她,她的前男朋友拋棄了她,而現在,她再次被拋棄。她到底錯在哪裏?透明的我飄浮在她的面前,凝視她袋子裏那片枯黃的羽毛。我想起大邱比特的說話,開始有點頭緒。

俊賢和穎欣都是映雪的同學。穎欣是班上最受歡迎的女孩,她聰明漂亮,身邊總有男孩圍著她,相反,俊賢只是成績普通的男生,而平平無奇的她則是俊賢的好朋友。正確來說,她是暗戀俊賢多時的人。映雪立即抱緊身旁的女性朋友,在她的懷抱裡涕泗滂沱。她早知俊賢暗戀穎欣,只是,她沒預料,原來當她看見這種情景時,她會傷心難過,她會感覺悲酸,她會心如刀割。

桃花依舊,人面全非,從前的唐樓大多拆卸,舊有的士多店已變成連鎖商店,各種店鋪林立,卻失去濃厚的人情味,她更發現,大部分舊街坊早已搬遷,包括阿樹。原來,不止時間不等人,連昔日玩伴也不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