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邵善波

新聞思潮

其實單為搵食,已有足夠理由讓記者去抗爭,連查冊一類的偵查報道也沒有,大家齊齊抄新聞稿,好記者如何發揮,報館何不請些又平又後生的新血?如果沒有學民思潮,大家靠教協發聲,今年各小學生肯定已在上紅色教育,做硬國民小先鋒。我們期待一個「新聞思潮」的組織,而不是轉載一下《紐約時報》,《彭博》等外媒的關注報道,就感到老懷安慰,記協這類組織,大家深知沒有策動能力,問心,記者中有多少是記協會員?找記協回應不過是採訪一條新聞條件反射下的指定動作,真正由記者組織,動員群眾大規模支持的行動,才能逼使政府收回成命。

共末日邂逅之道德淪亡

小時候,上一兩代洗腦把「香港人」定形,謂我們積極樂觀向上,靈活卻有規矩,謂不會灰, 生於世紀末,不信天書相信美麗的生活;此時此地,境況已去到市民不信任政府和警方,網絡上自告奮勇放蛇捉迷魂黨,靠自己保衛香港,還可憧憬生活?生於不義,焉能求活?

外聲人嚴選年度代表字

好多地方都有選年度代表字,如果揀一個代表2012年的香港,外聲人揀「欺」,當中有欺騙/瞞 及欺壓/負的意思,且看看今年發生甚麼事

近日,梁振英政府接二連三意圖擴大中央政策組(中策組)權力,加開全職顧問職位,掌管政府三千多個委任職位的人事任命,包括各大院校校長和校董,與此同時,從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奪走審批公共政策研究撥款。中策組在沒有認受性的梁政府下,所作所為本已沒有民意基礎,現時這些做法更猶如政治審查,一旦執行,將嚴重損害大專學界的自主,本會對中策組意圖干預學術自主,無視大學價值感到遺憾,並予以譴責。

冇錯,梁振英係推動大政府,不過佢目的唔係泛民左翼心中所想的扶貧,而係執行黨的任務,傳說中四大任務中都未包括的--粉碎公務員體制,成立港共僭建政府的任務;早幾日邵善波出來自爆,請高靜芝擔任中策組擔任全職顧問,插手政府各委員會招聘人員,就係其中一例!「梁朝」以大政府為名,就係想繞過英治年代彭定康所歌頒的公務員體制,把政府改組成為一個共產黨直屬機構;對於港共政府來說,奪權是他們唯一關心的事情,因此無論大政府小政府乜政府,都只係佢地口中的藉口,除非閣下到今日,仍然對梁振英有幻想。

一班港共政治低能兒

你看今日今日的港共集團,出謀劃策的是張志剛、羅范椒芬、邵善波之流,執行政令的是吳克檢、陳茂波之輩,加上劉迺強、劉夢熊、蔡涯棉等一幫不成氣候的外圍梁粉,八字概括:志大才疏,眼高手低。這班港共份子很多在昔日港英和董曾年代未受重用,今日小人一朝得志,豈能不語無倫次?偏偏沒丁點政治才幹,卻抱住自己一套意識形態死衝,遇有阻礙就歸咎反對派、傳媒煽動愚昧的群眾,永不認錯,從不檢討,車毀人亡指日可待。哀我城不幸,一眾庸才無能,卻要港人當災。

兩年前特首辦騁請了新民黨陳岳鵬當特別助理,他的其中一個工作不就是與新媒體有關的策略嗎?特首辦的Facebook page和微博,也是在那時候出現的(那Facebook page自梁振英上台後就不見了)。除了那條劣評如潮的「MC Jin x 曾蔭權宣傳片」和特首辦Facebook page之外,似乎與新媒體有關的東西都未得到過重視,直至反國民教育運動令政府焦頭爛額為止 - 那時候他們才發現原來網絡世界已經有能力影響實體世界。寫到這裡,我不得不說句,各位bloggers、改圖改歌專家、網路倡議者、鍵盤戰士,你們做的東西政府終於會看了。

政府心戰室欠缺的是甚麼?

這是《信報》2012年11月15日,魯姜《民間心戰室》出的題目。內文大家可以自已細讀,只是我讀後仍覺是搔不着癢處。照我看,政府心戰室欠缺的,就只是一個「心」字而已。